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道白:極高風險的中國投資

2002-01-24 20:40 作者:道白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報導專稿】如果你只在北京硬石搖滾(Hard Rock Cafe)餐廳的洋買辦和高官資本堆裡砸一圈,或只在上海星巴克(Starbucks Coffee)咖啡館的小開小姐身邊品一杯卡普契諾,你不會聽到任何財匱力竭、民不聊生的故事,你只會聽到金迷紙醉、窮奢極欲的誇口,只會看到香車寶馬、寡廉鮮恥的顯耀。

但是,如果你能結識幾位中下層的中國朋友,隨便聊聊,或者你懂中文,隨便上幾個非官方的網站(如果你能上得去)看看,你就會感到心頭髮沉:中國怎麼搞成這樣。就這德行,外國人還往這圈套裡鑽?

江澤民末世,中國社會表面歌舞昇平,內裡早已危猶累卵。一位在中國工作和生活了20多年的美國律師章家敦已大膽預言:「中國政府的垮臺將在奧運會到來之前,而不是結束之後」。

平心靜氣,無論從學術研究出發,還是從商業投資出發,你都可能發現中國社會的底蘊處在劇烈動盪之中,而表面的繁華經濟就像那片漂在動盪的湖水上斷了莖的浮萍。

首先,中國總體經濟十分脆弱,經不起入WTO後全面國際競爭的打擊。中國的工廠效率低下。國營企業根本無法應付外衝擊,倒閉和工人失業將大量增加。農業人均產值(360美元)低於印度(395美元),無法進行國際競爭。中國銀行壞帳嚴重(5000億美元)。據估計,壞帳比例佔總貸款的27-54%。雖然經過1998-2000期間兩次重整,目前仍處於資金週轉不過來的困境。據章家敦分析,雖然表面上中國的債務跟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只有23%,遠遠低於國際公認的60%的安全關卡,但是政府要支出的退休金就高達8500億美元,相當於國民生產總值的79%。2000年底,國家銀行給國營企業的貸款高達4900億美元。這兩項加在一起相當於國民生產總值的140%,超出國際公認的安全關卡的兩倍。當進口貨像潮水般湧進中國的時候,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會減少,也許減少的幅度只有百分之一到二,但是哪怕經濟只衰退一點點,對現政權的穩定都會產生巨大的衝擊。

其次,動盪的社會基礎坐大形成,社會貧富嚴重兩極化,成了社會矛盾衝突爆發的暗火山口,投資的政治風險極大。據披露,官僚資本與平民百姓擁有財富懸殊:全國二百萬縣,團、處級或以上中、高級現職、離退休幹部及其家屬,實際擁有、佔有全民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財富。

江澤民家族代表了兩極分化中受益的一極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留美回國後不久,即坐直升飛機當了中科院副院長。隨後,以老子江澤民為背景,生意做到幾十億,攬科技、信息、網路大權於一身。又動用國債約六百五十億,在上海建立起「晶片帝國」。

江澤民帶了這個頭,大小貪官一踴而上,爭先傾吞社會財富。至去年六月底,全國個人儲蓄存款達七萬五千二百億元,其中的四萬二千七百億元是用匿名、假公司開設的帳戶。 縣、團、處級或以上幹部(包括離退休)及其家屬申報的個人儲蓄僅二千二百十五余億元。但這些人實際擁有的存款達三萬八千億至四萬億元。在全國個人外匯存款的八百七十二億美元中,幹部及其家屬佔七百億美元以上。股市證券市場中的六萬億元,其中,幹部及其家屬佔了四萬五千億元。在五萬名持有二千萬元以上的股票證券人士中,幹部及其家屬佔了四萬三千多個。

這種官僚資本的急劇腐敗非常可能導致類似1989年的大小城市「反官倒」、要求改革的政治風暴。那次用坦克壓出來的「穩定」,使許多外國投資收縮停滯了近兩年。

農村不斷的抗稅抗霸動亂預示了更可怕的前景。中國的農民代表了兩極分化中被剝奪的另一端。四億七千萬城市人口擁有、佔有全民百分之八十八以上的財富,而八億四千萬農村人口,僅擁有、佔有全民百分之十二以下的財富。就人均收入而言,農民僅是城市的百分之四十,而他們的各種稅費卻是城市人的九倍。按照收入水平和繳稅比例計算,農民就是交納稅最多的群體,有的農村所上交的稅甚至是負數,即農民辛苦一年還要欠政府的稅費。 中國加入WTO後,朱鎔基反而憂心重重,他說最擔心的就是農業。他心裏非常清楚,他沒有進一步向農民放權讓利,反而在農村獨斷地實行與WTO的自由貿易格格不入的新統購統銷,以損害農民的利益換取了國際貿易中的平等權利。有看法認為,一旦幾億農民失去基本生活保障,中國就會暴發農民革命。

再者,從上到下,道德衰微,誠信全無。不腐敗不成生意,講信用定被人砍。中國人已經完全習慣於這種敗壞的商業風氣。經濟技術上再完美的項目在中國可能也行不通。「官商勾結」、「官官相護」的現實使外商不得不「學習」和適應這種環境。這使投資的風險成本和額外成本進一步遞增。對外資來說,最應該警惕的是,要弄清對方吸引你投資的真正目的。除了為數不多的項目,大多數的情況是套外資改頭換面,使瀕臨倒閉的企業起死回生。所以結果往往是企業最終還是死了,又拖了個外國墊被的。

甚者,在中國,政治干擾企業是天經地義的。共產黨支部遍佈一切社會機構,保括中外合資,外商獨資公司企業。在外資企業中的黨組織直接或通過有關政府部門,對中方外方僱員甚至業主進行政治監督。無論僱員的業務表示如何出色,出於政治需要,黨組織可以通過有關政府部門對企業主或企業管理層施加壓力,甚至逼迫企業開除僱員。許多擔任業務骨幹的法輪功學員受到類似的迫害。從企業經營的角度看,這嚴重干擾了企業正常的運行,破壞了熟練僱員的相對穩定,使企業利潤受到重大損害。其實,這一政治風險不但干擾了企業,而且直接威脅到外國投資者的人身安全。據報導,一位投資中國多年的義大利企業主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竟受到中國政府的迫害被逐出國門。這是外國投資者必須考慮的一項政治風險。

另外,在全球性的跨國企業經營中,總部與分公司運用網際網路電子信件迅速溝通商業信息、進行各種內部交流早已成了慣例。但在中國這可能就行不通了。近年來,江澤民集團為封鎖網上消息除花巨資開發特殊封網軟體外,還建立了廣泛監控網民的嚴密措施,每台上網機器必須登記註冊和裝載指定的軟體,帶有敏感關鍵詞的電子郵件被過濾掉,大量非官方網站被擋火牆封殺。這不但剝奪了中國網民和外國投資者的基本權益,也嚴重干擾了正常的公司內部商業機密迅速流通。網路警察的干預使商業機密暴露,更使生意坐失良機而失敗。迫害法輪功兩年多來,為掩蓋一個又一個的謊言,江澤民集團對網上的封鎖越來越嚴密,網民因上網閱讀海外消息而入獄的消息也頻頻傳來。這是外國投資者的又一項政治風險。

在中國的綜合生活指標也含有重要的風險因素。外國投資者不會吃飽了飯,躺在高級賓館或公寓裡睡大覺。他們有宗教信仰,喜歡社交結友,希望聽到看到真實的新聞消息。但在中國是沒有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集社自由、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中國媒體是政治的附庸,一切謊言,歪曲報導,洗腦說教皆源於此。最近,江澤民集團開展「治理衛星電視接收設施」,原本每天可以收看的境外頻道遭到封殺。據新華社報導,負責治理工作的國家廣電總局副局長胡佔凡聲稱,衛星電視接收設施的專項治理工作「關係到社會穩定、信息安全和輿論導向」。其實維護社會穩定是假,掩蓋真相和維護獨裁統治是真。一個靠封鎖消息維持社會穩定的政權怎麼會是穩定的呢?

外國投資者只有兩種業餘生活的選擇,要麼從公司下班後就扎進Hard Rock Cafe或Starbucks Coffee把已經是一團漿糊的腦袋弄得更麻木,要麼去交幾位有棱有角的中國朋友,瞭解中國的真相,向世界告之中國的真相,但這可把身家性命別在了褲腰帶上,極有可能嘗到無產階級專政鐵拳的滋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