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鄭裕玲訪談:童年陰影至今無法擺脫

2001-08-22 18:5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鄭裕玲看來,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信可靠的,一切都要靠自己,追其根源,還是因為童年時的陰影,讓她以後再也無法擺脫,在此次訪問中,鄭裕玲沒有再迴避自己的真實感覺。

  《一筆out消》之後,鄭裕玲的形象變得更顯冷酷無情,其實,童年時家庭的破裂已經影響了她的一生。

  父母分開之後,幼小的鄭裕玲吃了好些苦頭。整個世界是混沌一片。

  記者:當時吃了哪些苦?

  鄭裕玲:「父母的情緒直接影響兒女,搞到一家人都混亂、不開心,經濟上也要處理父親如何支付家用的方法,童年陰影令我不敢結婚、生孩子。媽媽沒有經濟能力,如果贍養費不準時交來,她的情緒受影響,家裡就會充斥陰霾。我知道中學畢業就要立刻工作,雖然想繼續念中六,甚至大學,但經濟負擔不來。」

  投考藝員

  小女孩對於前途沒有頭緒,剛巧佳視主辦第一期藝訓班,當年追看電視風氣流行,好像是一份崇高的職業。

  記者:怎麼決定去考藝員?

  鄭:「總之比文員多姿多采,我沒想過要得到名與利,純粹希望有多些發展空間,反而是考了進去才發覺自己喜歡演戲和做主持。1976年簽第一份約為時3年月700塊,第二年加到800塊,第3年已經有1250塊,可惜佳視倒閉,過TVB立刻加到5000塊。不過由佳視到無線有2個月沒工作,十分彷徨,搞完遊行追討欠薪過後,靜下來就擔心自己是否要轉行?當年麗的接收了很多佳視藝員,但偏偏不要我。」

  一個轉折

  自稱為「跳樓貨」的嘟嘟,其實經歷著「你不要我是你的損失」,何家聊打電話找她做「Bang Bang響」的節目主持,而且加薪4倍,果真柳暗花明又一村。


  記者:收入好了一些。

  鄭:「700塊月薪已經不錯,象徵式給家裡100塊,希望負擔部分養家責任,亦令媽媽開心些,600塊用來搭巴士和食飯,我一直認為錢就是安全感,那時爸爸遲了拿錢回來就『搞不掂』,交學費也成問題,開門7件事,件件欠錢皆不成,自小我就明白箇中的彷徨。」

  努力唸書

  所以每年暑假,13歲開始嘟嘟就去工廠做暑期工,出了糧才有錢去旺角買舊書。

  記者:沒有想過放棄唸書?

  鄭:「買不起新書,反正年年新書內容只改一點,開學便抄同學的新版,可能爸媽一直強調起碼要中學畢業,所以我從沒想過放棄讀書。童年影響了我往後的人生,令我變得堅強,如果當時自己承受不到種種磨練,那可能是一個壞影響,好像看著同學什麼都有,家裡卻負擔不起,因而作出錯誤決定,慶幸我走了一條正確的路。」

  害怕感情

  童年陰影令嘟嘟不相信婚姻,甚至對男人女人有另一套抽象的看法。

  記者:為什麼會害怕婚姻?

  鄭:「弟弟出世之後,我才4、5歲,父母感情出現問題,吵了3年他倆分開,實在是一個很大的衝擊,不過更搞笑是父親離開7年之後再回來,最後他還是選擇離開,那幾年我看到很多事情,有很多的不明白,既然可以戀愛、結婚,可以生下我和弟弟,為何可以像仇人般?幾年來不停打架、扔東西發泄情緒、剪爛所有西裝,看著很驚,當然免不了找小朋友出氣,所以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陰影,不明白男女關係為何會是這樣?長大後到了青春期,對男孩子有感覺,我亦會懷疑最後會否演變成自己父母的境地?說到底就是怕。兩個這樣相愛的人,決定結婚,而且是一生一世的事情,卻落得如此收場,想著就怕得很。」

  不願結婚

  7、8歲的鄭裕玲已經決定一輩子不結婚,今天回首種種,她覺得是一生做得最正確的決定。

  記者:到現在想法也沒有變?

  鄭:「今時今日我覺得生命中可能有很多事情是決定錯誤,但直到目前為止有兩件事一定不會錯的,就是不結婚和不生孩子。出來社會做事,見到身邊朋友結婚生小孩,然後有人再結婚離婚。今天我覺得自己決定完全沒錯,所以很開心,無論這個男人我愛得多深,還是不會結婚,現在愈來愈多人這樣,不結婚、同居好了,不想承諾太多,不要小朋友。看到有些夫婦,分手時要分身家、分車,甚至分電視機、錄影機,多沒癮。」

  全心工作

  與愛人是兩個獨立個體,相愛極深,彼此仍需要空間,一種距離感。

  記者:結果全部心思都投進了工作。

  鄭:「我不喜歡和男友天天見,終日粘在一起,我要留一些時間給自己,童年陰影令我堅強,事事都要出頭,女人能頂半邊天,做我們這行一定非這樣不可,尤其初初入行給錯人家訊息,會被人誤會自己發姣,是狐狸精,所以一定要乾脆地告訴大家我是來工作,而我也無法接受自己不是用這個方法達至成功,所以我現在很舒服,沒有後悔。自己仍在浮沉時,看著別人用其他手段很快就上了位,但很快亦從此消失,我想自己是對的。不羨慕別人賺快錢?或者我仍有使命感和理想,想做些好戲給觀眾看,說出來是比較老土,畢竟香港是個以錢為重的社會,但我堅持做一個好演員,希望藉演戲感動人心。一定要捱過才知道成功的珍貴,我見過很多新人一出來就做主角,不懂得珍惜,未準備好就上位,結果收視不好被人批評,可能從此他再沒有機會。在佳視我沒怎麼工作,其實是給我時間準備,看很多戲,不管好或不好,又對著鏡練笑、哭,還有讀報紙,讓自己講話清楚些,因為我是外省人帶外省音,有時間就多些思考,等機會一來就緊緊抓著,不能讓機會溜走,否則一去不回頭。」

  不生小孩

  既然不結婚當然也不想要小孩。

  記者:你決定了不生小孩?

  鄭:「我的想法很自私,沒有小朋友喜歡去哪裡,關上門就可以去,生了孩子就要負責任,給他時間,我是害怕責任,簡單如養狗,也是一種責任,那時媽媽和我說:『你要專心讀書,你知不知道我們家每個月幫你交學費好困難』,這句話從此刻在我心裏,我就真的很專心讀書,可以一本書由頭到尾背完,否則覺得辜負了她,這也養成現在我對於很難才得到的一切,一定要抱報答之心,一定要用足心機去做,事情要求達到準繩,這都是童年陰影影響。」

  依靠自己

  童年陰影令鄭裕玲學懂另一樣更重要的事情:「不可以靠任何人,只可以靠自己。」

  記者:現在的感情生活怎樣?

  鄭:「任何人都可以離開你,認真選了一個伴侶,最後都可以反面,你說還可以信什麼人?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看著父母心裏很怕,所以我是個很難拍拖的人,後來領略人始終是需要一個伴,亦不打算獨身,怕悶,亦希望有人可以分享自己所思所想,像別人說病了也有人照顧,有一個伴侶是應該的,所以我21歲才拍拖,拍了9個月分手,入電視臺,認識了甘國亮,說來我的拍拖經驗不多,或者別人覺得我能幹吧,事業有成人家知道你,自然不敢追,和甘生拍了很久拖,有男友人家亦不會追我。我是個很保守的人,不喜歡太大改變,甘生拍了10年,呂方也有9年,我是個長情的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