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薩達姆的恐怖新檔案

2003-05-06 02:4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最後一批遇難者

  4月10日,也就是美軍攻入巴格達的第二天,巴格達一個大家庭裡8個男子中的5個都被伊拉克秘密警察抓進了監獄。據他們親屬的說法,其中兩人是因為使用了衛星電話,這與薩達姆在戰爭開始後為防止美軍偵察不允許市民使用衛星電話的呼籲相違背,更糟糕的是,他們聯繫的對象是伊拉克北部的反對派。

  這5個人被關進巴格達郊外的阿布•加拉比監獄,因為當時薩達姆政權的政府官員正在撤退,所以美國《新聞週刊》認為,他們應該是薩達姆獨裁政權下伊拉克人民中最後的受害者。

  4月18日,《新聞週刊》記者在這個監獄外見到了正準備掩埋他們屍體的家人。其中一名死者的哥哥說,在這個監獄裡找到了兩具頭部被罩住、手綁在背後的屍體,頭部都有彈孔,另3人卻不知下落。

  在巴格達被攻陷後,一些家屬靜靜地在巴格達的監獄和地牢附近尋覓,尋找自己長期失蹤的親人。但那些監獄是空的。阿布•加拉比監獄附近的居民說,在美軍3月20日發動第一輪空襲後,他們看到一些警察拉走了很多犯人,可能那些人也是最後一批薩達姆政權的遇難者。

  20年的生死答案

  1981年11月,22歲的醫學院學生阿瓦提芙和她的丈夫阿里•納西爾突然消失。當時,阿瓦提芙已經懷孕,第2年6月在拉希德女子監獄生下了女兒杜阿,當局將孩子交給了她的親屬,3個月後她被執行絞刑。她的丈夫在另一家監獄裡也被絞死。兩人的屍體最後也都交給了家裡人,這體現了一點人道:至少說明他們已經死了。

  阿瓦提芙來自一個什葉派大家庭。為了發動對伊朗的戰爭,薩達姆清洗了一些有影響的什葉派,特別是那些受過良好教育的中產階級。1979年到1982年期間,一系列恐怖將阿瓦提芙整個家族捲了進去--阿瓦提芙的另外8位親屬有的從教室裡,有的從車間裡,有的在大街上被伊拉克的秘密警察帶走。直到今年4月18日,阿瓦提芙的一個堂弟在巴格達的一個清真寺裡看見了一些秘密的安全文件,其中包括他家人的材料。除馬讚外,另外7名親人名字後面的備註都是「處決」。

  馬讚也算是阿瓦提芙的堂弟,1981年失蹤時,他還在上高中。他所在的班級的黑板上出現了一句反政府的言論,由於被校長告發,整個班級的學生都被抓了起來,其中7名學生被處決,包括馬讚在內的56名學生卻下落不明。 

三聯生活週刊記者 吳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