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打假調查人被打斷手腳 

2002-03-19 18:5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爬牆調查遭人圍毆

  據笑面狼公司總經理劉殿林介紹,2002年2月7日(農曆臘月二十六日),有人向該公司舉報,稱在廣東省普寧市下架山鎮西圍村裡存有一造假窩點。

  當天下午,在線人的帶領下,笑面狼公司普寧辦事處人員對那兩間被舉報的破舊民宅進行了外圍調查。

  經查,笑面狼公司發現這幢民宅存有諸多疑點。也許是春節休息的緣故,卻沒有發現有機器開動和貨物的進出。

  2月27日晚8時30分,笑面狼公司田華和田進等3名員工再赴西圍村進行調查,發現目標民宅內有機器開動的聲音。

  2月28日凌晨零時許,3人三赴西圍村時,發現該民宅內已經滅了燈。由於大門已經鎖上,田華和田進決定翻上了3米多高的圍牆看個究竟。

  藉助於民宅附近的一架梯子,兩人很快就爬上牆頭。此時,民宅中已經出去的兩人突然折回,發現了正在牆頭上的田華和田進。

  這兩人立即用梯子撞擊牆頭,大呼「抓賊」。田華和田進見勢不妙,決定爬上房頂逃跑。

  「抓賊」聲引來了附近二三十個村民,他們手持鐵管,對兩名調查員進行了圍追。

  田華很快就逃掉了,田進卻沒有那麼幸運,他躲在附近的一間破房子裡被聞訊而至的村民發現。據田進說,二三十個村民對他進行了群毆,而後將他雙腿捆住,繼續用鐵管或拳腳毆打。

  這一過程持續了20多分鐘,直到下架山派出所幹警趕到後才結束。

  田進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他全身是傷,頭、手、腳被打成重傷。

  造假者惡意報復?

  這處民宅是否是造假窩點?村民緣何對田進進行毒打?本報記者對當事各方進行了調查。

  劉殿林在接受採訪時稱,這是該公司自成立1年多時間以來遭受的最大變故。

  他說,之所以發生這種情況,是造假者煽動不明真相的村民對公司調查員的惡意報復。

  去年9月,該公司就配合下架山派出所成功地在西圍村搗毀了一個不小的假藥窩點,查獲一批冒牌國內外名藥,在當地影響很大。

  至於那幢民宅究竟是否是造假窩點,劉殿林堅持認為,疑點不可排除:2月7日調查時,走近房子,就可聞到一股刺鼻的藥味;房子裡邊空空蕩蕩,卻有嶄新的電線把電拉了進去;雖為民宅,兩間房子的小窗戶卻都用木板和紙板封得嚴嚴實實。2月27日調查時,發現有機器開動的聲音……這一系列的不正常處使人疑問難消。

  同時,劉殿林稱,造假者以「抓賊」為名煽動不明真相的村民對田進進行毒打,已經遠遠超出了正常限度,退一萬步講,即使真的是賊,也應該交公安機關處置,行凶者有什麼權利捆綁田進並在其失去反抗能力時繼續進行群毆?現在田進傷勢重成這樣,造假者的刑事責任必須要依法追究!

  劉殿林表示,笑面狼公司將依法維護員工的合法權利不受侵犯,必須通過法律途徑向行凶者討個說法。

  「我要是暴露身份就沒命了」

  3月8日上午,記者來到普寧市人民醫院住院部,採訪了躺在病床上的田進。

  田進的左腿打了石膏,右手也纏上繃帶,頭部剛被縫了幾針。據說,他剛被送進醫院時全身是傷,兩腳腫得老高。

  田進對記者說,「那天我逃跑不及,躲在那間破房子裡被他們發現。大家不由分說,上來就打。打了一會兒,就有人拿來繩子把我雙腿緊緊捆住,之後繼續暴打。我清楚地記得,有兩個人反覆問我,你到底看見了什麼?我說什麼也沒看見。我要承認是賊,我又違心;我要說是調查造假的,可能連命都活不了。我只有讓他們打,直到派出所幹警趕到。」

  該院顱腦外科副主任朱志輝介紹說,病人的治療以骨科為主,顱腦外科為輔。頭皮裂傷縫了幾針,當時送來時處於清醒狀態,部分有血。左側脛骨中斷,屬粉碎性骨折,由於銳器猛擊而致;右側手掌中指閉合性骨折,身上有瘀血。

  由於家庭經濟原因,加上凶手尚未找出,病人無力支付手術費和住院費,目前,醫院採取了簡單的處理措施,沒有做大手術。因此,病人身體恢復較慢,估計要二三個月才能下地走動。

  田進的父親說,家裡為治病已經花了6000多元,確實無力再支付手術費用,目前連病房也住不起,只好住在走廊上,每天交醫院15元住院費。

  「我們打賊天經地義」

  3月8日上午,當聽說記者的採訪意圖後,一大批西圍村村民圍了上來,他們七嘴八舌,向記者抱怨著村裡的治安狀況。

  西圍村委會主任蔡仰浮向記者訴苦說,村裡的治安狀況太差了,村民隔三差五就要失盜,大到手扶拖拉機、變壓器,小到衣服、電刨,盜賊都不嫌棄,經常「光顧」本村,弄得人心惶惶,因此,村民們對盜賊深惡痛絕。

  「那天晚上大約零點20分左右,當時我已經睡了,聽到外面喊抓賊,趕緊穿衣去了現場。等我趕到時,村民已經抓了一個人,當時他蹲在地上,已經被打了一會兒了。我去以後大家又接著打,有人要拴住他拖到別處再打,被我制止了,我敢說,當時絕沒有把他捆起來打。再說,他一直沒說他是調查造假的,否則我一定會不讓他們打的。

  「如果他真的是調查造假的話,他們來了三個人完全可以派一個人來通知我,我會全力配合他們打假的。可是,有誰這樣做了呢?我怎麼能相信他是調查的呢?就算他真的是調查員的話,爬牆、上房也是違法行為,村民的權益有誰維護呢?我們還在要求派出所提供另外兩個同夥呢!

  「這裡的房子是一個老太太住著,根本就不是什麼造假窩點,他們要堅持懷疑,現在可以過來看嘛!

  據瞭解,這個村有75戶人家,有400人左右,目前有一半外出經商務工。對於有關方面調查的空餘民宅被用來造假的說法,蔡仰浮堅決不認同。他說,為了防止人口成分複雜,村裡不允許外出者將房子出租給外來人口居住。至於本村人口,也不存在著租用的情況。

  「要把媒體報導作為預警信號」

  對於2月28日發生的這一事件,普寧市有關部門是如何看待的呢?

  在採訪各方無果的情況下,普寧市委負責對外宣傳報導的新聞秘書王曉龍向記者發表了看法。

  王曉龍說,這本是一件小事,被某些媒體渲染成大事了。我只想強調兩點:第一,在村民誤認為是賊而暴打調查人員的情況下,派出所幹警及時趕到,制止了事態的進一步擴大;第二,那處民宅經初步調查認定不是造假窩點。再說,即使是造假窩點,沒有執法權的調查人員也無權侵入民宅。村民痛恨盜賊,集體圍毆也是正常現象,就是換了你,見了小偷也恨不得上去打他幾拳呀!同時,法不責眾,你還想追究刑事責任更不可能。

  王曉龍向記者轉達了市委有關領導的兩點補充意見:其一,市委要求下架山鎮把媒體的報導當做一次預警信號,進一步加大打假力度;其二,要求下架山鎮再組織人員對此事詳細進行調查,徹底查清事情經過,搞清是否是造假窩點。

  民間打假處境尷尬

  發生在西圍村的這起打假調查人員被毆事件在國內已不是首例,此前這方面的報導屢見不鮮。非但如此,許多政府執法部門在打假過程中也遭到造假者或不明身份者的圍追毆打。

  諸多事實表明,打假者與造假者之間的矛盾和衝突已日益嚴重,造假者的膽子越來越大,造假行為日益猖獗,打假者的人身安全已到了令人擔憂的地步。

  執法部門打假尚且如此,民間打假者的人身安全可想而知。民間打假者沒有執法資格,多通過一些非正常的方式和渠道去尋找、勘查造假窩點,其一舉一動都處於十分危險的境地,一旦出了事,其生命安全無法保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