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尋古奇俠錄》 (7) 第六回 先天古迷陣 傳法遇險難

2003-04-29 07:27 作者:作者:秦王客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報導專稿】
第六回 先天古迷陣 傳法遇險難

傳法、雲飛和世芊自從下了少林寺之後,一路上行往京城,要探探龍教的虛實。張真人和崑崙派諸人亦和弘法方丈告別,各自雲遊去尋訪那應天命的明主。

這一日,傳法等三人行至一處荒原,極目望去,一片死寂,似乎連土地都停止了呼吸一樣。世芊抓緊了傳法的手,忽然怕了起來。世芊說道:「傳法哥哥,這裡好可怕!我們還是不要從這兒經過好了!」

傳法點一點頭,握緊世芊的手,轉向雲飛問道:「李大哥,你看如何?」雲飛答道:「余姑娘說得有理,這似乎有些甚麼名堂,只是若說要繞道而行,不知該繞多遠呢?」說完,李雲飛自己也打了一個寒顫,看著傳法、世芊兩人。

傳法說道:「李大哥、芊妹,我們是武林中人,這地方雖是古怪得緊,我們心正無邪、依道而行,沒甚麼好怕的。若說是要繞道而行,一來耽誤時日,二來怕心未泯,只怕不是我輩所為!」

這時世芊的眼睛澄澈地看著傳法,對於這位從小一起長大的師哥,世芊感到全然的信任。世芊點一點頭,輕聲說道:「好,我們一起過去。」雲飛看著傳法堅定的意志,也跟著答應。

原來那片荒原是史前時期的大戰場,曾經發生了當時的世界大戰。因此從表面上看雖是一片荒涼的原野,其實當時雙方戰法佈陣的場還存在著,十分凶險,是以飛鳥不過,草木不生。

傳法不畏其中厲害,就要前行,殊不知平原中遺留的一些玄奧之處,隱藏著十分驚人的秘密!傳法等三人,再無耽擱,直接就要橫過這片荒原。

行不多時,傳法漸漸感受到隱隱然的一股牽引之力,讓傳法等人迷失在這史前的高人所佈的先天陣法之中。

傳法驚覺說道:「不好!我們只怕落入一個玄妙的陣法中。」世芊接著說道:「我記得師父說過,這世上有許多地方是極為險要的,人一進入那個地方,就無端消失到另一個世界了。」傳法此時也想起來:「是呀!這地方該不會正是如此吧!」

雲飛聽完,默然不語,心下正在盤算著。

此時,眼前的荒原突然如波浪般上下起伏,來勢洶湧,不遜於汪洋。李雲飛直覺地拔劍出鞘,卻連劍帶人,都被荒原之波襲捲而去,只剩一柄劍鞘躺在荒原之中。

傳法和世芊見了眼前著一幕都驚呆了。世芊回身一看,回頭之路已然阻絕,便知曉自己和傳法已經被困在此陣之中。而雲飛生死未卜,不知被捲至何處,世芊一陣心慌便急了起來。

話說,雲飛拔劍的剎那,心裏殺機萌動,是以先天陣法中一股自然的力量,便欲將雲飛消滅殆盡,只不過這陣法畢竟已過千萬年之久,所餘之力已不如設陣之時,一陣天旋地轉,雲飛竟被捲至一個奇異的世界當中去了…

傳法與世芊,在那先天陣法中,百思無解。世芊說道:「傳法哥哥,快想個辦法。咱們不能坐以待斃呀!」

傳法鎮定如常,溫言安慰世芊道:「不要慌,我們心裏持正,這陣法是對戰之用,我們慈悲心正,這陣法不敢對心存善念之人下手。」

世芊聞言,稍一定心,念頭一轉,便緩聲向傳法說道:「傳法哥哥,我們急也沒用,來煉煉劍好不好。」

傳法笑一笑,便解下北冥劍,擺個起手的禮敬之勢!勢成圓融,不卑不亢,一斜一正,往世芊身上,點刺過來。世芊亦縱身向上,取出一支秀雅的匕首,施展師授的蓮花劍法,避過傳法的劍勢。

只見世芊的身法即是劍法,深得「直、方、大」的個中三昧。傳法的劍法,法天行健,圓轉不息;世芊的劍法,法地載物,一時無雙。兩人自幼同門修習,此時雙劍交輝,陰陽相濟,正是殊途同歸。

此時,先天陣法的凶險之像,已然消彌無形。原來這陣法難對心中無敵之人下手,此時傳法與世芊,未戰而鋒已露,無敵而敵自滅,兩人舞動師授的劍法,那純正的力道,竟然化解先天陣法中滅敵的機括。

不多時,傳法迴旋劍影,與世芊的蓮花劍法,成一乾坤之意,收勢收功…

這凶險的陣式雖已避過,但陣法的迷障仍然懸而未解,世芊心想這樣下去,我們不是得餓死在這陣中嗎?念頭一出,傳法與世芊的眼前,竟出現了一個海市蜃樓,當中有一市集。

這時,世芊肚子已餓,便說道:「傳法哥哥,前面不遠的地方就有人了,我們快些去吧!」傳法挂心雲飛的下落,無心前行,上前拾起雲飛遺留的劍鞘,睹物思人。轉身向世芊說道:「李大哥不知如何,我們怎能顧著自己?」

世芊聞言,竟鬧了起來:「李大哥都不見了,咱們一個勁在這也不是辦法嘛!」傳法看看世芊,也覺得有理,就要往那城裡走去。

怎知道,那海市蜃樓原是陣法中欺敵的一部分,這傳法與世芊不識機關,便向城中行去,實是凶險萬分!

傳法和世芊運起本門的輕身功夫,過不多時已來到城前,只見城牆上無人看守,傳法竟也不覺有異,便與世芊兩人直趨城中。

原來此城主之位為世襲之賊臣所篡,暴政連年,人疲民困。人禍之下,天災踵繼,一場疾疫,死者數十萬,無人埋屍,此城已到了「白骨聚小丘、臭氣薰數里、爛汁滿溝洫」的地步。這年更時時遇飢荒,旱蝗相系,五穀不登,已到了相食的地步了!

怎知這富者懷金玉、著絲錦,絕粒餓死,待命聽終之際,賊城之主仍能恣意荒淫。

傳法與世芊一入城中,便覺有異。世芊說道:「傳法哥哥,這個地方很奇怪,雖然很多人,卻都不像人,比那沒有人的荒原還恐怖。」

那城民看見傳法和世芊,紛紛奔上前來,形如餓鬼,要尋吃食,此時飢餓的城民越來越多,幾乎一擁而上。世芊見之,心下一驚,立時尖聲大叫。傳法見勢頭不對,只得拉了世芊,運起輕功,往城內一座高樓之處奔去。

那樓高丈餘,孤聳在城中,傳法一路上,目睹此城敗壞之景象,到此樓前,見這樓的形貌如妖魅,心下便知此地無法無道,魔佔主位,乃是個妖妄之城,心中慈悲心起,幾欲落淚。

世芊說道:「傳法哥哥,記得師父說過,天有天君,國有國君、人有人君,這城無君、人無心,只怕無法久留。我們還是快走吧!」

傳法反念一想,便說道:「世芊,我們沒由來地到了這裡,無論如何,也是緣分。此城並非無君,而是人心無法,陰陽反背,我們且救它一救。」

話剛說完,兩人已到樓高之處。那偽城主正恣意淫樂,以殺人為戲,並烹煮之。傳法不知此人即為城主,上前阻止。那城主見傳法二人,心下大喜,喝道:「這是哪裡送上來的好貨色。來人呀,給我捉起來!」

原來此城內之人,乃是史前大戰時的冤魂,此城之主乃是當時的先鋒官。傳法一看所上前之人,已無人性可言,便使出北冥劍,將那冤鬼給徹底剷除。世芊在一旁,也配合傳法的劍法,清除周遭餘孽。

這偽城主見傳法身手不凡,便取過一支方天化戟,直取傳法的黃庭。傳法使出乾坤劍法,雙方竟僵持不下。過不多時,那周遭的余魔見城主久戰不下,便搬來了一張蛇皮人骨做成的戰鼓,打起了瘋狂的鼓聲。

那城主的戟法乃是史前先鋒官的突刺之術,不僅有欺敵的作用,還有突襲致命的陰狠招數。只見那城主披著盔甲,虛實相參,招招指向傳法的要害,在圓融的劍圈中,製造出一些破綻出來…

傳法自幼修習天劍門的上乘劍法,此時陡逢史前邪魔的陰毒戟法,一時心急如麻,有點亂了章法。那城主也是歷千萬年,未曾大戰,此時竟逢一當世的少年高手,心中又喜又懼。

眼看同行的世芊,似乎漸漸難以抵敵,傳法的劍勢漸生阻礙…

此時,世芊忽然出言道:「傳法哥哥,這城主是邪的,咱們不要怕它!」傳法聞言,心中正念又起,劍圈紫氣躍動,那城主眼看不敵,漸漸敗走,竟隨著一陣陰風而去。而地上死傷的殘軀,皆化為血水,一陣腥臭。

傳法與世芊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知這座城,絕非偶然出現的。傳法說道:「芊妹。只怕這城主,還會再來,我們得想個辦法破此城之謎,不然的話,只怕我們便得喪生在這城中惡鬼的之下!」

世芊說道:「記得師父臨走時,交給你一張鹿皮,說是記載了一個秘密,不如我們就拿出來看一看!」傳法聽世芊如此一說,也覺得有理,於是便拿出那張鹿皮,和世芊研究了起來。

那鹿皮本來無異狀,此時傳法與世芊遭逢魔難,鹿皮上的圖文,便顯現出一條條金色的圖形與文字出來。傳法閱之,只覺圖上文字自己都不認識,卻清清楚楚明白當中所示之意。甚覺奇怪!

世芊讀了一回,便說道:「傳法哥哥,你看得懂嗎?」傳法點點頭,卻說道:「不完全懂。」世芊急了,怎麼會不完全懂呢?

傳法鎮定地說:「這鹿皮上的圖,看起來似乎是破此城的指南;而文字所載,又似乎記載了當時破陣之人的兵學心法。可是又不只是如此,好像還有更深的內涵!」世芊搖搖頭,看著傳法。

傳法接著說道:「這圖與文都是變動的,不是固定的。而且師父給我們這張鹿皮,似乎是有靈性的,當中說不定就有一個奧秘存在。此時我們就先按著當中的道理去做。我們先靜心坐下來,再看一看這張圖吧!」

於是,世芊便凝神盤坐,和傳法一起看圖。

詩曰:「先天陣法如實在,雲飛他處了無蹤,孤城樓高民無主,此是除魔傳法來。」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曉!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