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陸眾生像:新生360行之二:等而下之話民工

2001-09-04 10:00 作者:夏愛蘇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大城市早餐攤,一律是南方打工者,有的還手、腦並用引進家鄉土產,舊社會北京綿軟彈性的大油餅在新社會早已絕跡,有的從南方某地引進,鐵板油餅,把餅敷園鐵屜上入油同炸,加以蔥花,論斤定價,利潤加倍,有的夫妻做豆陷炸糕,多加桂花,更受市民歡迎。至於北方尤河北省農民只會賣苦力,每見城市挖溝,皆此輩,由村長或村幹部帶家鄉一幫青年烈日下髒汗合流,工頭詈罵工仔如族長訓斥晚輩一般。

幸運者被接洽加入蓋樓隊伍,皆為苦力壯工,大多不是正式建築公司,也沒有正式合同,臨時生活費,人民幣每天十元(約一塊半美元),此輩尚節衣縮食,往家鄉寄錢,每見午時,人人手持一張發麵大餅,絕不吃菜,邊走邊啃,嚼得滿香,有的辦集體伙食,一人幾個饅頭,菜無油腥,多半水熬白菜、蘿蔔、土豆之類,辦伙食人還要賺上一筆。在郊區坐出租車路過每見人行道上蹲地捧碗而食,破衣爛衫毫無體面,彷彿與國際甚至州際勞工不是生活在同一地球上。

更不被外人所知者即不成文的試工制,一種是試工三天,藉口不合要求,三天沒有報酬,此為對付零散外地打工者。一種是對付所有工人,一個工地或旅館或公司,幾年建築期中,資方不斷倒手轉賣,或推以前合同本人不知,或乾脆稱虧本,發不出工資,永遠每天十元生活費,文盲農民,干挨欺負,沒有任何辦法,沒錢律師不管,法院更不過問。

有正式合同的建築公司,民工夏天住在工棚,幾十人一條大炕,四處通風,飽挨蚊咬,有的行賄地方當局,空地建簡陋住房,簡單廁所,儼然一小村莊,工期結束,迅速拆掉。

正式建築公司工人有技術等級,有工資保證,但危險一樣。至於外地小工,工傷死亡事故常有,幾千元了事,家屬上告,長年累月不得解決無可奈何。

建築工隊伍中高人一等的特殊工人為廣東來的現代技工,吃飯要到奧菜小館,那怕多長時間,館外坐等,有悠閑輪班休息,各公司高薪爭聘。

但近日報載四川農民到廣東打工,遭到黑社會勒索,交不起保護費,在工棚遭到夜襲,睡中閃避不及,幾十人被鎬棒、槍、刀等凶器暴打成重傷,兩人被活活打死。

看來農民進城打工的命運又有新發展,黑社會也參加瓜分非人的勞動力價值,民工沒錢請律師,只得逆來順受,認倒霉。地方上錢權勾結,警匪一家,像關於廣西鋅礦的報導,潦死幾百人,連記者都被凶器威逼,倉惶逃竄,不准報導,何況赤手空拳、人地生疏的民工。

何必背井離鄉,為每天人民幣十元的生活費賣命,蓋因農村稅費驚人,朱總理三令五申也不管用,以致激起鄂、皖、魯諸省數萬人暴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