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毛澤東的女兒-李訥現狀

2001-10-23 17:1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李訥,毛澤東的女兒,此刻她就站在我的面前。從外表來看,她已經是非常衰老了,行動非常緩慢,她衰老得那樣快,比起兩年前我見她的時候彷彿衰老了10年。

  李訥今年已經61歲了,由於患嚴重的腎衰竭和多種疾病,全身浮腫,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她的行動十分緩慢,她不得不十分緩慢地從汽車裡出來,費了很大勁才終於穩穩地站住了,然而當李訥終於站立在那裡,就立即顯示出有幾分那種遺傳的偉人氣質和風度,高傲和倔強,彷彿任何力量也不可戰勝。

  李訥長期患病而得不到有效的治療,按照目前的醫療制度,諸如透析等項目都是需要自費的,而一般的公費藥物根本無法治療,李訥的病況已經十分嚴重,雙腎嚴重萎縮,據專家診斷,唯一的辦法就是要換腎,而這是不可能,李訥因為退休很早,工資標準很低,不可能有那麼多的錢來做透析治療,更不可能做手術治療。可以說,李訥是憑著一種精神的力量在與病魔抗爭的。

  進屋後,大家就這樣坐著,李訥早已養成了沉默的習慣,李訥的沉默也感染著我們所有的人。

  毛澤東去世後,李訥沒有繼承毛澤東的一分錢的遺產,無論在毛澤東在世時還是在毛澤東去世後,李訥都沒有享受到一點特權。在隨後的改革開放時代,李訥自然也屬於那種落後於時代的人,她只是本本份份地做人,謹小慎微地依靠著那份工資生活著。對於這個火紅的年代,李訥已經是一個邊緣人。

  李訥對生活是知足的,她似乎什麼也不缺。她缺錢嗎?不,實際上只要她一鬆口,就會有無數的人願意為之付出。據媒體曾經報導,一位沂蒙山老區的農民得知毛主席的女兒生活極端困苦,捐給了李訥2000元錢,但李訥把這錢轉捐給了希望學校。也曾有一位港商得知李訥的困境寄來了1萬港幣,但李訥決定兌換成人民幣之後捐獻給延安老區,結果在銀行被騙子將此款騙走。李訥不願意接受別人的饋贈和幫助,她說:「這世界上還有很多比我更困難、更需要幫助的人」。

  李訥的丈夫王景清,是陝西榆林人,1940年僅11歲就參加八路軍,曾經做過毛澤東的衛士。一個不小心暴露出他穿的襪子,那似乎是一種解放前才有的襪子,襪筒是那種幾十年前的紗襪,襪底是用布縫的,已經補了很多的補丁,這種艱苦樸素的作風顯然是手毛澤東的影響。王景清與李訥結婚後生育有一子,他們的兒子,亦即毛澤東外孫,今年已經29歲了,目前在北京一家公司打工,每月4百多元的工資,勉強可以度日,但由於貧窮,至今也找不到媳婦。

  李瑞環同志對李訥的境況十分關心,曾經說過有什麼問題去找他,但李訥從不願意麻煩領導同志。能夠溫飽,足矣。

  儘管從外表來看,李訥似乎是一個落魄的老太太,但這種外表掩飾不住她內在精神的光輝,李訥是一個文化人,北大畢業,文史哲的功底相當好,她有著豐富的內在精神世界,她的沉默與無言,默默地向世界宣示著她那種內在的堅強與冷傲,那是一種不可言說的精神。在李訥身上,也體現了那種士大夫的傲骨,那種冷傲的骨氣令人不得不為之油然而生出敬意。

  在這個毛澤東的後代面前,我突然覺得,那些肥得流油的修正主義者貪官污吏們,是多麼可憐和貧困啊!

  而望著李訥那羸弱的身軀,我彷彿覺得她非常富有,她的形象在變得高大,那是一種塞乎天地之間的高大,一種不可戰勝的氣質和性格。畢竟是毛澤東的女兒啊!

  壯哉,李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