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神機妙算《燒餅歌》 (3)

2003-04-27 02:58 作者:道奇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燒餅歌》預言明中後期宦官亂政

這裡說的明朝中後期.是指明英宗至明熹宗之間一百多年的社會歷史。

《燒餅歌》中有這樣的記載:
帝曰:「此時天下若何?」
基曰:「天下大亂矣。」
帝曰:「朕之天下,有誰亂者?」
基曰:「天下飢寒有怪異,棟樑龍德乘嬰兒,禁宮闊大任橫走,長大金龍太平時,老揀金精尤壯旺,相傳昆玉繼龍堂,閹人任用保社稷,八千女鬼亂朝綱。」

解:朱元璋見劉基快語如麻,儘管一些不太懂的話,禁不住想要問個具體的。而劉基所說「天下亂矣」可謂把明朝中後期的社會情況都說透了。

我們說過,英宗復位後,明朝政權又一次落入宦官之手。繼英宗之後為帝的是憲宗(公元1465年──1487年)。這憲宗,專用小人,宦官汪直更是擅權橫利,以致當時的人「知有汪太監,不知有天子」。接下來是孝宗(公元1488年一1505年)。號稱弘治,可是仍然與閹人狼狽為奸。孝宗的兒子武宗即位後,宦官劉瑾專權,朝廷大政的辦理不由內閣,而出劉瑾。他還可以把大臣的奏章帶回家去處理,其氣焰之大,可想而知。當時北京城內外都傳說.有兩個皇帝.一個坐皇帝,一個立皇帝;一個朱皇帝,一個劉皇帝。由於朝廷腐敗,民不聊生,以致變亂蜂起,尤其是黃河南北鬧得最厲害。孝宗的侄子世宗嗣位後,又是剛愎自用,任性專橫。他在位共四十五年,其中後二十餘年沒有親臨視朝,只是在宮中煉丹,求長生不老之藥,而讓權姦嚴嵩掌握大權,取斂貨賄,極盡貪污之能事;所有忠賢之士,幾乎全部遭到殺害.明朝的國基早己危如累卵了.

明神宗即位時,明朝的氣數早己亮了紅燈.好在神宗即位時剛剛十歲由張居正擔任內閣首輔(宰相).這張居正可以說是個改革家。他為了挽救明王朝的統治.銳意革新.整頓吏治;清丈土地,實行「一條鞭法」;任用威繼光等為將,鞏固邊防;另外還委派著名水利學家播季馴督修黃河淮河.發展了農業生產。總之,張居正主政前後十年.確實使明王朝有了一番振作。可是神宗親理朝政後,政治就更加黑暗了。他深居宮中,荒淫享樂,幾十年中不上朝。幾乎所有大臣都找不到他,有奏章只好放在家中發霉,哪個地方出事,只好由它自生自滅。當時朝廷幾乎是奸臣當道,聽任幾個太監在那裡作威作福。總之,劉基預言的:「任用閹人保社稷」,便把英宗至神宗一百多年間的社會問題給說透了。本來,朱元璋在明朝初年規定,宦官不准識字,如干預政事則處斬。而朱棣起兵時,由於曾得到建文帝左右宦官的幫助,於是對宦官漸次信用,並設特務機構「東廠」,由宦官提領;明宣宗時設內書堂.命大學士陳山專門教宦官識字。從此以後,朱元璋不許宦官識字、干預政事的規定便被廢棄了,而且宦官的權勢越來越重,以致明朝天下大亂,劉基預言可謂不假。明神宗宦官的頭子叫魏忠賢。劉基預言中說的「八千女鬼亂朝綱」.指的就是這個大壞蛋。所謂「八千女鬼」,就應了一個「魏」字。當時那個神宗皇帝天天在深宮和妃子美人玩得天昏地暗;哪裡還顧得上國家大事,哪裡還曉得百姓的痛苦和憤恨」因此,那些太監便在朝中胡作非為,借朝廷之名兼併土地,加重賦稅,巧取豪奪,接受賄賂,殘害忠良,魚肉百姓。吃得腦滿腸肥了,他們便擔心皇帝一旦臨朝查出底細來不好。又買通宮裡總管魏忠賢,求他在皇帝面前欺哄一下。這魏忠賢乃是閹人之禍的魁首,和太監們本是一丘之貉,哪有不依的?於是,魏忠賢對神宗說: 「國家大事自有百官料理。天子玉食萬方,極應享受人間的極樂。前人說得好。 「人生幾何」陛下若不趁年富力強的時候及時行樂,那百年以後,和草木同朽,豈不可惜!」這句話可打進了神宗的心坎,激發了神宗的風流天性,於是越發日夜尋起快活來。

也許,劉基預言中的「長大金龍太平時」。是指張居正為相首輔的時期,而「老練金龍精旺壯」則是指神宗整天沉溺在脂粉堆中的時候了。

明末的皇帝一個比一個昏庸荒淫,朝政大權旁落,因而導致了宦官與權臣爭權奪利的矛盾衝突,各派勢力都在朝中結黨,相互傾軋。這就是明朝的「黨爭」。其中東林黨和閹黨的鬥爭最為長久,最為激烈。

總之,明朝的中後期確實是「天下大亂」.其原因就是皇帝昏庸.太監控權。特別是魏忠賢,他在神東、光宗.熹宗這三代胡作非為.擾亂政綱,把明王朝引到了滅亡的邊緣。應了「八千女鬼亂朝綱」的預言。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