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鄭義:評「人蟲大戰」的大小兩條新聞

2002-06-26 21: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關於蝗災,其實已算不得新聞。近年來蝗蟲成了常客,只問面積有多大,有多厲害?今年進入6月以來,天津、河北、山東、河南等14個省市區發生了大面積蝗災,面積比去年同期擴大了10%。農業部蝗災防治指揮部總指揮劉堅先生宣布,今年的蝗蟲仍然是個大發生年。目前飛蝗主要分布在渤海灣沿海湖庫區、黃河下游部分灘區、微山湖區及沿淮河部分地區。蟲災最為嚴重的天津大港區,每平方米的蝗蟲數量達到1000頭、最高到5000頭。記者描繪:數不清的蝗蟲在公路上跳躍前進,汽車開過,車輪下就如同「崩濺起了成片的褐色泥漿」。從遠處看,大片的野生蘆葦變成了黃褐色,有的蘆葦叢就像「熟透的紅高粱」,走近一看原來是趴滿了蝗蟲。今年人們有點緊張,因為離北京太近,如果等到這些蝗蟲都長好了翅膀,弄不好進會飛進北京,沙塵暴之後給你再來個蝗蟲暴。

蝗災是北方14個省市的,算是人蟲大戰的大新聞。下面我們來說一條人蟲大戰的小新聞:據《華西都市報》今天(2002年6月18日)報導,最近一個多月來,草鞋蟲大舉入侵四川彭州市磁峰鎮蓮水村。數以億計的草鞋蟲鋪天蓋地而來,爬滿了全村的每一個角落。村民們常常是一覺醒來,就發現在自家房頂、牆壁、地面、灶臺、鍋碗瓢盆、床上到處都是草鞋蟲。村裡的所有道路上也是密密麻麻的蟲子。有人騎自行車出村辦事,只好從鋪滿蟲子的路上碾過。記者是這樣寫的: 「自行車從有蟲子的路上經過,一陣嚓嚓的聲音過後,蟲屍將路染成了一條紫色的長帶。」

為了滅蟲,村民們用農藥毒、用開水燙、用火燒、用人掃,想盡了種種辦法,但是蟲子卻是死一批又來一批,前仆後繼,生命力極其頑強。村民張學敏家有天晚上燒了10鍋開水潑在院子裡,也沒能阻止蟲子前進。村民王德松買回了大量的農藥和兩架噴霧器,不停地噴藥。每天早晨起來,他家裡都要掃出死蟲子一至兩撮箕約七八公斤重,白天還會掃出一撮箕。死蟲子發出的臭氣讓全村人都失去了食慾,有幾戶人家實在受不了,被迫逃離了家園。目前,蟲災已經蔓延到了周圍2平方公里的地方,與都江堰交界的地方也出現了蟲災。當地鎮政府和村委會希望治蟲專家來幫助他們,早日讓蟲子離開他們的生活。

--說句風涼話吧,這就叫自作自受!去年秋天,重慶壁山縣遭受了罕見的蝗災,鋪天蓋地的蝗蟲像收割機一樣把當地近千畝的農作物和果樹林蠶食得面目全非。當地人向外界發出求助:請支持我們20萬隻青蛙、2萬隻麻雀和5000條蛇。--怎幺個支持法兒?都飽了口福,吃光了!本來是一物降一物,生態處於平衡狀態的大自然自有其調節的方法。現在破壞了生態平衡,大量抑制害蟲的野生動物都處於滅絕狀態。比如麻雀,這種全世界最普遍最典型的與人共居的鳥類,在中國的許多地方竟然會完全消失!比如四川,從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短短几年時間,麻雀突然在四川盆地的周邊地區以及川西南山地的農耕區和城鎮中消失了。經過了10多年研究,四川學者得出結論:麻雀是被農藥污染「毒」死的。

眾所周知,中國大陸土地產權不清,誰也不把土地當成自家的,都不加節制地亂施農藥。這一「毒」,再加上我們中國人那張無以倫比的嘴一「吃」,蟲災就是在劫難逃的了。如果今年的蝗災還止不住這一「毒」一「吃」,就說明這災鬧得還不夠大,還不能警醒世人。我們就還可以繼續「毒」,繼續「吃」,向赤地千里繼續前進!

鄭義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

(6/26/2002 10:45:00 PM)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