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6服刑貪官現身「痛悔」

2002-05-11 17:4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當時大多數老闆都不熟悉我,他們為何如此恭維我呢?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人家巴結的不是你陳家傑本人,而是手中握有的實權,是能給他們帶來利益的陳市長。」

  被捕前是黃石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曾擔任過該市市長的陳家傑,在服刑兩年後,最終發出如此感嘆。


  6名貪官是:原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黃偉如,原黃石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陳家傑,原咸寧市旅遊局局長、黨組書記吳天明,原武漢市漢陽區財政局副局長黃建設,原省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廳副廳長龔旭東,原湖北興化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佃國炎。

  黃偉如:10分鐘鑄就一生的錯
  

  黃偉如,現年59歲,被捕前任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

  1966年畢業於中央財政金融學院,先後任鄖陽地區人民銀行副行長、行長,省人民銀行副行長等職務。1993年11月調入湖北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任總經理、黨委書記、法定代表人。

  從1994年開始,先後收受了省內某集團董事長林某某賄賂的30多萬元港幣、1萬元人民幣、日本產三菱空調一臺(價值人民幣6000多元),收受廣州某公司董事長賄賂的2萬元港幣,收受廣東惠州一家公司總經理陳某某賄賂的一塊手錶價值5萬元人民幣等。

  1997年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

  臨到退休中了「糖衣彈」

  隨著自己年齡一天天變老,「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念頭時有閃現。就是在這些雜念下,經不起誘惑和考驗,從而葬送了我自己的政治生命。

  1994年,我到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後,因工作業務的需要,認識了林某某。有一次,他到我的辦公室來坐,我說,有一些招待費的條子不好報銷,他就給我報銷了近萬元的招待費。後來,林某某又送我一部日本三菱空調,我也沒有推辭就接收了。由於這兩次關口沒有把好,後來,林某某送我30萬元港幣後,使我跌進了犯罪的深淵。

  那一天,他來之前先打電話問我忙不忙,辦公室有沒有人,我說沒有,他講馬上過來有點事找我。他一來先說了一通感謝我對他公司支持之類的客套話,然後話鋒一轉,說:「黃總,你也快退休了,該給自己考慮後半輩子的生活了。」緊接著,他從包裡拿出一個厚厚的信封送給我,當時我不敢收。但他一臉笑容反覆說明,這筆錢是他自己利潤所得,屬於他的私有財產,還說萬無一失,無賬可查,保證安全。他把信封往辦公桌上一放就離開了。說實話,當時我的思想鬥爭激烈異常,也非常矛盾,打開信封一看,裡面有三扎錢,每扎10萬元,共30萬元港幣。面對這麼大數額的金錢,我心裏有點寒,不敢收,想到一旦收下,後果不堪設想。但鬥爭的結果,還是僥倖心理佔了上風。 今天想來,這短短的「十分鐘」鑄成了我一生的「失足」,使我從一名領導幹部演變為罪犯。

  權力失去監督,最終導致我的腐敗

  在我到省國投上任之初,省委主要領導找我談話,語重心長地告誡我:「失去監督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自己在工作中恰恰忘了這一忠告。

  我作為省國投的老總、法定代表人,公司運作基本是大權獨攬,任何業務包括貸款發放、投資、合作等,不管經過多少程序討論,但最後都必須經過我的簽批才有效。我自認為當時公司的情況特殊,必須特事特辦,強調「四個一支筆」,即人、財、物、項目的決策權集中在自己手裡,把民主集中制拋在一邊,把職權變成了特權,不想、也不願接受他人的監督,甚至自以為有能力有魄力,這樣決策起來效率高、辦事快。這樣做的結果,使得公司的監督機制形同虛設,流於形式,也最終導致了我的腐敗。

  陳家傑:一個個飯局鑄成一節節鎖鏈
  

  陳家傑,現年65歲,大學文化程度,1963年畢業於湖南大學,分配到大冶有色金屬公司工作。1983年被調到黃石市工作,歷任黃石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市委副書記兼市委政法委書記、市委副書記兼市長、市委書記兼市長、市委書記兼人大常委會主任,1996年後,專職市人大主任、黨組書記。

  1990年至1995年在擔任黃石市主要負責人期間,先後接受他人送的人民幣5萬元,港幣3萬元、美金1000元以及彩電2臺,手錶2塊,空調2臺,金戒指1枚等。

  2000年1月28日被黃石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現在武漢洪山監獄服刑改造。

  與港商交往,大搞錢權交易

  1993年我擔任市長不久,組團赴香港招商,受到港商的隆重歡迎,被奉為上賓,不是舉行招商簽字儀式,就是召開新聞發布會,好不風光。我認為是自己領導有方,是自己的功勞,接收港商的禮品和錢物時心安理得。

  有一個港商在黃石辦企業,有一次,他找到我,要我出面解決企業用電問題,我幫他解決了。後來,他得知我從美國考察回來途經香港,便邀請我到他家做客,不僅盛情款待,還送我1萬元港元。現在想來,當時大多數港商都不熟悉我,他們為何如此恭維我呢?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人家巴結的不是你陳家傑本人,而是手中握有的實權,是能給他們帶來利益的陳市長。

  

  吃別人的嘴短,拿別人的手軟

  我從1983年擔任領導職務達17年之久,其中任市長、市委書記、市人大主任等要職就有8年。起初,我僅是領導班子的一個成員,對自己要求比較嚴格。自從我當了市長、書記之後,地位變了、思想作風也變了,辦事、做決定自己個人說了算,聽不得不同意見,以老領導自居,不尊重他人意見,聽不進逆耳之言。

  對過年過節接收下面幹部和單位的禮品,我不但不認為是違紀違法,反而認為是他們對自己的尊敬;幹部的前呼後擁,自己引以為榮。自己錯誤地認為,在黃石工作近40年,功勞、苦勞、職務都有了,年齡大了該享受一下了,因此熱衷吃喝玩樂。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一些人掌握了我的心理,天天圍著身邊轉,與我稱兄道弟,讓我給他們充門面。「吃了別人的嘴短,拿了別人的手軟」,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個個飯局,最終成了難以掙脫的鎖鏈。

  分管政法,縱容義子胡作非為

  我曾經擔任過政法委書記,也曾經長時間分管政法工作。但是自己從未認真學習過法律,全市的一五普法、二五普法、三五普法都曾經參與領導過,然而自己卻是一個十足的法盲。

  我的義子非法拘留、毆打員工,當事人告到了黃石人民檢察院,控告其侵犯人權。我知道後,不是秉公執法,而是給檢察機關打招呼,要他們「妥善處理」。這「妥善處理」實際就是不處理。辦這件事的過程中,我義子先後送給我家2萬元人民幣和1.5萬元港幣。權錢交易,使我陷入了受賄的泥坑,受到法律的制裁。

  佃國炎:迷失方向跌入深淵
  

佃國炎,現年57歲,被捕前任湖北興化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因受賄470萬元、貪污公款34萬元、挪用公款700萬元,2000年12月,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對我進行了判決,認定數額巨大,但由於能主動交待犯罪事實,被視為自首而從輕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心理失衡,滋生出各種慾望

  1993年8月,我出任荊門石化總廠控股的湖北興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常務副總經理,主持該公司的工作。1996年湖北興化在上海證交所掛牌上市,一度以其優良的業績,極強的股本擴張能力和良好的企業形象,被譽為「中華第一股」。

  為了聯繫工作,我經常到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出差。我看到有些人,甚至有些還是虧損企業的老總,年薪都有上百萬元,還有些證券公司的中層幹部,一年的收入也竟有幾十萬元。而我呢?一個這麼大的國有控股上市公司的老總,一年到頭還拿不到人家的一個零頭。

幾年下來,我先後收受賄賂470萬元,挪用公款700萬元炒股獲取非法收入,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1996年6月,一家證券公司得知湖北興化1997年配股的消息後,便向我要求承接公司的配股承銷業務。在此期間,我違規向這家證券公司一位部門經理透露公司股票每股收益情況,叫他炒作我公司的股票,後來,他們在炒作湖北興化股票中賺了錢,為了保持與我們的業務合作關係,這家證券公司先後送給我150萬元。

  龔旭東:面對家庭,我只有愧疚
  
龔旭東現年49歲,大學畢業,1974年我被組織上選送到北京對外貿易學院學習。1989年,我擔任湖北省服裝進出口公司總經理,當時只有36歲。1997年10月升任省對外經濟貿易合作廳黨組成員、副廳長。2001年8月,因受賄罪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現在洪山監獄服刑改造。

自恃有功,脫離監管變貪官

  1989年12月至1997年10月,我在省服裝進出口集團公司任副總經理、總經理期間,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賄賂人民幣9萬元、港幣56.5萬元、美金1萬元,積累了一個正常領導幹部幾輩子也難以聚集的財富。

  為什麼我會淪喪?貪圖享樂、推崇拜金是根源。我自恃工作有成績,居功自傲,脫離監管,不甘堅守清苦與平淡,一步一步滑入虛榮奢華的泥潭而不能自拔。思想意識上接納了拜金主義的腐朽意識,認為有了金錢就有了一切,有了金錢就能主宰一切。在這種拜金主義的指揮棒下,我本著有機會就撈,能撈多少撈多少的錯誤原則,一步步走進淪喪的沼澤,一筆一筆地寫就了對自己的判決書。

  妻子說:你對家庭太不負責任

  因為我的罪惡,他們從此不復有輕鬆安寧平靜的生活。我到監獄服刑以後,妻子第一次來看我時,只對我說了一句話:「你對家庭太不負責任!」面對為我忍受精神折磨而瘦弱的妻子,聽了妻子從心窩裡掏出的話語,我心如刀絞一樣的痛。

  歷經親情的阻隔,備受思念的煎熬,我深深地領悟到人生的真諦不在於錢有多少,權有多重,位有多高,名有多望,而在於能在廣闊湛藍的天空下盡情呼吸自由的空氣;在於一家人和和美美,疲憊之餘有一個溫馨的港灣;在於不論外面的世界如何五光十色,風雨雷電,而靜謐的小家卻因完整平淡而幸福。

  我的岳父岳母都是八十來歲的人,我入獄後不久,兩位老人來看我。岳母對我說:「家裡的事你不要擔心,好好改造吧!」面對兩位老人慈祥的目光,我的淚水直流,久久說不出話來。我深感對不起老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