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改變臺灣政局的一槍 32年前刺蔣案揭秘

2002-05-22 06:4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32年前的4月24日,蔣經國曾在美國被「台獨」分子行刺。當年保護蔣經國的隨從王廣生,則是當時在旁用身體扑向子彈的人。王廣生最近公開了這段塵封32年從未公開的歷史。

  三十二年前一聲槍響,改變了臺灣「國安秘賬」事件風波不息的局面,甚至引出了李登輝指稱「國安秘賬」是兩蔣時涉及海外暗殺經費的說法。然而,在32年前的4月24日,蔣經國卻也曾是海外被暗殺的對象。當年保護蔣經國的隨從、前臺灣省政府「政風處長」王廣生,則是當時在旁用身體扑向子彈的人。王廣生決定公開這段塵封32年從未公開的歷史。以下是臺灣《商業週刊》對王廣生口述刺蔣事件的綜合整理:

  1947年2月27日傍晚,緝私專員的一槍掀起了臺灣人對外來政權憤怒、失望的「二.二八事件」;而在1970年4月24日(美國紐約時間),還有臺灣歷史上重要的一槍,兩名留學生黃文雄與鄭自財行刺當時的「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這就是歷史上一直未曾被真實完整記錄下來的「四.二四刺蔣案」。

  1970年,蔣經國任職「行政院副院長」期間,應美國前總統尼克松邀請赴美訪問。一行人在4月22日啟程,在舊金山停留,23日到達華盛頓。適逢當地櫻花季節,遊客如織,但蔣經國一行卻無此雅興,因為自23日早上起,台獨聯盟約三四十人就在白宮前進行示威抗議,高舉標語、大聲疾呼:「國民黨下臺!反對蔣經國訪美!」示威活動一直進行到下午仍未結束。為求安全起見,美方安排專機在位於華盛頓旁邊的軍用機場降落。

  23日接獲警告

  蔣經國座機預定23日晚間6點抵達安德魯斯軍用機場,臺灣駐美大使館在下午4點多的時候發現,白宮前的台獨聯盟示威者全部消失了蹤影。原來那批人已移師到機場去,佈置好的記者招待會場地也被他們佔據。

  「駐美大使」周書楷當時正在陪同蔣經國自舊金山飛往華盛頓途中,在「大使館」內等候蔣經國到來的吳世英公使與三軍武官通知機場加強戒護,告知台獨聯盟可能會有激烈行動。

  王廣生回憶道:「那時深怕他們對經國先生不禮貌,只要是辱罵他或丟雞蛋,那場面就夠難看了。」萬萬想不到,接下來的演變卻更為激烈!

  傍晚6點多,飛機抵達機場。蔣經國一下飛機,示威人群旋即擁上,抗議聲浪一波一波襲來,這情景蔣經國全收眼底。他向記者問候兩句,旋即坐進直接開進停機坪的黑色轎車駛離機場。

  當天晚上,蔣經國留宿雙橡園,「使館」文化參贊吳化鵬、專員王廣生、鐘湖濱等充當護衛。當晚,美國聯邦調查局傳來消息,「聽說有一越戰退伍軍人反戰分子打算對蔣經國不利」,使得王廣生等人非常緊張,幾個人整晚輪流守夜,美方也派遣白宮特勤組警衛前來負責安全。但是到了晚上,美方只剩下一兩個警衛,王廣生心想:「我們幾人身上都沒武器,如果真有三長兩短,美方這兩名警衛保護得了嗎?」

  
  24日危機四伏

  隨從們白擔心了一夜。24日,按原定行程,蔣經國將飛至紐約,出席美東工商協會午餐會,並在餐會上發表演說。

  當天早上,吳化鵬、王廣生等人先期搭乘頭班機到紐約,8點鐘左右抵達經國先生預定下榻的皮埃爾飯店(PierreHotel)。該飯店坐落於曼哈頓第5大道61街,與中央公園僅一街之隔。餐會就設在花園廣場旅館,距離皮埃爾飯店並不遠,與中央公園同一邊,僅兩街之隔,若穿過中央公園步行過去,大約15至20分鐘路程。王廣生等人進入房間徹底檢查一番,確認安全無虞。

  10點多鐘,台獨聯盟陸續朝飯店人行道聚集,不斷高喊口號,加入抗議遊行活動的人也漸漸增多。11點多,蔣經國搭飛機抵達紐約,來到飯店房前稍事休息,準備參加午餐會。吳化鵬見抗議人群聚集情況,感覺不太對勁,便向經國先生建議:「他們好像很激動,我們的車子還是不要在大門前停下來,改走側門比較好。」不過,蔣經國並沒有接受建議,堅持要走大門。

  如果當天沒有下起綿綿細雨的話,蔣經國原本想步行穿過中央公園到餐會去,偷閑瀏覽一下中央公園風光,沒想到天公不作美,破壞了這短暫的偷閑計畫。

  一秒之差一線之隔

  蔣經國一行人直接乘車至酒店,短短的距離卻因交通擁塞,行走速度相當緩慢,同時台獨聯盟抗議者早已圍聚在酒店大門兩側,當地警方僅以一條紅繩攔阻。

  花園廣場旅館正門設計雄偉,門前有數層寬廣石階,兩側各有四根大理石柱。座車直駛至石階前停下,蔣經國下車慢慢步上石階,王廣生、吳化鵬等隨行安全人員跟在左右兩側,美方兩名便衣警察緊跟在後。

  就在蔣經國即將走完台階步入大廳旋轉門之際,鄭自財突然從側旁石柱躥出,散發傳單,很快被安全人員制止。

  這時,黃文雄突然自蔣經國左後側直衝上前,一邊快速地從風衣內亮出手槍指著蔣經國,嘴裡大聲喊著:「殺!」並準備扣下扳機。

  美方的便衣警察沙德一個箭步衝向黃文雄,其他安全人員跟著擁上。「砰」的一聲,火星飛濺,子彈掠過蔣經國耳朵,射向旋轉門。

  黃文雄和警察扭打在一起,鄭自財見狀立刻從右側衝上來,王廣生趕緊擋住將他推開。現場一片慌亂,黃文雄、鄭自財兩人拳打腳踢仍試圖反抗,終不敵警方人多勢眾被制伏。

  被壓在地的黃文雄掙紮著,嘴裡高喊:「LetmestanduplikeaTaiwanese!「讓我像一個臺灣人一樣站起來!)「這段話後來成了反國民黨人士常引用的豪語,也是當時站在旋轉門後方,看著局面發展的蔣經國心中無法忘記的一句話。

  當時,王廣生腦子裡只想著要趕快保護經國先生脫離危機四伏的現場,他扑向蔣經國,子彈在他頭上約一尺處飛過,轉身一看,所有人都趴在地上躲子彈,只有蔣經國很快地閃進旋轉門後面,冷靜看著門外的一切。緊接著閃進旋轉門的王廣生趨向前問:「經國先生,我們是不是先離開現場?」扶著他向大門右側走去,這時,周書楷也跟上來。

  場面亂成一團,也沒有人引路,於是,王廣生看見有樓梯便帶著蔣經國走上去,結果走到二樓卻發現是條死路,隱約可見理髮店的燈一閃一閃。

  蔣經國終於講了第一句話,卻是問:「沒路了?」當眾人正想轉身下樓,一名酒店侍應生恰好出現,「Followme」,王廣生想都不想就跟著他由一條不知名的通道上了酒店電梯進入四樓會場。

  半小時後驚魂甫定

  由於刺殺蔣經國事件出其不意地在一分鐘時間內發生,酒店內等著迎接蔣經國的眾人都還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蔣經國若無其事地走進餐會會場和等候的來賓寒暄,一直隨侍在側的王廣生不敢鬆懈,提高警覺站在蔣經國身後,周書楷則站在他的後面。

  這時,前「參謀總長」王叔銘將軍,見只有王廣生和周書楷緊跟在經國先生身邊,其他大員都不見了,甚覺奇怪,悄悄問周書楷:「發生什麼事啊?」周書楷快人快語的回說:「沒事!沒事!警察打槍走火。」但這句話卻讓原本在跟來賓握手的蔣經國回過頭來,瞪了周書楷一眼,不發一語。直到後來,都沒有人知道蔣經國瞪周書楷這一眼的意思是什麼。

  蔣經國上臺發表演說的40分鐘期間,美聯邦調查局副局長、駐美「辦事處」處長、紐約總領事館人員和白宮人員,也同時在演講布幔後召開臨時緊急會議,商討經國先生是否最好縮短在美訪問行程,將十天的行程縮短為五天,中國城也最好不要去。美方人員說:「我們對中國人的情況不清楚,一旦出事很難控制。」

  美國尼克松總統立即下令,蔣經國在美的安全由美聯邦調查局接手負責,20名身形高大的警衛一下子一字排開站在蔣經國身後。

  原本不太搭理蔣經國的媒體聞風而至,爭相報導,在紐約的一群忠於國民黨的青年學子,主動當起護衛,將花園廣場旅館封鎖了一小時,每位進出的人都要驗明身份,連美國的聯邦調查局人員都必須亮出證件,才能進入會場。

  一位國民黨「特派員」何維行轉述:很多留學生聽到刺殺事件後非常氣憤,「怎麼會在美國刺殺經國先生?為何不想一想會導致何種嚴重後果!」當時的總統蔣中正已經年邁,蔣經國正準備接位,若刺殺得逞,臺灣的政壇勢必起驚天動地的變化。

  餐會結束,蔣經國乘著座車離開,經過中央公園,一路上全是荷槍實彈的警察,車內氣氛異常安靜。

  事後,蔣經國升任「行政院長」、繼位「總統」後,致力建設臺灣,重用台籍菁英。王廣生指出,這件事成為蔣經國想要讓臺灣人「接受」的動力之一。之後,不論是「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的十大建設的推動,拔擢李登輝、林洋港等,重用臺灣人,不時找當時的黨外民代康寧祥等詢問時政,或「美麗島事件」時決定不接受情治單位對民進黨大老黃信介等人量重刑的建議,可以說,刺蔣事件後,蔣經國一直在努力改變國民黨政權和臺灣人民的互動關係。


參考消息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