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胡平:歷史性的勝利

2003-08-07 02:2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自由的細菌是很容易傳染的。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危險、也充滿機會的時代。重要的是不要放棄抗爭。

「九七」後這五、六年,香港的自由本來就日漸萎縮,只不過溫火煮青蛙,港人沒作出強烈反應。23條立法好比加進一大把火柴,一下子把青蛙燙得跳出來了。於是就有了這次「七一」五十萬港人大遊行。

有人說,50萬人參加遊行未必都是反對23條立法。當然,古今中外的群眾運動都不單純,參加者的動機多種多樣。像當年投奔共產黨,有的是因為失戀,有的是為了逃債;像當年悼念周恩來,有的是擁護共產黨,有的是反對共產黨。但是相比之下,這次港人大遊行要算是很單純的了,基本上就是因為反對23條。

港人有種種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有什麼不滿都可以直截了當地表達,用不著指桑罵槐、借題發揮,如果你不反對23條,何必去湊那份熱鬧?「七一」那天,烈日當頭,氣溫高達三十幾度,遊行持續六七個小時,這可不是春遊,不是散步,如果不是出於明確的理念,誰肯受那份罪?從以往的經驗看,特區政府並不在乎民意,更不用說它背後的中共當局了,因此參加遊行很可能是白搭。想來一定有不少人覺得「游了也白游」,所以沒去上街。上街的人多半都是抱著「白游也要游」的想法的,可見意志之堅定。

所以,對於這次遊行所展現的民意,千萬不可低估,萬萬不可誤讀。

站在中共當局的立場,搞23條立法真是庸人自擾。因為它刺激了港人對特區政府的倒行逆施作出空前強烈的反彈。不過這場衝突恐怕也是在所難免。因為所謂「一國兩制」本身就具有一種內在的矛盾。在現實中,必然會發生誰影響誰的問題:是大陸受香港的影響呢,還是香港受大陸的影響?是專制影響自由,還是自由影響專制?

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香港董建華政府作出了一定的讓步。可以相信,特區政府的立場軟化反映了北京的中央政府的態度變化。我們知道,推動23條立法是江澤民主政時期開始的,如今胡錦濤、溫家寳新官上任,不願意全盤繼承前任的愚蠢決策,自然也樂得順水推舟。

不過我要提醒的是,如果中共對港人採取高壓,那固然充分地證明了「一國兩制」的徹底破產,證明了中共對自由民主的無比敵視。但是反過來,如果中共實行某種讓步,卻並不能證明一國兩制的有效和有保障,也不能證明中共有意要推行政治改革和認同自由民主價值。畢竟,董建華只是答應推遲23條立法以及對23條作某種修正,北京方面則表示支持董建華的工作。未來形勢會如何發展,還是不確定的。再說,即便現在中共還注意維護香港的自由,不敢欺人太甚,那也是為了給臺灣做示範,不等於他們已經接受了自由民主的價值。

不錯,從薩斯事件到孫志剛事件再到這次香港大遊行,胡錦濤溫家寳新政府的應對方式都顯得比前任要開明;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就在今天,共產黨的很多暴政苛政仍在繼續,民主改革仍然不見動靜。有人說,胡溫是開明的,願意解決問題,只是江澤民在擋道。等到把江澤民搬開了,胡溫就會順應民意,啟動政治改革。但是,另一些人則提出相反的看法。他們認為胡溫之所以在現階段採取比較開明的舉措,恰恰是因為江澤民還在干政,因此胡溫要與江爭奪權力,這就要爭取民心,這就要在一系列問題上表現開明。如果胡溫權力鞏固了,那胡溫恐怕就連這點開明也不需要了。這樣的事例在歷史上是反覆出現過的。

在我看來,中共上層權力鬥爭的情況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民間力量必須堅定不移,持之以恆。這次七一遊行取得了歷史性的偉大勝利,它必將進一步增強港人的信心。這也是對大陸人民的巨大鼓舞。自由的細菌是很容易傳染的。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危險、也充滿機會的時代。在這樣一個時代中生活,最重要的是,我們永遠不要放棄希望、信念和抗爭。

(人與人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