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原八九戒嚴部隊部分官兵致江澤民的公開信

2001-08-27 07:3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注:此文轉自海外一份較有影響力和信度的中文雜誌(未有關於此雜誌作假的報導)98年6月號.不過懷疑此文有偽(因為他們好像太大膽了,或者說不顧個人安危),轉載此文,僅供開闊眼界參考研究,如讀者有關於此信的研究或其他更加詳實的資料,歡迎在論壇發表,以饗讀者-----轉載者注

原八九戒嚴部隊部分官兵致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的公開信

我們是原八九年六四戒嚴部隊的部分官兵,再過幾個月,就要度過六四的第九個年頭。近九年來,我們和你一樣,都試圖忘記那建軍史上最可怖的一頁,都試圖讓內心尋求平靜安寧,但所不同的是,近九年來,那成百上千的學生和市民死者的面孔,總浮現在我們的眼前,粉碎著我們的良心,而你,卻陶醉在鮮花、酒杯和權力之中似乎中國從來沒有發生過天安門大屠殺,可是,你和李鵬一樣可以欺騙全世界,但永遠無法面對我們而說:「沒有大屠殺這回事!」因為我們就是部分的執行者,我們是歷史的證人。

當一想到我們這些當年被老百姓披紅戴花擁入軍營的人民子弟兵,為了執行最高權力者的屠殺命令,而淪為歷史的罪人,我們是多麼地悲哀,儘管我們仍可以對人民說:「我們是功臣!」但近九年來的種種跡象顯示:人民不認可我們是功臣,我們自己也清楚,每當閉上眼睛時,那天真無辜的學生的面孔就折磨我們的良心,江主席你知道嗎?為什麼我們要寫這封信?前不久,三十八軍某部三營二連的一個叫李冬明的副連長自殺了!他死前對連隊的戰士說了那麼一件事:六四的凌晨,他當時是連隊的士兵,他親手用衝鋒槍在木樨地附近打死了三個學生(事後知道是研究生),學生們倒下後,他良心忍不住曾衝上去看了他們一眼,那三個女學生腸子已經流到了外面,可她們臨死前的最後一句話,曾是互相安慰的話:「放心,解放軍用的是橡皮子彈……共產黨不是……不是真打!……」李冬明後來從戰士直接提升為排長,之後升為副連長,可他把這件事講給女朋友聽後,女友竟說:「你殺了三個學生?」他三次戀愛三次失敗,最後在遺書中寫道,「是的,我沒有人性,我不被人愛!」他死了但他是六四的第一個良心發現者。江主席,其實你和我們都是踏著六四學生和市民的鮮血走紅的,是的,你爬得最高致使你為了手中的權力,甚至僅僅是為了面子隱瞞歷史的真像,不願還死者一個公正。

我們卻要向全世界證實:

一、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二十一點四十分,戒嚴部隊指揮部下達的「不惜一切代價,完成天安門的清場任務,抵達預定的地域……」同時將學生和市民的百萬人參與的民主愛國運動,說成是「反革命暴亂」,並傳達上級批示精神:堅定鎮壓反革命暴亂,可以開槍自衛,結果我們戰士見人就打,軍隊內部評估死傷者在三千人以上,不少學生和市民是被坦克直接壓死的。

二、在天安門廣場的清場中,誰說沒有死一個人?當時部隊曾用運兵車將死屍連同廣場的賬蓬等一起運走燒掉,不少人被直接火化,未留下姓名,這就是為什麼六四後部分人失蹤的原因,他們的親屬永遠也不可能找回他們的骨灰,官方的統計是根據北京市各大學自報來的確認的死者的名單,但實際上死得最多的是外地的學生和普通市民,官方的統計沒有把他們包括在內。

三、李鵬對外界說:「因為橡皮子彈不夠用,才使用真槍彈」。而實際上戒嚴部隊從來沒有裝備過橡皮子彈,相反,我們裝備的都是先進的設備:從西方引進的先進軍用卡車,上面配有火箭炮發射座(十二炮口),國產先進的野戰裝甲車,哈爾濱兵工廠生產的步槍,五四式自動手槍及先進的紅外線發射儀等等,用以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

四、當時調動的部隊,涉及北京軍區、瀋陽軍區、濟南軍區、武漢軍區、成都軍區、南京軍區等近十多個軍,近三十萬部隊,約等於一九七九年對越邊境戰爭所調動的部隊,所不幸的是,國家軍隊所對付的不是外來入侵者,而是自己國家的老百姓,當時部隊中抗拒執行命令及試圖主持正義而被捕的官兵中,有軍師級軍官也有普通士兵,被判入獄和被勞教的有二百餘人。

五、所有執行清場的戒嚴部隊官兵,結束戒嚴命令返回基地後,舉行了慶功大會,戰士破格提升軍官的比例為5%(當時規定軍校畢業之學員才可提升為軍官,因六四戒嚴有功而給予特許),大部分軍官晉級晉職,有的晉二級,慶功會有的連慶三天,卻沒有駐地老百姓來參加祝賀,這是建軍史上第一次人民拒絕參加的慶功會。

六、六四光榮嗎?解放軍畫報的原社長六四後,因該社記者客觀地將某些真實照片送去參加「平暴展覽」而被撤職。一九九零年四月戒嚴部隊返回基地舉行的表彰大會活動中,有20%的軍官要求不要將「執行北京戒嚴任務表現突出,作戰勇敢」的字眼寫入個人檔案中,因此上幹部80%的則用「本年度工作表現突出」來代替參與六四屠城。再往上看,李鵬說六四歸功於鄧小平為代表的老一輩革命家,楊尚昆說,沒有小平同志的帶領,六四這一關我們就闖不過去;鄧小平說:我們尊重政治局多數人的意見。鄧小平的女兒說:是鄧小平看了陳希同的「關於北京市發生反革命暴亂的報告」才認定是反革命暴亂,就連你江澤民本人也從不敢公開說:「六四我參與了決策,我是六四事件的光榮的當事人!」

九一年以後的復員退伍軍人中,80%的士兵都要求將其本人的「六四表現突出」的材料放棄或燒燬,才安心返鄉。轉業幹部中,90%的軍官要求將檔案材料中的「戒嚴總結立功」的材料撤掉,寧可撤回「立功證書」。

夠了!夠了!我們早就受夠了!我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懇求人民原諒我們!但是只要六四不平反,人民就絕對不會原諒我們。也絕對不會原諒共產黨,更不會原諒你--今日中國的最高權力者。你的主席頭銜,我們的少校,中校,以至將軍頭銜,都是六四死難者的鮮血換來的!但我們願向人民請罪,而你卻不想,我們奉勸江主席,不要做歷史和民族的千古罪人,如果你還具有人性,那麼,你應該帶頭反對真正的最大腐敗--六四濫用職權屠殺百姓,如果你和我們走到了一起,那麼,人民會原諒我們也會原諒你,如果你要繼續壓住黑幕,那麼,我們相信會有一天,你和李鵬一樣,也要接受人民和歷史的審判!

原戒嚴部隊官兵劉子明等二百零三人

一九九八年三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