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惡男逼髮妻伺候「二奶」坐月子

2002-04-24 04:4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包二奶」作為一種與傳統道德相悖的醜惡現象,嚴重毒化了社會風氣,一直為人們所痛恨和不齒。山東一已婚男子「包二奶」不說,「二奶」懷孕後生育期間,該男子竟脅迫髮妻伺候「二奶」坐月子。4月7日,這名涉嫌重婚罪的無德男子被依法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嚮往「美好」生活,廚師迷戀婚外情

梁山縣(梁山縣)位於魯西南地區,我國古典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滸傳》中所描述的水泊梁山就在梁山境內。本案的犯罪嫌疑人、今年28歲的吳則敬就出生在梁山縣韓垓鄉某村。

初中沒畢業,吳則敬就輟學回村種地。19歲那年,熱心人給他介紹了一個對象,是相鄰某村一個叫田花的姑娘。雖然田花比吳則敬大4歲,但兩人情投意合,很快就訂了婚。1995年10月17日,兩人領了結婚證。婚後小兩口日子和美,特別是一年後女兒佳佳的出生,更給他們帶來了歡樂。

1997年春天,吳則敬投身外出打工人員的隊伍。他學得一手廚師的手藝,很快在省城濟南一家飯店找到工作。外面的世界讓吳則敬大開眼界,他在羨慕之餘,開始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過上這樣的生活。渴望美好的生活本無可厚非,但如果這種「美好」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就必然會受到社會公德的譴責甚至法律的懲處。

2000年夏天,吳則敬來到位於黃河三角洲的東營市墾利縣(墾利縣)某賓館當廚師。沒干幾天,一個叫於麗的女人闖進他的視野。於麗時年剛20歲,也是剛到這家賓館打工當服務員。看著於麗年輕的臉蛋,再想想家裡大自己4歲的妻子,吳則敬感到心理失衡了,「有錢人能包情人養小蜜,我幹嘛不能再找個女人?」這個念頭爬上吳則敬的大腦,他發誓一定要將於麗弄到手。

一個是廚師,一個是服務員,接觸的機會自然很多。吳則敬頻頻向於麗發動「進攻」。令他欣喜的是,雖然於麗知道他已有家室,但對此並不在乎,反而對他的追求毫不拒絕。兩人很快就在半推半就中發生了關係。

髮妻拋腦後,和「二奶」公然同居

和於麗暗渡陳倉後,吳則敬早把在農村苦苦帶女兒的結髮妻子忘到一邊。一個多月後,吳則敬心血來潮,決定帶於麗到老家去遊玩水泊梁山,同行的還有他們兩個朋友。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吳則敬竟將於麗帶回家中,對妻子說都是普通朋友。善良的田花熱情地接待了這個叫「小麗」的妖艷姑娘和另外兩人。她怎能想到,丈夫已變了心,再也不是過去那個疼愛自己的人了。

轉眼2001年春節來臨,吳則敬回家過年。這天,鄰居喊吳去接電話,剛好吳不在,田花去接,聽出是小麗。小麗則有些失望,問吳則敬到家沒有,過年好不好?聯想起「小麗」來時丈夫看她的眼神,田花起了疑心。當晚,田花從丈夫衣兜裡發現一張身份證,照片正是「小麗」!她的身份證怎麼會讓丈夫拿著?田花讓丈夫說個明白。吳則敬開始不承認,最後架不住妻子追問,只好輕描淡寫地說出自己和於麗的曖昧關係。

擔心的事情果真是事實,田花不禁悲從心來。她哀求丈夫看在孩子的份兒上,不要再出去打工和招惹於麗那樣的輕浮女人。吳則敬此時已完全被於麗迷住,哪肯聽妻子的?他嘴上答應,但剛出了陰曆正月,他便再次跑回東營。

此時,他們已不滿足於過去那樣偷偷摸摸的偷情。更讓吳則敬又驚又喜的是,於麗已懷上他的孩子。2001年4月,吳則敬在東營區瑪琅村租了一處民房,和於麗搬了進去。此時兩人還有些矜持,對房東和鄰居,統一口徑說是普通朋友。4個月後,吳則敬又另租了兩間房子,這次他膽子大了,對房東老太太說和於麗是夫妻。而外人也壓根兒就很難往別處想---兩人從不吵架紅臉,看上去是一對恩愛夫妻的樣子。

聞所未聞:逼髮妻給「二奶」伺候月子

於麗懷孕後,吳則敬對她愈加疼愛,不讓她干一點活。而於麗也期望著有朝一日自己能「扶正」,和吳則敬真正成為夫妻,告別做「二奶」的生活。

懷孕不久,於麗就辭去工作專心「保胎」。隨著生產日期的臨近,現實問題擺在兩人面前:於麗生孩子床前必須有人伺候,可吳則敬要上班掙錢供花銷,而雇保姆又雇不起。這可該怎麼辦呢?思前想後,吳則敬竟想出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主意:讓結髮妻子來東營,伺候自己的「二奶」坐月子!

2001年10月20日,吳則敬打電話給妻子,先是一番甜言蜜語訴說對妻子女兒的思念,然後信誓旦旦地說自己早就和「小麗」分手。最後,吳則敬關切地說,自己在東營給田花找了份工作,讓她帶女兒趕快來上班,女兒以後就留在東營上學。田花還以為丈夫真的回心轉意了,她收拾好行李,帶著女兒佳佳坐上班車。她哪會料到,東營等待她的,卻是她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噩夢般的屈辱生活。

在吳的租住處,進門見到挺著大肚子的於麗,田花瞬間什麼都明白了:丈夫花言巧語把自己騙來,竟是讓自己伺候將要坐月子的「二奶」!她差點癱在地上,勉強扶著門站直身子,她痛哭著指責丈夫騙了自己。吳則敬此時徹底露出了兇惡的嘴臉,他冷笑一聲,掏出刀指著妻子,惡狠狠地威脅:「少廢話!你在這裡伺候小麗生下孩子,她出了月子你再走。你要是不從,老子用刀砍死你!」懾於丈夫的淫威,僅上過小學的田花不敢反抗,只得住下來。

為對妻子形成「絕對控制」,吳則敬強行把田花隨身帶來的450多塊錢搜走。他還「規定」:不經允許田花不得隨便出門。對外人,吳則敬則謊稱田花是自己的親姐姐,是前來照顧自己妻子生產的。但他忽略了一點:仍讓佳佳喊於麗為「姨」而未喊「舅媽」,這多少也引起附近鄰居的懷疑。

這期間,在丈夫凶狠的目光和呵斥下,田花含淚照顧「高高在上」的於麗和丈夫的起居: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11月2日,於麗產下一個男嬰。此後田花的「工作」更繁重了:尿布她要洗,於麗吃飯還要餵到嘴邊……動作稍微慢了,馬上會遭到吳則敬的呵斥,有幾次更是拳腳相向。含著屈辱伺候了於麗10來天後,田花提出回家。吳則敬抓住田花的頭髮就往牆上撞,打累了吳則敬似乎還不解氣地說:「你去告我吧,大不了我去坐牢,等我出來後就殺了你!」一次,田花拉著女兒剛溜到大門口就被吳則敬發現,吳抬腳狠狠踹向妻子的小腹,田花跌倒在地,頭上撞了個大包。屈辱至極的田花動了自殺的念頭,她先後想割腕和服安眠藥,但都被吳則敬發現後暴怒著制止。

就這樣,怯弱的田花被丈夫逼迫,為丈夫的「二奶」伺候月子整整兩個月!令人髮指的是,於麗生產不能滿足吳則敬的性慾,他竟又將目光盯向結髮妻子。吳僅有一張大床,3個大人兩個小孩擠在一起,而吳則敬竟絲毫不顧忌道德和廉恥,當著於麗和兩個孩子的面同田花發生關係!

於麗終於出了月子,又過了一段時間,吳則敬才答應放妻子走。他「護送」妻子女兒回到梁山,其間多次威脅妻子,不得對外傳此事,更不許報案。田花壯起膽子說要和吳離婚,自然又遭到吳的恐嚇和拳打腳踢。

法理難容,惡丈夫難逃懲處

回梁山老家後,田花把自己關在屋裡哭了好幾天,她萬沒料到,丈夫會騙她到東營過這兩個月非人的生活!靜下心來,她打定主意要和吳離婚,而且一定要告發他的卑劣行徑!在田花一再打電話要求下,2002年1月6日下午,吳則敬回到家。早有準備的田花在家穩住丈夫,1月9日,她偷偷找來弟弟到派出所報案。

1月9日晚,梁山縣公安局刑警四中隊依法傳喚吳則敬。面對刑警,吳則敬再也不見了往日對妻子不可一世的派頭,他耷拉著頭,陸續交代了和於麗非法同居並生育男嬰以及逼迫髮妻伺候於麗坐月子的經過。1月10日,吳則敬被刑事拘留;2月8日,警方以涉嫌重婚罪對其執行逮捕。刑警趕到東營準備傳喚於麗時,於已經望風而逃。

4月7日,公安機關將吳則敬涉嫌重婚罪一案依法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等待吳則敬的,將是法律的懲處!

(為尊重隱私權,除吳則敬外均用化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