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提升黨權,試圖化解入世衝擊

2001-11-16 07:21 作者:林和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朱鎔基總理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最大功臣,他也對中國入世後面對的挑戰作了最中肯的評估。朱上週在汶萊出席東盟的地區會議時說:「(對於中國入世)大家都開心,就是我一個人不開心,我傷腦筋。」他續說出中國入世帶來「許多問題」,並說「若處理不好,弊大於利」。

  也許,中國最棘手的問題,是要確保中國共產黨和各級政府停止干預正在冒起的市場力量。中國國家統計局副局長邱曉華指出,入世會為中國政府、企業及人才帶來重大挑戰。這位著名的經濟學家說,中國政府「過去習慣於不透明,習慣於靠紅頭文件指導工作」,因此將面對最嚴峻的考驗。邱曉華說,政府的本質及職能必須轉變,有關法律和法規也要進一步完善。

  然而,在這個關鍵領域上,我們卻見到北京不同部門發出相互矛盾的信號,而改革力量和保守力量正不斷交鋒。

  改變政府職能與世界接軌

  上月,中國國務院一次過廢除了二百二十一條有悖於世貿常規的法律及法規。中國政府並承諾大幅減少目前二千多條的行政審批與指令。沿海城市的黨政領導更口徑一致地喊出「小政府、大社會」或「小政府、大服務」的新方針。上海市長徐匡迪上週說:「我們馬上要做的就是改變政府職能。」他強調要改革機構及制度以便和世界接軌。同樣地,深圳常務副市長李德成也說,深圳市的政府結構及行為將於叁至五年內得到改造。他透露,深圳要「以規則導向型政府取代權力導向型政府,以服務導向型政府取代命令型政府」。

  萬千幹部世界觀需要改造

  不過,中國入世,不僅代表北京得修改某些法律及減少個別的行政干預,它還需要萬千幹部整個世界觀的改造。

  江澤民的一些幕僚曾提出有需要推動新一輪的「思想解放」,正如鄧小平七十年代後期為解除毛澤東思想的束縛,也曾發動過類似的運動。不過,江澤民等近期的言行,顯示中共高層並未準備好接受鄧小平式的「換腦筋」。

  正當政府部分職能可能變得更服務主導及符合世貿要求時,中國共產黨的權威卻被大力加強。北京消息人士稱,中共領導層過去數月舉行了連串內部會議,討論如何化解中國入世及經濟全球化所帶來的衝擊,他們最後達成的結論是必須提升黨的權力。

  北京目前最新的政治口號:「治國必先治黨」,背後反映的就是這種想法。

  正如江澤民在一次內部會議上提出,中共必須不斷「提升黨的執政水平和領導能力」。無論是農村基層或新興的私人企業都要鞏固其黨組織的戰鬥力。同時,中共高層強調要擴大「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集體領導」權威,以駕馭全球化帶來的挑戰。

  黨會不會受新思維侵損?

  北京容許一部分經濟體系融入世界洪流的同時,也確保黨的統治權威及「中國傳統價值」不會隨新思維新方法入侵而受損。江澤民上週考察河北時提出如何解決入世所帶來的問題,他告誡黨員要「未雨綢繆,紮紮實實地為黨和人民工作」。

  他說,「要集中精力把我們自己的事情辦好,不斷增強經濟實力、國防實力和民族凝聚力。」「把自己的事情辦好」主要包括確保一切受到黨的控制。

  因此,在政治社會許多層面,未來趨勢是會收緊控制。就以資訊自由流通這個知識型經濟賴以成功的要素為例,中國兩年前分別與美國及歐盟簽訂中國入世的雙邊協議,但諷刺的是,中國官方傳媒至今仍未將有關入世的協議全文公開。國家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一名官員上週在一個世貿論壇上指出,即使中國國務院本身的研究單位也未收到這些協議的全文副本。

  上月杪,北京要求獲准登陸中國的海外電視頻道,全部統一透過一個由政府中央控制的廣播平臺發放,此舉就是要方便剷除一些政治不正確的訊息。

  朱鎔基擔心農民頓失生計

  當朱鎔基最近向香港記者表達他對中國入世的關注時,曾表示他最擔心的是九億農民。無可置疑,中國入世後,所有外國企業將得到「國民待遇」,但卑微的農民卻同人不同命。北京數月前才放寬戶籍政策,准許農民在中小城市居住及工作。朱鎔基明顯擔心,入世後受外國農產品衝擊而頓失生計的農民,會為政府帶來麻煩。

  然而即使入世後,不管是朱鎔基或其他領導人,只懂得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的監控能力,卻不願順應世界潮流,讓人民既可參與市場競爭,也可議政參政,使人民內部矛盾得以瓦解於萌芽階段。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