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劉曉波:在亡靈目光的俯視下

2003-06-01 22:2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眼角擠進一道冤魂的目光,那看不見的傷口,很像一種突然被撕裂的思想,用忐忑的聲音講述墳墓中的故事。壓抑了太久,但那秘密的預謀仍然禁閉在謊言的堂皇之中。傷痕纍纍的目光,無法筆直地注視,歷盡無數曲折之後,才能在黑暗裡偶爾閃亮,洞徹荒蕪靈魂的角落。

一筆舊債埋葬在無辜的眼底,猶如童年的習作壓在抽屜盡頭。

那一刻,世界是一隻無力自衛的羔羊,被赤裸的太陽宰殺,上帝也驚愕得無言以對,只能默默流淚或嘆息。隨之而來的是交易,血跡被金錢打掃乾淨,精神的毀滅點綴著世紀末的盛大慶典。而誠實和尊嚴、母愛和憐憫,是被剝了皮的屍體,不斷加入獨裁權力的遊行隊伍,慶典從血腥開始到人肉筵席的杯盤狼藉結束。世紀末的罪惡和恥辱,正在繁花似錦深處,高呼「民族偉大復興」的誓言,哼唱F4的「酷畢」青春。

因SARS而清冷的皇城,讓人想起十四年前大恐怖下的空曠和荒蕪;而現在又逐漸熱鬧起來的街市,也很像遺忘了鮮血的臃腫肉體。虛幻的繁華、輕浮的希望和盛大的誓言,如同掩蓋新娘哭泣的面紗,也遮住了殘忍的春天。死於收容所的年輕大學生,你是否在地下見到了十四年前的亡靈--他們比你還要年輕。富足而繁花的廣州,不會在乎一個生命的突然蒸發,正如華美而時髦的櫥窗,在目睹了一場比原始人的廝殺更原始的屠戮之後,依然用霓虹燈和裸體衣架喬裝打扮。

記憶,被精緻的無恥言說所切割,巧舌如簧的飛沫從未停止過噴吐著看不見的毒汁,SARS病毒瀰漫在空氣之中,天子腳下是驚惶失措的逃散。

二百年前,林黛玉的美艷肺癆焚燒掉痴情,賈寳玉瘋癲的出走如同詩的碎片,化為莊周夢蝶的翅膀,紛紛揚揚;二百年後,SARS病毒封住了個體的肉體的咽喉,政治SARS窒息了公共的精神的咽喉,使一個民族無法自由呼吸,延續了數個世紀的高燒乾咳,釋放出無所不在的恐懼,纖維化的肺部表徵為面若桃花的死亡,只能靠喝嬰兒湯來乞求長壽,表演吃掉腐爛屍體的行為藝術,與冠狀病毒的飛舞爭風鬥艷。

早已不需要赤腳行走的土地上,詩歌因沒有憐憫而滅亡,那些高聳的建築和閃亮的五彩燈光,是一塊塊無法融化的石頭,冰冷得凍住了唯一的溫暖,吸盡天下雨露的貪婪使大地龜裂。殘暴浸透了沙石,一場讓無恥橫行無際的洗劫,宣告著一個民族在人性上的毀滅,而長征火箭卻悠閑地探索太空的文明,還能兼職賺取國際市場的利潤。

那比強暴更令人絕望的罪惡,偏偏發生在青春的庭院裡,一群組織嚴密而裝備精良的土匪,肆意踐踏春天的萌芽。有過人吃人的原始,有過觀賞人與獸殊死角鬥的野蠻,有過幾百萬人被推進焚屍爐的現代滅絕……人類強暴自己的姐妹,是比原子彈更具破壞力的暴行。沒有萌芽便凋零,沒有果實便腐爛,在一切還未到來之前,一切就被徹底毀滅。

六四之後,亡靈的目光,對於活下來的倖存者是一種考驗--不是建功立業的考驗,而是懺悔贖罪的考驗。

亡靈的目光,凝視你,是為了被你凝視;傾聽你,是為了被你傾聽;仰望你的在天之靈,是為了接受你的俯視和蔑視!被你俯視,靈魂才能被墳墓之光刺穿,謙卑之火的燒灼才能洗刷罪惡。

當同時發生之時,在亡靈的俯視下,夢會流淚,刀鋒會嘆息,影子會憤怒,石頭會歌唱,靈魂之光會拒絕黑暗--恐怖導致的人性腐爛。


《觀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