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面恐懼

2002-04-09 04:47 作者:周秋鵬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人們的恐懼是因為自身的弱小而產生的。因為弱小,自己就會感到不安全,覺得自己的利益得不到可靠的保護,而利益是自身的一層保護膜,利益得不到保護,自身也就得不到保護,所以就會感到不安全,併進一步產生恐懼。所以人的恐懼往往和利益的得失有很直接的聯繫。當然還有一些利益是比較特殊的,比如說健康、愛情,它們也是自身的一層保護膜,一旦失去,或者出現失去的跡象,同樣會讓人產生恐懼。  

人們都有很強的佔用欲。比如想佔有更多的金錢、權力、名譽、或資源。男人想佔有女人,女人想佔有男人,其實都人自身不斷產生的恐懼在起作用;恐懼越深,慾望越強,如果佔有的目的達到了,就會獲得一種安全感,抵擋住那種源自內心的恐懼感。但這是現象是很短暫的,因為佔有之後,人們就開始擔心失去,佔有的越多,擔心失去的也越多,於是,更大的恐懼隨之而來。所以人們就會以無休止的佔有作為活著的唯一目標。  

為了滿足自身的佔有慾望,人們開始變得自私、貪婪、陰險、狠毒、殘忍、虛偽、嫉妒、瘋狂,狡猾、奸詐,開始不擇手段、背叛良知,開始冷酷無情、假仁假義,其實他們都是從恐懼出發的。他們這樣做,都是為了佔有更多的東西。因為佔有了很多東西,人就顯得不那麼弱小了,就顯得有點強大了,因為顯得強大了,受到欺負與侵犯、迫害與掠奪的可能性就減少了,於是就得到一些安全感,來抵擋內心不斷產生的恐懼感。  

還有一些因為佔有很多東西的人,覺得自身已經比別人強大了,所以就會產生一些優越感,和安全感摻和在一起來抵擋內心不斷產生的恐懼感。因為他們有時也會想到自身其實並不那麼強大,在內心裏總是覺得自身的強大有點空,有點假,有點不堪一擊,有點難以持久,說不定哪天就崩潰了,消失了,自身又恢復了弱小的本來面目。這樣一想新的恐懼就又產生了。於是這些人就會對一些處在弱勢的人,也就是相對顯得比較弱小的人,進行欺負與侵犯、迫害與掠奪。他們這樣做是為了證明給別人看,也是為了證明給自己看:我有多麼厲害,我有多麼強大。其實那還是恐懼的結果。  

當然有很多貌似強大的人,對那些弱小的人進行欺負與侵犯、迫害與掠奪時,大都是以公正執法、維護正義等名義展開的。他們往往用一副神聖的表情、莊嚴的神態來掩蓋慾望得到滿足後的愉悅與快感。他們得意地欣賞著弱小者的哀鳴與求饒,痛苦與絕望,暗自慶幸著這些讓人恐懼的遭遇至今沒有落到自己的頭上。於是一種安全感與優越感從天而降,而恐懼感則被暫時遺忘。  有一句老話叫"弱肉強食",大致的意思是說弱小的人,是強大的人嘴裡的一塊肉。我滿眼看到的都是想吃肉的人啊。我滿眼看到的都是害怕成為別人嘴裡一塊肉的人啊。但我又發現,每個人都在吃肉,每個人又都是一塊肉。  

還有一句老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大致的意思是指絕大部分的人,其中還應該包括很惡毒的人,到了臨死的時候,說出來的話也變得善良了。那是因為死是恐懼的根源,人們所有的恐懼其實都是從死的恐懼中派生出來的。如果把人的全部恐懼當成一棵樹的話,對死的恐懼就是樹根,而對其它的恐懼,則是樹幹、樹枝和樹葉,或者是樹皮,所以當死的事實真正來臨的時候,人們終於到達恐懼的根源與極致,所謂物極必反,這時候人的內心反而變得祥和安寧起來,於是所有的恐懼都已經變得微不足道了,甚至可以完全忽略了。這時候人也就無需再去佔有什麼,來抵擋那些恐懼,而且終於明白即使佔有了,也無法帶走,隨便什麼東西都無法帶走,包括自己最最珍愛的自身,也將被送到火爐裡去燒掉。於是這人就開始講真話了,講好話了。問題是到達這種狀態的人雖然很多,但人在這種狀態裡停留的時間卻一般都很短,往往在轉眼之間,這個"其言也善"的人就斷氣了,所以能夠留下來的善言也總是不多。  

而在沒有到達"人至將死"的地步,就能夠做到"其言也善"的人就更少了。我猜想這樣的人可能就是一些能夠直面恐懼的人。他們不光能夠做到"其言也善",還能夠做到"其行也善"。因為他們已經認識到自身雖然是弱小的,雖然在生命的過程中存在著無數的危機與凶險,但是一味地去佔有外在的事物,並不可能改變自身弱小的本質。於是他們嘗試用自己弱小的身體,去溫暖這個世界,同時也溫暖自身。

《議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