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當政府和媒體都選擇沉默:九江連鎖投毒夢魘24天

2002-05-09 19:0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6名顧客中邪般倒在我身邊」

  「太可怕了。」4月20日,目擊者劉某坐在記者面前,雖然氣溫只有10攝氏度,他的額頭仍滲出一滴滴汗珠。他說,只要想起4月2日發生的事情,就覺得比干重活還累。

  4月2日下午6時,廬山腳下的交通旅遊重鎮---江西省九江市遊人如織。劉某在煙水亭附近的一個小飯店(湓浦路18號)坐了下來,準備點菜。這是一個簡陋的路邊店,餐桌擺在街沿上,爐子當街擺著,現炒現做。

  突然,他聽到碗筷落地的聲音,轉過身來,他吃驚地看到身旁6名正在吃飯的民工「像中了邪一般」,接二連三栽倒在地上,臉色發白,口吐白沫,全身抽搐。

  周圍食客大驚失色,有人大叫:「飯菜裡有毒!」幾位食客雙手掐喉,不住嘔吐,把飯菜吐出來。

  6名民工中有一半中毒身亡,他們的姓名是:吳反保(男)、付老洋(男)、吳英蓮(女)。

  九江城不大,儘管當地新聞媒體沒有報導,還是有部分市民知道了此事。

  第二天,也就是4月3日中午12時許,在煙水亭附近三馬路62號小餐館裡,九江人熊六桂吃了一兩口飯菜後,突然倒地。餐館老闆洪中華開始時根本沒意識到他中毒了,以為只是羊癲風發作,因為熊六桂倒地約1分鐘後又自己站了起來,坐回座位。洪只是一個勁地給熊六桂擦臉,問他「怎麼回事」,幾分鐘後,熊第二次倒地,隨即死亡。

  煙水亭附近的人們把這件事情與一天前發生的那起中毒案聯繫在一起,陷入了極大的不安。「有人故意投毒」的消息迅速在九江開始傳播,並產生了虛虛實實的多種傳言。

  事態繼續發展。3天後的4月6日上午10時,賣水果的劉發林在煙水亭附近大中路33號月紅餐館喝了一杯開水,一分鐘之後便開始出現頭暈、手腳發抖、眼前發黑等症狀。劉被妻子迅速送到附近醫院搶救,堪堪保住了性命,但此後幾天裡毒性反覆發作。

  直到此時,尚無任何職能部門或者新聞單位對此事發布任何聲明或者調查報告。

  「這種事沒有必要告訴市民」

  在採訪中,三馬路那家出事的飯館老闆洪中華不解地問記者:為什麼政府在4月2日發生中毒案後,不及時告知大家,好讓大家心裏有個準備?如果他早知道一天前的那起投毒案,也許就會做好防毒準備,也許會在顧客一開始中毒的時候就報警或者送醫。

在調查中,許多市民和洪中華有相同的疑問,政府部門和新聞媒體為何遲遲不肯披露事實真相?

  在那段時間裏,當地幾家媒體的熱線電話幾乎被打爆,讀者強烈要求知悉投毒事件的真相。但幾位新聞界的朋友事後向本報記者透露,當時有關部門給他們打了招呼,「不要對此事進行報導」。儘管他們對此很不滿,但最終無可奈何。一家媒體的部主任接到報料後已經趕到了中毒事件現場,卻因種種原因被迫停止採訪。

  而九江市公安局一位負責人向記者解釋說,他們之所以沒有向公眾公布此事,是因為公安部有相關規定:一般情況下,沒有偵破的案件不能向外界披露。當時他們也沒有向公安部報告此事,因此沒有得到特別批准。無論是出於對案件偵破,還是對社會穩定考慮,公安部門不能過早透露跟案件有關的一切情況。

  九江市防疫部門一位負責人同樣認為「這種事沒有必要告訴市民」,因為告訴市民起不到「穩定情緒」的作用,而只要告訴經營者就足夠了。而防疫部門告知了哪些經營者呢?經調查,事發後,防疫站會同一些部門,只向市屬的30多家餐飲企業作了情況通報,而九江市大大小小的餐飲店數以千計。

  謠言

  儘管官方和媒體保持了緘默,但這並沒影響「有人到處投毒」的消息以驚人的速度在九江市民中傳播,幾天之內,九江市民無人不知。不僅如此,由於所有的消息得不到確認,整個事件變得更加真假莫辨,也更加讓人害怕。

  市民的恐慌在4月8日前後達到高潮,很多市民甚至有了這樣的錯覺:在稀飯裡,在饅頭上,在煎餅裡,在任何可以吃到或者喝到的東西裡,都可能有毒。

  一個被廣泛傳播的故事是:九江市區,一位賣燒餅的小販被一個老太婆懷疑其燒餅有毒,小販「受不了懷疑」,說:「我吃給你看。」邊說邊拿起一個燒餅就吃。誰知一個燒餅還沒吃完,那小販就「咕咚」一聲暈倒在地上。周圍人群大吃一驚。經過醫生檢查,這個小販並未中毒,純屬緊張所致。

  小販事後向別人解釋說,因為傳言太厲害,他連自己的餅都沒有信心了,吃餅的時候越吃越感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就此暈倒。

  這個事情在口口相傳中卻走了樣,最後傳成「小販中了毒,死在醫院裡,下毒者就是老太婆」。

  在傳聞中,「下毒者」五花八門,有說是老頭子,有說是老太婆,還有的說是一對青年夫婦。

  最神乎其神的還是那個老太婆的傳聞:4月7日,在月亮灣菜場,一個老太婆去買包子,當時菜場有三個攤點,左右兩個賣包子,中間一個賣餃子。老太婆不到左右兩個攤點,偏跑到賣餃子的攤點,故意問「有沒有包子賣」,還用左手揭開鍋蓋看。攤主發現老太婆的左手纏著紗布,便喝問:「你是下毒的吧?」向老太婆纏著紗布的手抓去,不想老太婆神色一變,一下子跑掉了,連警察也沒有抓住她。

這個傳聞後來被證實也是謠傳。

  沒有人能說清究竟有多少人中毒。關於死亡人數,傳聞出入很大。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說,他從市政府得知最少有7人死亡。多數市民相信,死亡人數應當在20名左右。但這些數字都沒有得到警方的證實。

  恐慌逐漸向周邊的縣市擴散。在九江縣、湖口縣等地相繼傳來「有人中毒身亡」的消息。

  九江市民被改變的生活

  投毒事件發生後,九江市民幾乎不敢到飯館吃東西了。

  4月19日上午,記者走遍九江市區最主要的幾條街道,卻找不到一個可以吃早點的地方。從大中路到湓浦路,從三馬路到江南道,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飲食店舖都緊閉著店門。間或有幾家門開著,店老闆坐在空空的店堂前發呆。

  出租車上,司機王師傅聽說要讓他帶路找地方吃早點,吃了一驚,說:「你是外地人吧?這個時候還敢到外面吃早點?你敢吃,他們還不敢賣呢!」他拿起一個飯盒,裡面裝著從家裡帶出來的稀飯和咸菜,他們這些常在外面吃東西的出租車司機也不得不改變習慣。

  那段時間九江市常出現一種有意思的情景:在賣食品時,顧客和老闆之間會緊張地互相打量,「就跟審賊一樣」,一方怕中毒,一方怕投毒;而雙方一個不經意的舉動,或者一個異常的眼神,就可能招來麻煩。

  在學校裡,學生和老師都不再吃課間餐了,家長把飯送到學校,親眼看孩子吃下才放心離去。一個家長乾脆就不讓孩子上學了,請假在家,怕孩子不懂事,「管不住嘴巴買零食」。

  不僅如此,九江市110指揮中心從4月6日開始,每天都接到「像潮水一樣」的諮詢和中毒報警電話。一位警官說,只要有一點點不舒服,市民就懷疑自己中毒而打電話報警,但經過警方觀察和化驗,大多數人只是由於過度緊張而引起身體不適。

  遲到的「澄清」

  投毒事件發生後九江市警方將其列為首要重案,幾乎投入全部警力。

  警方對幾起中毒案的飯菜及飲用水進行了化驗,發現致命的劇毒物是同一種---國家已明令禁止使用的老鼠藥,人服用後兩三分鐘之內即死亡。警方最後作出判斷:幾起投毒案可能是同一個(夥)人所為。

  在九江市民的強烈要求下,九江警方直到4月11日才第一次發表電視講話,對投毒事件進行澄清。

  警方宣布懸賞兩萬元捉拿疑凶:一名自稱「張學友」的男子,年約60歲,瘦臉,鷹鉤鼻,眉毛稀少,操湖北一帶口音,身高1.75米。警方公布了此人模擬畫像。

  疑凶化名「張學友」

  4月20日,記者來到「張學友」經常活動的煙水亭。

  據知情人反映,疑凶「張學友」確有其人,他到此地已經有兩年左右,沒有固定職業,補過鞋、看過相、擺過棋局。此人性情陰沉,從不向人透露住址和籍貫。

  在當地擺棋局的「陳九」告訴記者,他對「張學友」有印象:此人棋品不好,常為一元錢的小賭注耍賴,和別人翻臉。

  「張學友」最後一次在煙水亭露面是3月中旬,那天他和廖老大下棋,連輸7局,耍賴不給錢,廖老大想揍他,最後他很生氣地走了。

  關於「張學友」投毒的理由,「陳九」的推測是,那幾家餐館是「張學友」經常光顧的地方,以「張學友」的生性,肯定因吃飯欠賬和老闆有過節。但是經過調查,記者發現這種說法非常牽強,因為出事的幾家餐館的老闆均稱此前從來沒有看到「張學友」來吃過飯。

  但月紅餐館的夥計小李回憶,出事前一天店裡來了一個老頭,個子不高(不到1.75米),長相特徵和畫像上的老頭也大不相同。這老頭當時到櫥櫃上拿了一雙筷子,而開水瓶就在筷子下方,他很可能就是投毒者。

  儘管有人稱看見過「張學友」,但沒有一個人能說出他的真實姓名。

  抓住了!

  4月27日,警方公開疑凶模擬畫像16天後,九江傳出驚人的消息---疑凶「張學友」已被抓獲,此人真名叫王孝典。

  警方向記者披露了投毒案嫌疑人落網的經過:4月26日下午,家住湖北省鄂州市華容區廟林鎮廟林村的王孝典離家兩年後,剛一潛回家鄉,就落入埋伏的九江公安人員手裡。此人瘦臉、鷹鉤鼻、身高1.75米,經過煙水亭一帶知情人的辨認,王孝典正是在那裡生活過的「張學友」。

經過初步審訊,王孝典供稱,發生在九江市的幾起投毒案均系他所為:4月2日下午3時剛過,王從租住的房子裡帶了一些隨身衣物,並將劇毒鼠藥「毒鼠強」裝入一個塑料袋,逕直來到湓浦路18號的小餐館。當時老闆夫婦不在,只有一個炒菜師傅和一個女服務員在。王坐下來,要了一碗吃食,並送了女服務員一根甘蔗。當女服務員轉身啃甘蔗的時候,王就將鼠藥撒在案板上已洗好的韭菜裡,然後離開。

  下午5時剛過,一位客人來吃飯,發現韭菜不乾淨,不吃。該店老闆娘看了一下,上面果然有一層白白的粉狀的東西,面子上過不去,便回過頭來責怪女服務員沒洗乾淨,又自己動手拿著盛菜的筲箕就著自來水草草沖了一下。目髡咚擔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