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死人貸款 是誰開的綠燈?

2002-03-22 22:3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3000萬元貸款打了水漂

果戈理著名長篇小說《死魂靈》中曾有這樣一段描寫:俄國沙皇時代,乞乞科夫走遍四鄉向地主們購買已死但尚未註銷戶口的農奴──死魂靈,之後進城辦理合法手續,把死魂靈作抵押,而從中牟取暴利。

不知這是大作家的一種預言,還是一種警示,然而這一切居然真的在現實生活中發生了!據調查,在1996年5月──1997年9月的短短一年時間裏,漳州市薌城區原南欣城市信用社主任王鼎榮、信貸員谷韶君正是以類似請「死魂靈」畫押、早已註銷的企業當擔保人等種種離奇的貸款審批手段,違法放貸143筆貸款,致使國家的3051.0512萬元貸款,如今全部打了水漂。那麼到底是誰為死人貸款開了綠燈呢?

死人這是樣「畫押」的
死人怎麼可能畫押簽字貸款呢?且看如下的荒唐表現。

據調查,王某某於1997年7月17日向原薌城區南欣信用社申請貸款5萬元,並以王錦田的大同路號的地契作為抵押,同時還有以王錦田名義書寫的一張「願將該地契作為抵押」證明材料,書寫時間為1997年7月17日。如果僅看這樣一份書證,也許局外人還看不出什麼端的。可問題就出在這份書證上「書寫」「願將該地契作為抵押」證明材料的王錦田,根據公安機關的戶籍證明顯示其已於1995年9月4日去世!

顯然,死人是不可能寫下「願將該地契作為抵押」的證明材料的。根據《擔保法》第七條規定「具有代為清償能力的法人、其他組織或公民可以作保證人。」但是時任南欣城市信用社主任的王鼎榮和信貸員谷韶君卻在根本沒有按規定進行調查的前提下,就糊里糊塗地在這份「死人畫押」的荒唐貸款協議書上簽字同意發放貸款了!結果,在王、谷兩人的筆下,「死魂靈」就這樣堂而皇之地「畫押擔保」起貸款來了!

由於南欣城市信用社主任的王鼎榮和信貸員谷韶君從未認真對貸款人的資信進行調查,類似的荒唐貸款層出不窮:薌城兆豐木製品廠於1997年10月1日向南欣信用社申請貸款35萬元,並以健明自行車配件公司作為擔保單位。可實際上,作為擔保單位的健明自行車配件公司已於1997年8月24日被工商部門吊銷了營業執照,同樣是一家法律上已宣告為「死魂靈」的企業!

貸款如此何以好騙?
據瞭解,王鼎榮、谷韶君雖處在發放貸款決定權的重要位置,然而是兩個地地道道的「金融盲」。雖是「金融盲」,但上級部門下達的存款任務卻不能不完成。結果自作聰明的王鼎榮為了吸收存款而大搞「以存定貸」。不管貸款人是誰,反正只要能幫助南欣信用社吸收存款,或者發動儲戶到南欣信用社存款,就能按王鼎榮推行的「以存定貸」的方式得到相應的貸款,而對貸款人提供的擔保人、抵押物、擔保單位及擔保資格,則統統放棄嚴格的把關。據記者採訪,作為金融體系中一環的城市信用社,面對著來自於周圍同業的激烈競爭,其生存的關鍵就在於能否更多吸收到存款。根據人民銀行的規定,城市信用社放貸的根據就是要看其有多少存款。如此一來,各種花樣繁多、缺乏安全保障的各種吸存手段便在城市信用社中層出不窮。據與王、谷二人的當地其他信用社同行透露,事實上「以存定貸」大家都在搞,只不過他二人「成績」太突出了。

短短的一年多時間內,王谷二人貸出的143筆貸款,90%以上的項目沒有進行過實地調查,沒有進行過可行性研究。3000多萬元貸款就如同一隻只斷了線的風箏一去不復返。

3000多萬國家資產、相當於幾乎近1000萬福建農民去年一年純收入總和的血汗錢,就這樣再也收不回來了。除了王、谷二人要為此承擔全部法律責任外,還有誰該為此負責呢?用「死魂靈」的抵押申請貸款那麼容易地一再得逞?老百姓的存款和國家的資產是否可以確保不再不翼而飛了嗎?銀行我想問問你。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