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在南京感受SARS

2003-05-08 01:1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天知道我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回南京,不過也不奇怪,從小到大,我做事一向沒道理的。3月底有一天,我突然決定復活節回家看看爸爸媽媽,而那幾天歐洲的媒體已經在不斷報導中國香港,廣州流行嚴重呼吸道傳染病了,同事們朋友們都很擔心的問我:"你真的要回中國了嗎?" 我說是啊,我還安慰她們不用擔心,中國好大的, 廣州離我爸媽家比從義大利到西班牙還要遠呢!
打電話回家,"媽媽,我後天回家看你們啊!" "啊?? 小雯啊? 你說什麼啊?" 我媽嚇了一跳."媽媽,國內在流行非典型肺炎,你們小心啊,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去!" "這邊還好,廣州那邊有,南京沒有。" 老爸在另個房間拿起聽筒,"小雯,不要聽國外報導一面之詞,他們喜歡渲染", 老爸最喜歡教育我了,他雖一貫主張年輕人該聽聽世界上不同的聲音,但心總得向著中國。不過聽說我要回來,一家人還是很開心。
誰也沒料到,10多天以後,內地情況發展到人人心理恐懼的地步。
4月7號,我帶著口罩,消毒水,還有在戀戀看到的預防SARS的中藥方子(後來真派上用場,我家附近的幾家藥房在一夜之間都脫銷了), 搭乘漢莎的航班,好奇怪,航班竟還是滿滿的人,華人和外國人各一半。
捂著嚴嚴實實的大口罩,開車來接我的哥姐差點沒認出我來,"哎喲,不至於吧,草木皆兵的,我們家小毛頭就是膽小!" 他們揶揄我.還沒進家門,就聽見媽媽的鐵鍋鏟子噹噹的響了,好香啊,真是太幸福了,在義大利用我的小木鏟子一輩子也敲不出這麼好聽的音樂!
4月12號,北京開了第一個新聞發布會,張文康說北京是安全的城市。北京是安全的, 南京就更不用擔心啦,人們像以往自在的生活。好朋友們知道我回來了,於是天天吃飯,喝茶,聊天,逛街,以前工作過的一個網站上還特意播發了一條消息,說SARS阻擋不了我的腳步,歡迎我回來! :) 第一個星期在張文康的演講中,在媽媽準備的美味中,在和好朋友們的PARTY中,過的好幸福。到是我先生很擔心,一天通一次電話,叮囑我保重啊小心啊,原本他晚我10天回中國,後來疫情蔓延不得不取消了。

4月18號,北京又發布新聞了,張文康不見了,換了副部長高強出來說話,感染人數5天裡增了10幾倍。之後電視裡突然間SARS新聞鋪天蓋地,一出門,戴口罩的人多起來。媽媽外出回來說,幸虧早按著我的方子備了中藥,也提前買了消毒水,今天超市,藥房裡好多人啊! 我發現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裡,雖然南京沒有報導一起SARS,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害怕了。其實SARS本身好像還不如因為內地放開了對SARS的新聞報導造成所有媒體成篇累犢防SARS帶給人們的心理負擔嚴重,大家都生活在一種擔心的氣氛中。中藥漲價了,口罩買不到了,商店裡自行車暢銷了,超市發生搶消毒液造成顧客受傷, 多個國家對中國旅遊限制,天天都是這樣的新聞,再加上每天全國感染人數的上升,死亡人數的上升,你不自覺的就恐慌起來。一天我路過熟食店,見一中年女子勃然大怒,在吵架,原來她發現賣鹽水鴨的戴了手套,卻沒戴口罩。還有那些下崗工人在馬路上擺的早點攤子,在新聞記者的話筒前,一個大媽說:我賣煎餅的時候戴口罩,不賣的時候不戴不行嗎? 一天到晚戴悶死了!記者說:不行不行!

要通風,要通風,在家所有的窗戶都是開的大大的,出門出租車窗戶開的大大的,公共汽車窗戶開的大大的,南京又下了整整一個星期的雨,很冷啊。結果我感冒了。 嗓子疼, 頭疼, 好像…還有點發低燒呢! 見鬼,恐怖啊! 我媽說,從小我就力壯如牛,怎麼在這節骨眼上生病了呢?! 乖乖的躺在家裡, 謝絕訪客。晚上接到好友靜的電話,她說她感冒了,不能陪我出來玩了,她們辦公室好幾個人都嗓子疼。。。不會吧?!後來,好友眉和西西告訴我她們也感冒了,後來我們戲稱這叫非典恐懼症後群。難怪,到處都通風,冷風吹的,不感冒才怪!!

再後來我就不出門了,正中父母下懷,天天有人陪他們說話,他們當然開心啦!抓緊時間趁機向媽媽討教中國菜,和哥哥切磋畫藝,為全家人做小點心,烤PIZZA餅,雖是在SARS疫情的籠罩下,但和家人共同分享共同經歷是令人難忘的。

遙祝家人朋友平安健康,祈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