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趙達功:深圳何以獨善其身?

2003-05-08 05:3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香港薩斯疫情已超過千人染病,深圳人口及流動性都超過香港,何以迄今只有四十七個病例?回答只有一個可能:自欺欺人。

香港的薩斯疫情讓深圳人都談虎色變。小小的彈丸之地的香港。香港衛生署四月二十日證實又有七名薩斯病人死亡,使累計死亡人數增至八十八人。另外,又有二十二人證實感染薩斯,使累計感染人數增至一千三百八十人。而深圳市衛生局長周俊安四月十九日說,自今年一月二十六日接治第一例非典型肺炎病人至今,深圳目前已確診收治了薩斯病人四十七例,近三百名醫護人員奮戰在抗禦薩斯第一線,但迄今為止沒有一名醫護人員感染薩斯。周俊安十九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關鍵是採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預防措施。如果在四月二十日高強新聞發布會之後,周俊安可能就不會這樣說。

香港的面積與深圳相差不是很多。香港面積一千一百平方公里,深圳市總面積為一千九百四十八平方公里,其中深圳經濟特區(羅湖、福田、南山、鹽田四區)面積僅為三百九十一平方公里。香港政府統計處公布二○○二年年底的香港人口臨時數字為六百八十一萬人,深圳人口(包括流動人口)有七百多萬,其中常住人口為四百六十萬,而常住人口中,戶籍人口只有一百三十二萬。說到人口統計,對深圳我倒有另外的認識。由於中國人經常暫住中國各地,統計數字常常不準確,甚至感覺差距很大。深圳固然流動人口多,但大部分所謂「流動」並不流動。所統計的七百萬人口是縮水的統計,或者說是最保守的統計。如深圳龍崗區的布吉鎮,去年公布的人口為六十九萬,但我從布吉鎮有關負責人及多個渠道瞭解,實際數字在一百至一百二十萬,一個鎮相當於一個大城市的人口。由此可見,深圳人口估計最少也有一千萬。

再看深圳的地理位置,緊鄰香港,北面就是東莞和廣州。雖然香港面積比深圳小,但深圳經濟特區的面積更小,而深圳主要人口還是集中在特區。深圳的人口流動性更大,南來北往,不僅居住了經常往來港深的香港人,廣東各地來深圳的人更是流動頻繁。

香港淘大花園薩斯感染病例讓香港政府不得不果斷採取隔離措施,學校不得不停課,到處可見的香港人都戴著口罩;而深圳沒有「淘大花園」,深圳沒有任何隔離措施,深圳學校也沒有停課,深圳人一般也不戴口罩。深圳真的神了,難道深圳人對薩斯有天然的免疫力?

如果薩斯發源於廣東(佛山?),香港的薩斯感染率又這麼高,而夾在香港和廣州中間的深圳居然如此平靜,也不過才區區四十七例,死亡也僅僅一人,真的令人不解。

為什麼深圳的薩斯感染及死亡人數如此之低?是不是深圳市政府比香港政府還要關心體貼市民?是不是深圳市政府面臨媒體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壓力?是不是深圳市政府採取了比香港政府更有效的防疫和治療措施?

從城市面積比較,從人口數量比較,從人口流動性比較,從地理位置比較,從政府的重視程度比較,從採取的防疫和治療措施比較,從市民對薩斯的恐慌程度比較,無論如何,深圳的薩斯感染率在理論上都應該比香港高。但為什麼在感染和死亡病例的數字上深圳如此之低呢?恐怕用黨的英明領導,用「三個代表」思想的指導,甚至用深圳政府有效的防疫和治療措施,這些都不可能讓人信服。那就只有一個可能,就是自欺欺人!

不過由於中國社會不是透明的社會,由於共產黨長期以來以謊言治理國家和欺騙愚弄人民,筆者也不清楚深圳到底有多少薩斯感染者和死亡具體數字。如果深圳市政府公布的薩斯感染數字準確的話,那會讓人們大跌眼鏡,那會讓我們感到共產黨有希望了。假如真的如此,我們不妨邀請香港人來深圳小住一年半載的,不僅讓香港人躲過薩斯災難,感受黨的溫暖和關懷,也為深圳的外匯收入增加、繁榮深圳市場貢獻力量。

二○○三年四月二十一日
原載香港《開放》雜誌2003年5月號(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