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鄭義:被嚴密封鎖的疫情

2003-05-15 03:0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這是九十年代發生在山西省忻州市的一個恐怖的故事。

某日,建築工人張有昌在工作時臉色蒼白,嘔吐不止,幾小時後便昏迷不醒,被送進當地醫院救治。由於病因無法確定,治療無效,病情急速惡化,出現神志衰竭、雙目失明,口角發黑。陪視的二哥張有雙也發生了類似的症狀。最令人驚奇的是,兩人身上還出現了一種魚鱗狀的紅色光斑。病情迅速惡化,張家兩兄弟生命垂危,陪視在側的張父、岳父也開始嘔吐昏厥。醫院無計可施,竟將這四個病人送回家中。回家當天,張本人死去,三天後張二哥死去,再兩天後張父也命歸黃泉。死亡症狀令人驚駭:頭髮全部脫落,身上佈滿魚鱗狀紅色光斑。張家人絕望悲號:我們得罪誰了!我們得罪誰了!我們得罪誰了!

張有昌等三人死後,突然被「上面」來的人強行拉走火化。張家要求查明死因,得到的答覆是:「有什麼好查的?膽敢鬧事就抓起來治罪!」。實際上,政府方面是按照烈性傳染病來處置的。民間也盛傳張家得了怪病,張家所在的南關屯惡名遠揚,成了名揚數百裡的可怕的「瘟神村」。南關屯生產的農副產品無人敢買,連在外打工的南關屯人都被解雇。有位村民到儲蓄所提款,櫃臺出納員一見南關屯字樣,連忙扔掉取款單,驚呼:「走開,快往後退!」政府嚴加保密,媒體也緘口不語,人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莫名的恐怖四處流傳。

後來,張有昌的妻子和岳父病情加重,他們衝破有關方面的勸阻,赴京診治,次日便查出病因:核泄漏輻射所致。原來,張有昌在清理工作中撿到了一個熒光閃閃的鈷60放射源,使自己和所有接近他的人都受到過量的輻射傷害。如果張有昌的妻子和岳父不是抱著「死也要死個明白」的決心拚死一搏,在當局習慣性的信息封鎖政策下,不僅他們必死無疑,而且還會有更多的人繼續受這個放射源危害。

這個造成3人致死,至少140餘人受害的放射源失控事件,被官方嚴格禁止見報,直到今天。核泄漏自然是要保密的,事情的前半段被視為惡性傳染病,同樣是要嚴加保密的。中國經常爆發瘟疫,政府部門一概秘而不宣。為此,鼠疫被稱為「一號病」,霍亂被稱為「二號病」。幾十年來早就是公開的秘密。

已移居澳洲蘇珊的女士曾在中國南方的一個衛生防疫站工作,據她說,這次SARS爆發使中共處理瘟疫的欺騙手法在國際上曝光,其實,中共早就用刑事犯罪條款來對待瘟疫病人,一點都不允許消息擴散,否則按刑事犯罪處理。

去年十月份,陝西省的一個村莊曾爆發瘟疫。一戶農家宰羊,羊血濺到人身上,當事者在兩小時內暴斃,次日全家人都死光。疫情一出現,政府就調來軍隊,將該村包圍起來,不允許外人進入,也不允許裡面的人出來。一週之後,全村人都死光。鄰村人受到警告,不許走漏消息,否則以泄漏國家機密罪治罪。這一點點線索,也是偶然走漏的:鄰村人在海外有親戚,碰巧在那時往回打了個電話。有人想進一步調查,但官方否認,沒人敢接受媒體採訪。而將消息透露出來的海外人士,也顧慮國內親人的安全,不願提供更詳細的資料。

這種封鎖消息,軍隊戒嚴,把人封得死絕的做法是值得討論的。只要有一線希望,就必須全力救治,人命關天。最不該的是封鎖消息。人民有權瞭解自己面臨的危險,有權採取措施及早防範。眼下SARS可能向鄉村擴散,希望當權者改弦易張。

就算農民是二等公民,農民也是人。

就算生死有命,也讓人家「死個明白」。

(自由亞洲電臺)
(5/14/2003)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