Quantcast

13年上訪路:母親親手割下兒子頭顱上京告御狀

2004-05-12 19:4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5月8日上午,當《青年參考》記者趕到王次妞家時,她正準備提著裝滿了上訪材料和那件寫滿了冤情的白大褂再次赴省城鄭州上訪。

王次妞,河南省洛陽市嵩縣紙房鄉石坡村農民。就是她,一個大字不認識幾個的山村農婦,在兒子被警察和金礦礦主活活打死又求助無望的時候,竟然親手割下兒子的頭顱到北京「告御狀」。

提頭上訪事件發生在1991年,據瞭解,事件驚動了黨中央,當時的國務院秘書長羅干曾親筆批示處理。但時至今日,當事人依然在上訪。

山村農婦王次妞

嵩縣,河南省洛陽市管轄的一個山區縣。曾經盛產黃金,現正在大力發展旅遊業。王次妞所在的紙房鄉石坡村離嵩縣縣城17里地。

5月8日,記者從縣城搭乘載客農用三輪車在沙土飛揚的鄉間公路上顛簸了20多分鐘後,在一條山溝裡停了下來,前面修路,進不去了。下車一問,這兒就是石坡村。

向當地村民問起王次妞時,村民們都說知道:「就是那個割了娃子頭去北京告狀的老婆兒麼!」

不過,王次妞家離修路處還很遠。石坡村,原來就是指這條長約七八里,散居了幾十戶農民的山溝。山是石頭山,沒有幾棵樹。但從山頂到溝底,每一塊可能的地方都被農民開墾成農田,種上了糧食,大多是小麥。半山腰的小麥大概因為缺水,稀落枯黃。而溝下的小麥青密茂盛,長勢正旺。

沿著正在依溝盤山修建的水泥路步行十幾分鐘,記者來到王次妞家。這是兩間磚、石、土混建的瓦房。從外面看,還算整齊,特別是貼在院子門上的依舊鮮紅的對聯,顯示一股生氣。而走進院子,卻是難掩的衰敗:靠山坡的一面,兩間房子都坍塌了一個角;靠山溝這面,由於地基塌陷,房子已經出現手臂粗的裂縫。

見記者來,王次妞忙著拉起風箱給記者燒水喝。隨後,王次妞領記者參觀她的家。相對齊整的一間是兒子住的,裡面擺了一張床一張桌子,另一邊堆了一大堆玉米芯子。王次妞的房間顯得更簡陋,只擺了一張床,但農具和兩個糧食囤佔據了大量空間。

王次妞指著門前這條水泥路說:「修這路每個人頭50塊錢。俺家掏了350。」

「你家現在有7口人?」

「是麼。兩個娃子,兩個媳婦。都有一個小妞。」王次妞說的是她的二兒子和三兒子。而她的大兒子,就是在13年前被警察和金礦礦主活活打死的姚國強。

命喪金礦
儘管已經過去了13年,王次妞提起往事依舊淚水漣漣。1991年1月,王次妞正在宜陽縣的女兒家走親戚,突然接到丈夫姚貞元的電報:大兒病重,速歸。接到電報王次妞的心裏就直打鼓,她想:大兒子正在縣裡的工程隊蓋大樓,不會出什麼事故吧?

她的擔憂在回到嵩縣縣城的時候得到了證實。她的大兒子死了。但不是蓋高樓出了事故,而是被金礦礦主和警察活活打死的。

王次妞回憶說,她當時大叫一聲,即昏倒在地。

根據《河南省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1991)洛法刑一判字第69號》(以下簡稱判決書)的陳述和現場目擊者的介紹,我們可以大致瞭解事情的經過:元旦過後,因為工程隊停工,王次妞的大兒子姚國強跟隨叔父姚付中和同村其他幾個人到本縣大章鄉個體礦主白華山的金礦打工背礦石。判決書稱:元月7日早上,也就是姚國強到金礦打工的第4天,「白華山尋找不到放在其屋的280餘克黃金,即讓其弟與其父到大章派出所報案說黃金被盜。」 大章派出所民警「張亞偉前去處理,張排查給白華山背礦石的數名民工,懷疑黃金系姚國強盜竊。」

而在場的人說,半夜白華山就發現黃金不見了,叫醒已經睡下的民工,逐個盤問。

與姚國強同村的姚佔偉當時才16歲,他被叫醒盤問了幾句後,被一腳踢在屁股上:「滾回去睡!」他解除了嫌疑。

姚國強等人被列入懷疑對象是因為他們幾個前一天晚上在白華山家裡看電視了。

民警張亞偉趕到的時候,白華山已經將最後目標鎖定姚國強,一是因為他是新來的,二是白華山認為他晚上看電視的位置能看到白家裡屋放黃金的地方。

民警張亞偉單獨訊問姚國強。姚國強不承認偷了黃金。張亞偉當即對姚國強進行了毆打。據判決書上說,「張踢姚腿部,打胸部一拳,打一耳光,致姚嘴角流血。」

而據當晚被民警張亞偉和礦主白華山叫到現場幫忙做勸解工作的姚國強的叔父姚付中說,他看到姚國強時候,姚國強已經被打昏過幾次,倒在地起不來了。

白華山還用重金引誘姚國強,讓他承認偷黃金了。姚國強仍然沒承認。於是,張亞偉和白華山扒光姚國強的衣服,開始用皮帶等輪番毆打姚國強。姚國強受刑不過,承認偷了黃金。張亞偉和白華山追問黃金的下落,姚國強先後說出5個藏金的地點,均未找到。每次找不到黃金,等待姚國強的是更野蠻的毆打。一直打到第二天凌晨4點。

元月8日上午10點,同樣的「訊問」又開始了。這次,除了張亞偉和白華山,打人者裡增加了白華山的朋友丁金偉。他們用皮帶、導火索輪番抽打姚國強,這個累了就換一個。姚國強被打昏了,就用水噴醒繼續打。

打到下午,姚國強已經奄奄一息了。「張亞偉、劉普曉與嵩縣公安局刑偵隊兩名民警再次詢問姚,姚仍不承認」。

下午4時許,姚國強死亡。

判決書上說姚國強是在4名警察離開後死亡的。而當時的目擊者說,4名警察是看到人不行了,趕緊「一溜煙都竄了」。

而且有目擊者稱:「嵩縣公安局刑偵隊兩名民警」裡面的其中一人,其實是當時主管刑偵的副局長李德晨。

記者經多方聯繫,仍未找到現任嵩縣縣政府縣長助理、黃金局局長的李德晨,所以這個說法只好存疑。

停屍河灘

看到人被打死了,白華山也慌了,出150塊錢雇當地村民趙西民將姚國強的屍體拋到了村旁的小河溝裡。

姚國強的父親姚貞元聞訊趕來,經過交涉,由白華山出車,將姚國強遍體鱗傷的屍體拉走了。車行到嵩縣縣城邊的伊河大橋上,姚貞元和族人商量,兒子就這麼被人打死了,總得有個說法。於是把姚國強的屍體抬到橋下,停屍河灘。親屬們商量,人先不埋,就擺在河灘上,看政府如何處置凶手。就在這個時候,姚國強的母親王次妞也趕了回來。

13年後的5月8日中午,記者和王次妞再次來到當年姚國強停屍的河灘。這兒,離嵩縣的伊河大橋不過10米,與嵩縣縣城隔河相望。

王次妞指著一個大樹樁說:「娃子就是在這兒放了20多天。」王次妞說:當時這棵樹很大,王次妞姚貞元以及親屬族人就在樹下搭建了一個窩棚,守候著姚國強的屍體,等待著政府的說法。

一位曾經來看過熱鬧的嵩縣居民說,這兒離縣城這麼近,每天來看姚國強屍體的人「通多著哩」。但政府方面卻沒有任何動靜。

這期間,姚國強的母親王次妞和父親姚貞元天天到相關部門打聽處理情況。他們找了縣委書記朱廣平。朱廣平讓他們「等等」。他們找了縣長馬國敏。馬國敏也讓他們「等等」。他們找了政法委書記程廣才。程廣才乾脆讓他們「滾出去」。他們找了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當地官員除了呵斥他們,就是讓他們「等著」。他們等了十幾天,不但沒等到公安機關採取捉拿凶手的措施,卻等到了凶手之一、白華山的父親在縣城裡放鞭炮散香菸聲稱「官司打贏了」的消息。

王次妞和姚貞元氣憤難忍。第二天,他們用架子車拉上姚國強赤裸裸的、傷痕纍纍的屍體,用大白紙寫明案情做成旗幟插在架子車上,遊行到縣政府門前。當時,在縣政府門前圍觀的群眾人山人海。他們看到了姚國強的慘狀,聽到了王次妞的哭訴。

  縣長馬國敏將王次妞和姚貞元請入縣政府。
據王次妞講,當時的女縣長馬國敏跪在她面前保證公正處理該案,不讓她冤枉,請她將兒子的屍體入土為安。

一位請記者不要披露姓名的公安人員告訴《青年參考》:「當時,全縣城都轟動了!你想,兒子叫打死了,凶手一個不抓,放誰身上都受不了呀!」他搖搖頭,「人家背後活動哩通厲害哩!」他還說,縣長馬國敏是個好人,但在那種環境下,「她也沒辦法」。

記者曾試圖聯繫朱廣平、馬國敏、程廣才等人,但由於事情已經過去了10多年,許多人的職位都發生了變化,還有人已經退休,只好作罷。

割頭進京
聽到了縣長的親口保證,縣裡還給了200斤麵粉,出錢買了棺材和衣服,王次妞和姚貞元把姚國強的屍體拉回家了。

不過,他們留了個心眼。他們沒有將屍體掩埋,而是把棺材架在了墳地。用當地的話說,是「囚起來」。他們想看看政府是如何履行承諾的。 事實證明他們的擔心不是多餘的。自從把兒子拉回家,政府方面就沒有人理會王次妞一家了。

王次妞和丈夫姚貞元仍然天天奔走在縣城的各個部門,卻再也找不到負責人了。惟一一次遇到政法委書記程廣才,程廣才仍然是讓他們「滾出去」。據王次妞回憶,她說,如果不給她一個答覆,她就要去北京告狀。

程廣才說:「你一個山村婦女,見過什麼大世面?!你還要去天邊呢?!」實際上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