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升平公主

2001-09-03 09:1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有一齣京劇名本叫「打金枝」,講的是駙馬爺郭暖與妻子升平公主發生爭吵,一氣之下,出手痛打了金枝玉葉的升平公主,在帝王時代,打皇帝的女兒可算是犯了殺頭抄家之罪,甚至可以誅連九族,然而,郭暖並沒獲罪,反而使升平公主成了個溫順賢淑的妻子。之所以事情會發展得這麼蹊蹺,全是因為郭家與當朝皇帝有一段頗深的淵源。
  故事的根源,要從郭暖的父親郭子儀說起。郭子儀在唐玄宗時代是駐守河北的領兵大將,當「安史之亂」暴發時,年老心疲、醉心酒色的唐玄宗撇下帝京,只顧攜帶家小往西蜀逃命,在忠國大臣們的苦苦挽留下,才勉強把太子李享留下,以便穩住民心和軍心。太子李享移駕靈武,為了號召天下勤王義師,眾大臣把他推上皇位,立為唐肅宗,尊西去的玄宗為太上皇帝。新的朝廷既經成立,天下人心為之一振,郭子儀領精兵五萬由河北趕到靈武助陣,大大增加了唐肅宗的實力,為大唐興復提供了基礎。
  於是,唐肅宗任命大兒子廣平王李極為天下兵馬大元帥,而以郭子儀為副元帥。其實,年輕識淺的廣平王哪裡懂得什麼用兵佈陣,更不用說是衝鋒陷陣了,一切全得仰仗於身經百戰的老將郭子儀。廣平王做大元帥只是名義,實權全在於郭子儀,從此也可見唐肅宗對他的信賴,郭子儀為唐朝建立不朽功勛也就是從這兒開始的。
  首先,唐肅宗下令他們統兵收復長安、洛陽兩京,他鄭重地對郭子儀說:「復國事成與否,全在此舉!」郭子儀當然也明白此戰的重要性,但這時安祿山的軍隊氣勢正旺,能否拿得下來,還是個未知數。既然皇上委以重任,身為副元帥的他也只能在所不辭,因而悲壯地回答:「此行不捷。臣必死之!」他把自己的生死與皇朝的興衰緊密聯繫在一起,忠心可鑒,令唐肅宗感嘆讚賞不已。
  幸運的是,不久安祿山之部發生內政,安祿山被宦官李豬兒殺害,叛軍群龍無首,勢力大減;唐軍趁此時機,大舉進攻,勢如破竹,三月之內,連克東西兩京,奠定了中興唐室的基礎。肅宗回到長安後,親自到灞上去慰問攻城的將士,當著廣平王的面,肅宗稱讚郭子儀道:「中興唐室,皆卿之功。」於是加拜郭子儀為司空,封代國公,派駐東都洛陽,負責清掃河北地區的叛軍餘孽。
  後來,因郭子儀功高位顯,受到宦官魚朝恩等的嫉妒,他們上奏唐肅宗道:「郭子儀兵權在握,恐其生變,實為朝廷隱患!」唐肅宗一時聽信了讒言,削去了郭子儀的兵權。不久,由於戰況需要,又不得不再度拜郭子儀為興平定國副元帥,併進封為汾陽王。等到肅宗駕崩,李俶繼位為代宗,郭子儀又被削去兵權,改任看守肅宗墳塋的山陵使。再往後,又有僕固懷恩勾結吐蕃回絕進攻長安,郭子儀再一次被朝廷徵召出山為統兵大元帥,僅憑他的威名,不費一兵一卒就再度保全了京城。郭子儀幾起幾落,卻仍忠心耿耿效命朝廷,唐代宗這才深悔不該對他橫加猜忌,因而賜予他「鐵券」,意即保證在任何情況下,都決不再加罪於他。
  為了向郭子儀錶示恩寵,唐代宗除了對他給予優厚的禮遇外,還將自己嬌生慣養的掌上明珠升平公主,嫁給郭子儀的幼子郭暖為妻。升平公主是唐代宗與瀋後的女兒,瀋後曾一度堪稱絕代佳人,貌美如花,善良賢淑,曾深得唐代宗之寵。然而在唐代宗東征西討的時候,瀋後卻失落民間,行蹤不明,唐代宗便把對瀋後的寵愛轉移到升平公主身上,升平公主原本從母親那裡繼承了絕世的美貌和純良的天性,但由於父皇的嬌寵,使她養成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公主脾氣,時不時撒嬌發橫,宮中的人都得依著她的性子來。
  以慣例而言,娶得皇帝的女兒,成為皇家的嬌客,雖然有享不盡的富貴特權,但也決不是一件輕鬆自得的事,做公主的丈夫,必須低眉俯首,言聽計從,端不得絲毫大丈夫的架子。一般做駙馬的人大都抱有攀附之心,為了榮華富貴,受些窩囊氣也就認了。而這個郭暖,生就一副剛直不阿的性格,他並不想藉助皇家謀取什麼名利,因而也就不準備怎麼樣地寬縱升平公主。再說心高氣傲的升平公主,聽說要下嫁尚無功名的郭暖,心中就有些不滿,但婚姻大事也由不得自己,只好遵奉父皇之命。如此一來,郭暖與升平公主的婚姻,從一開頭就潛伏了矛盾的火種,只待某一天爆發出來。
  新婚燕爾,升平公主見夫君儀錶堂堂,氣度不凡,不禁轉憂為喜,對郭暖也算體貼溫柔。郭暖則被升平公主的美艷吸引住了,再加上她那天真爛漫,稚氣未脫的性格,也使得這個將門虎子頗感新鮮可愛。這對小夫妻陶醉在粉紅色的新婚夢中,也著實和睦相處了一段時間。
  然而,日子一長,升平公主的公主脾氣又開始發作了,駙馬爺郭暖可真有點不耐消受。按照郭家的規矩,每天清晨,兒孫晚輩都必須到郭子儀面前請安;而郭暖與升平公主居住的駙馬府離郭府較遠,每日請安實為不使,於是郭家特別對他倆破例,允許他們在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早晨,到郭府問候家翁,以盡子媳之道。對這個規定,升平公主無話可說,同意執行,但每次臨行前,洗漱梳妝,總是拖拖拉拉,在郭暖的緊催慢催中勉強起程,到了郭府,總是郭家其他子媳早已站在郭子儀門下等候很久了。為此,郭暖對升平公主滿腹怨言,但念在她公主的份上,勉強沒有追究,只是每次加緊了催促。
  唐代宗大歷二年二月十五日,是郭子儀的七十壽誕,郭暖與升平公主本已商量好,這天清晨兩人一道趕往郭府為家翁祝壽。這天郭暖特意起了個大早,去叫升平公主起身時,升平公主卻推說受風頭痛,不願起來,叫郭暖一人帶禮品去祝壽,代她向家翁問安。郭暖一聽,氣不打一處來,心想:「平日裡你拖拖拉拉,我都忍了;今天父,親大壽吉日,你竟想躲懶不去!」於是往日的怨氣連同今日的怒氣一一同爆發出來,對著升平公主大聲吼道:「你不就是仗著你父親是天子嗎?我父親還不願做那皇帝呢!」講出這樣的話,實在是過於衝動,口不擇言,如此糟踏皇帝,簡直是大逆不道,罪當誅首。
  難怪升平公主聽了氣得面色發白,聲色俱厲地指著郭暖反擊道:「欺君罔上,罪當誅殺九族!」
  郭暖這時正在氣頭上,聽了公主的話也決不相讓,心想:「你們皇家誅不誅得了我郭家,還是問題!」因而又接著教訓道:「皇帝又怎樣?你在我這裡就是郭家的媳婦,不遵孝道,我不但罵得,還能打得!」說著說著,愈發激動,一躍而起,上前抓住升平公主猛推了一下;升平公主見他竟然還敢動手,也更加憤怒,大聲叫道:「看我殺了你們郭家!」郭暖聞言更加氣憤,不由地對她拳腳相加,直打得公主鼻青眼腫才住手。
  「打狗還得看主人面子呢,如今竟敢打到我皇帝女兒頭上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升平公主趁郭暖轉身往郭府拜壽之機,哭哭啼啼地乘車回到皇宮,一見到父皇,升平公主悲不自勝地撲倒在父皇腳下,聲淚俱下地訴說著她在駙馬府挨打的事,並堅決要求父皇懲辦郭家。
  唐代宗見自小嬌慣的女兒被駙馬打成這副可憐模樣,自然心痛不已,也決心好好教訓一個這個膽大妄為的附馬;然而轉念審情度勢,覺得還是不要擴大事態為宜,以免弄僵了與郭家的關係。主意既定,他先對女兒好言安慰一番,然後心平氣和地勸解道:「就算事情如你所述的那樣,為父也不便過於幫你。做天子並不是天下盡歸你所有,也不可為所欲為,這個你不能不瞭解。你是郭暖的妻子,就應謹守婦道,依從夫君,夫妻和睦為是。」待升平公主怨氣稍平,就命她速回駙馬府,不可再事喧鬧。
  升平公主雖然心有不甘,但見父皇尚對郭家忍氣吞聲不予計較,自己如果不知趣地再鬧下去,不但沒有娘家可資倚仗,到頭來還得吃虧。升平公主畢竟是個聰明人,她趕緊調整了自己內心的情緒與表面的態度,乖乖地離開皇宮,返回了駙馬府。
  就在公主回宮告狀之際,郭暖前去給郭子儀拜壽,郭子儀見他隻身而來,又有些暗藏不安,心中起了疑慮,一再追問,才問明瞭原由。郭子儀聽說兒子居然打了金枝玉葉的升平公主,驚懼之餘,立刻命人將膽大包天的逆子用繩索綁了,親自押解上殿,到唐代宗面前請罪。郭子儀跪在殿下,叩頭稱罪,驚慌不已;座上唐代宗卻哈哈大笑,命左右扶起郭子儀,並為郭暖鬆綁,若無其事地開說道:「俗語說:不痴不聾,不作家翁。兒女閨房之事,何足計較。」郭子儀見皇上心存大度,不予追究,心緒也放寬了不少,稱謝回府後,仍然把郭暖痛打了一頓,以示教訓。從此後,郭子儀對唐皇朝更加忠貞不二,他的行為也帶動了一大批與他有關係的將領,忠心耿耿地為皇朝效命。
  經過這一次的折騰與教訓,升平公主好似脫抬換骨般地發生了改變,性情柔順,端莊賢淑,一心一意相夫教子,孝敬公婆,循規蹈規地扮演著郭家媳婦的角色。
  在她的教育下,他們的一雙兒女也都安份守紀不辱家風。兒子作到大司農,一生忠耿清廉,一絲不苟;女兒嫁給唐憲宗為後,就是歷史上以賢德著稱的郭太后,在唐憲宗駕崩時,她年幼的兒子唐穆宗繼位,宦官們要求她臨朝聽政,郭太后則稱:「昔武後稱制,幾傾社稷,我家世守忠義,非武氏之類也。太子雖幼,但有賢相輔之,何患國之不安?」而郭氏子弟在朝中為官的,也由郭太后之兄郭釗領銜啟奏雲;「為避嫌隙,臣請先率諸子辭官歸田。」郭氏家風,由於升平公主的收斂從賢而流布後代。因此,郭暖「打金枝」的故事也流傳後世,為人津津樂道。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