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汉赋让你知道笛子具备的神奇功效!(组图)

乐舞文学赏析:汉赋・长笛赋

2019-10-13 00:00 作者:仰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汉赋・长笛赋・马融

融既博览典雅,精核数术,又性好音,能鼓琴吹笛,而为督邮,无留事,独卧郿平阳邬中。有雒客舍逆旅,吹笛为气出精列相和。融去京师,逾年,蹔闻,甚悲而乐之。追慕王子渊枚乘刘伯康傅武仲等箫琴笙颂,唯笛独无,故聊复备数,作长笛赋。其辞曰:

惟籦笼之奇生兮,于终南之阴崖。讬九成之孤岑兮,临万仞之石磎。特箭槁而茎立兮,独聆风于极危。秋潦漱其下趾兮,冬雪揣封乎其枝。巅根跱之𣙗刖兮,感回飇而将颓。夫其面旁则重巘增石,简积頵砡。兀㟺狋𦡼,倾𣅳倚伏。庨窌巧老,港洞坑谷。嶰壑浍𡷋,𡸞窞岩𥨍。运裛窏洝,冈连岭属。林箫蔓荆,森槮柞朴。

于是山水猥至,渟涔障溃。顄淡滂流,碓投瀺穴。争湍苹萦,汩活澎濞。波澜鳞沦,窊隆诡戾。𤀰瀑喷沫,奔遯砀突。摇演其山,动杌其根者,岁五六而至焉。是以间介无蹊,人迹罕到。猿蜼昼吟,鼯鼠夜叫。寒熊振颔,特麚昏髟。山鸡晨群,壄雉晁雊。求偶鸣子,悲号长啸。由衍识道,噍噍讙噪。经涉其左右,哤聒其前后者,无昼夜而息焉。夫固危殆险巇之所迫也,众哀集悲之所积也。故其应清风也,纤末奋蕱,铮鐄謍嗃。若絙瑟促柱,号钟高调。

于是放臣逐子,弃妻离友。彭胥伯奇,哀姜孝己。攒乎下风,收精注耳。靁叹颓息,掐膺擗摽。泣血泫流,交横而下。通旦忘寐,不能自御。

于是乃使鲁般宋翟,构云梯,抗浮柱。蹉纤根,跋篾缕。膺陗阤,腹陉阻。逮乎其上,匍匐伐取。挑截本末,规摹彠矩。夔襄比律,子壄协吕。十二毕具,黄钟为主。挢揉斤械,剸掞度拟。鏓硐隤坠,程表朱里。定名曰笛,以观贤士。陈于东阶,八音俱起。食举雍彻,劝侑君子。然后退理乎黄门之高廊。重丘宋灌,名师郭张。工人巧士,肄业脩声。

于是游闲公子,暇豫王孙,心乐五声之和,耳比八音之调,乃相与集乎其庭。详观夫曲胤之繁会丛杂,何其富也。纷葩烂漫,诚可喜也。波散广衍,实可异也。牚距劫遌,又足怪也。啾咋嘈啐,似华羽兮,绞灼激以转切。震郁怫以凭怒兮,耾砀骇以奋肆。气喷勃以布覆兮,乍跱跖以狼戾。靁叩锻之岌峇兮,正浏溧以风冽。薄凑会而凌节兮,驰趣期而赴踬。

尔乃听声类形,状似流水,又象飞鸿。氾滥溥漠,浩浩洋洋。长矕远引,旋复回皇。充屈郁律,瞋菌碨抰。酆琅磊落,骈田磅唐。取予时适,去就有方。洪杀衰序,希数必当。微风纤妙,若存若亡。荩滞抗绝,中息更装。奄忽灭没,晔然复扬。或乃聊虑固护,专美擅工。漂凌丝簧,覆冒鼓钟。或乃植持縼纆,佁儗宽容。箫管备举,金石并隆。无相夺伦,以宣八风。律吕既和,哀声五降。曲终阕尽,余弦更兴。繁手累发,密栉叠重。踾踧攒仄,蜂聚蚁同。众音猥积,以送厥终。

然后少息蹔怠,杂弄间奏。易听骇耳,有所摇演。安翔骀荡,从容阐缓。惆怅怨怼,窳圔窴𧹞。聿皇求索,乍近乍远。临危自放,若颓复反。蚡缊繙纡,緸冤蜿蟺。笢笏抑隐,行入诸变。绞概汨湟,五音代转。挼拏捘臧,递相乘邅。反商下征,每各异善。

故聆曲引者,观法于节奏,察变于句投,以知礼制之不可逾越焉。听簉弄者,遥思于古昔,虞志于怛惕,以知长戚之不能闲居焉。故论记其义,协比其象:徬徨纵肆,旷𤄾敞罔,老庄之概也。温直扰毅,孔孟之方也。激朗清厉,随光之介也。牢剌拂戾,诸、贲之气也。节解句断,管商之制也。条决缤纷,申韩之察也。繁缛骆驿,范蔡之说也。剺栎铫㦎,晳龙之惠也。上拟法于韶箾南籥,中取度于白雪渌水,下釆制于延露巴人。

是以尊卑都鄙,贤愚勇惧。鱼鼈禽兽,闻之者莫不张耳鹿骇。熊经鸟申,鸱视狼顾。拊噪踊跃,各得其齐。人盈所欲,皆反中和,以美风俗。屈平适乐国,介推还受禄。澹台载尸归,皋鱼节其哭。长万辍逆谋,渠弥不复恶。蒯聩能退敌,不占成节鄂。王公保其位,隐处安林薄。宦夫乐其业,士子世其宅。鱏鱼喁于水裔,仰驷马而舞玄鹤。

于时也,绵驹吞声,伯牙毁弦。瓠巴聑柱,磬襄弛悬。留视𥊲眙,累称屡赞。失容坠席,搏拊雷抃。僬眇睢维,涕洟流漫。是故可以通灵感物,写神喻意。致诚效志,率作兴事。溉盥污濊,澡雪垢滓矣。

昔庖羲作琴,神农造瑟。女娲制簧,暴辛为埙。倕之和钟,叔之离磬。或铄金砻石,华睆切错。丸挻雕琢,刻镂钻笮。穷妙极巧,旷以日月。然后成器,其音如彼。唯笛因其天姿,不变其材。伐而吹之,其声如此。盖亦简易之义,贤人之业也。若然,六器者,犹以二皇圣哲黈益。况笛生乎大汉,而学者不识其可以裨助盛美,忽而不赞,悲夫!

有庶士丘仲言其所由出,而不知其弘妙。其辞曰:

近世双笛从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龙鸣水中不见己,截竹吹之声相似。剡其上孔通洞之,裁以当簻便易持。易京君明识音律,故本四孔加以一。君明所加孔后出,是谓商声五音毕。


元・杨维祯《铁笛图》轴。(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参考语译

我博览古代的经典,精研术数之学,又喜好音乐,能自己弹琴吹笛。担任督邮这职位公务较少,清闲些。独自居住在郿县平阳镇中。有一位洛阳来的旅客,他住宿在客舍中,吹笛奏出《气出》、《精列》、《相和》诸乐曲。我离开京都洛阳一年多了,刚听到这音乐甚为悲壮,因此非常喜欢。我敬慕前辈文人王褒、枚乘、刘玄、傅毅等所作的萧、琴、笙等赋,想到只有笛还没有人为它做过赋,所以聊且作篇赋来充数,所以作了《长笛赋》。其辞如下:

籦笼之竹真是奇特啊,生长在终南山以北的悬崖上啊。托身于九重高山的孤峰上,下临万仞深的溪谷。箭竹篙竹是如此挺拔直立,单独在极危之地聆听风声。秋雨冲刷它的根部,冬雪积满了它的枝头。耸立在山巅之上是如此的孤危啊,承受着旋风将要倾落啊。它的身旁叠满了巨石,层层交错叠起。形势险峻,倾侧起伏,山谷幽深空旷,有港洞连通。山间沟壑深而平,密布了大小地洞灰暗不明。山谷回旋相绕,山冈连接不断,林中长满小竹蔓荆,麻栎朴树高大而茂盛。

于是山水汇流,水积不通池水决口。大水激荡滂流,就像木杵投入石臼一样注入隙穴。水流湍疾回旋,波声激扬澎湃,波澜就像鱼鳞片般相连不绝,浪峰浪谷高下起伏,沸涌喷沫,奔荡冲击。大水冲激山石,动撼竹根,大水是在每年的五、六月来到。(或者是一年来五至六次)

所以山间无路,人迹罕至。猿猴白天长啸,鼯鼠在深夜鸣叫,寒熊嘴巴开合,公鹿顾视颈毛,山鸡早晨群集,野雉清早鸣叫,有的求偶有的叫子,有的悲号有的长叫。一边走一边辨识道路,喧哗吵闹不已,它们在竹林的左右经过,这里各种声音杂乱,没有一个昼夜是停息的。

竹子生长在艰险之地,又积聚各种悲鸣之声。所以它应和清风时,枝梢迅速摇动,声音鸣响,好似绷紧的瑟而发出的乐声,又好似古琴号钟弹出高亢的音调。于是被流放之臣,被驱逐之子,被遗弃之妻,别离之友,如彭咸、伍子胥、伯奇、哀姜、孝己,这些人的精魂聚集在下风,聚精会神地注耳专听,不由得随之叹息,捶胸,悲泣,泪如雨下。通宵达旦忘记睡眠,不能控制自己。于是就派鲁班、宋翟,造云梯、立起高柱,踏着细根,踩着小草,胸伏着峭崖,腹部贴着山径,到了竹所生长的山顶上,匍匐在地伐竹。经过挑选截去根、梢,按照法度取材,乐师夔、师襄、师旷使它合于音律,最后让十二律吕都完全具备了,以黄钟为主调。以火挢揉烤直,斧头削得光滑,度量比拟,之后加以裁削。凿通磨光,竹屑纷纷坠落。外表用本色,朱色涂在内里,将此物定名曰笛,从笛声中可以观察贤士。

长笛摆放在东阶,八类乐器一起合奏。奏着音乐用餐,吃完时奏雍诗撤膳,以此伴君子享用美食。乐师们退出宴席,来到黄门走廊下继续练习音乐。重丘县的宋、灌二位乐师,还有郭、张二姓的名乐师。乐师及专业之士,在此修习音乐。悠游闲暇的公子王孙,他们心里喜爱五声的谐和,耳悦于八音之协调,就彼此相互聚集在园庭,详细欣赏乐曲的繁会丛杂,是如此的丰富啊!

就似花朵纷葩烂漫,确实可喜啊;如水波扩散广溢,真是奇异啊!各种乐声激荡冲击,真是令人称奇啊!众声繁多杂乱好似华丽的羽毛交错,激烈中转为急切。由郁积转而雷声大作,其响亮振动,愤激奔放。又好似云气旺盛周布四覆,突然声音又从地下响起,勇猛有力,就像响亮的打铁声,激切令人生寒。

乘着节奏声音聚集时又颠波起伏。听着笛声想像它的形状,状态似流水,又像飞雁。乐声如鸟翼掠水,水波摇荡,高飞远视,飞舞盘旋。众声郁结如雷声磅礴,又如水势浩荡汹涌,宏大错落。乐曲能与哀乐之情调适,声音节度井然有方。声调适度节奏规律,增减有次疏密恰当,声随微风轻拂纤弱奥妙,仿佛存在又仿佛消逝。

余音凝滞似乎消失,中间停顿之后再度奏起,好像光焰突然灭没又重新燃起。有人殚精竭虑的专一习练,工于演奏。其音水准凌驾了其他丝竹乐器,更在鼓钟之上。笛声如树木直立像绳结缠绕不断,宽容大度可容纳众声,与箫管乐器并奏与金石共鸣,互相演奏不争夺次序,来宣通八方之风。乐律既已和谐,哀声至五降而罢,曲调临近终了,余弦再次奏起,手指繁密而按,节奏紧密互相重叠,众音急促似蜂集或蚁聚,各种乐声混同合奏,到曲终而止。然后停下手来暂时休息,杂曲又再次奏起,其曲目令人耳目一新,让人心神为之悸动。有时安详舒缓徐和,有时惆怅低回。有时急急相求,忽近忽远。像是登高而下似要倾倒又复原,众音纠结,盘曲摇动。以手指循按笛孔或抑或隐,笛声也进入各种变化。五音纠结切摩如溪水之流,五音交替更代旋转,手指推移按抑,在孔间滑动,变化商音又生出征声,其曲精妙悦耳。

所以聆听乐曲的人,从节奏来观法度,并体察变化于章句之间,由此知道礼制是不可逾越的。听赏小曲的人,思绪遥想于遥远的上古时期,心情在忧伤中得到愉悦,以此知道长期忧戚者不能安闲悠居。所以论记笛声的意义,比拟它的形象,可以知道:笛子放恣纵肆,悠闲宽大,像似老子与庄子的气度;温和正直,柔而能毅,是孔子与孟子之道;激切明朗,清正严肃,是卞随、务光的耿介;愤郁之情不能和顺是专诸与孟贲的勇气;节奏分明断续清晰,是管仲与商鞅的慎谋能断之法;贯通舒畅,乱而能理是申不害与韩非的明察;意旨繁缛、络绎不绝似范雎与蔡泽的说辞;分割节制则如邓析与公孙龙的聪慧。于上则取法雅乐《韶箫》、《南籥》,中则取法度于雅曲《白雪》、《渌水》,于下则采制民间乐曲《延露》、《巴人》。所以无论尊、卑、美、丑、贤、愚、勇、惧之人,乃至鱼鳖禽兽之类,凡听到笛声,没有不像麋鹿一样吃惊地竖起耳朵,像熊攀树,若鸟伸足,像鸱之视,若狼反顾,拍掌噪呼欣喜踊跃不已。

他们各得其所愿,人人满足了自己的欲望。都会回到中和之道,使风俗淳美。听到笛声,屈原会快乐地回朝廷,介之推会接受晋文公之禄,澹台灭明会收殓儿子尸体而归葬,皋鱼节制了悲哭,南宫长万会停止弑君逆谋,渠弥不再起杀昭公之念,蒯聩能退兵,陈不占会变得有节操不怯懦,王公保住官位,隐士安居山林,农夫乐于耕作,百姓们都有房子安居。

蟳鱼将头伸出水面,驷马仰头而听,玄鹤也乐得跳舞。在这个时候,声乐家绵驹唱不出了歌声,伯牙毁弃了琴,瓠巴放松了瑟柱,磬襄放下了磬悬。他们张目直视,屡屡赞叹。早已顾不得仪容外表,坐立不安,拍掌之声如雷轰鸣,两眼忽开忽合,涕泪交流而下。所以笛声可以与神灵沟通,感动万物,抒写精神,晓喻志意。表达诚心呈现志向,率领大家起来作事,冲去杂乱思绪,洗去污秽之念!

从前伏羲氏造琴,神农氏作瑟,女娲制簧,暴辛为埙,尧帝的共工调和钟声,舜帝时的叔整理钟磬,他们销镕金属,研磨玉石,画上花纹图案,弄圆敲击,取木和土,雕玉琢石,刻木镂金,钻孔修凿。极尽巧妙,花费许多时日,然后才能成为乐器,声音才能像我们听的那样。唯有笛子,是按照它天然资质,不改变材性,砍伐下来吹奏声音就如此。这就符合简《周易》中所说的简易之道,是圣贤的事业啊!

如此六种乐器还须依靠二皇和圣哲才能为人赞扬,何况笛子生成于大汉,然而学者不能深识它可以助益大汉朝盛功美德,忽略而不加以赞扬,真是可悲啊!

有庶士丘仲,能说笛的出处,然而不知它的绝妙之处。其辞曰:近世双笛从羌人中产生,羌人砍伐竹子未能停止。龙在水中鸣叫却不现出龙身,羌人截竹吹奏声音颇似龙吟。在竹上打孔穿通竹节,裁如马鞭状,便易于手握持。京房先生深懂音律,所以本着原来四孔再加一孔。京房所加的孔是后来才有,这是所谓的商声,于是五音至此完备。

作者简介

马融,字季长,右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为东汉经学、文学家。他博通今古文经籍,世称“通儒”,安帝时为校书郎中于东观典校秘书。桓帝时为南郡太守,因忤大将军梁冀遭诬陷免官。后得赦复拜议郎继续在东观著述,同时教书授课,其学生多达四百余人,升堂入室者有五十余人,其中经学大师郑玄、卢植便出自于门下。

马融一生着书甚多,注有《孝经》、《论语》、《诗》等书,皆已散佚,清人编的《玉函山房丛书》、《汉学堂丛书》都有辑录。另有赋、颂、碑等二十一篇作品流传于世,后世学者辑有《马季长集》存世。


民国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三二七窟宋代伎乐轴。(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题解及赏析

《长笛赋》是马融的代表作之一,在文中一开始时就道出了自己作赋的原由,接着描写竹子生长的山势、水势乃至于动物的形态,之后又描写了竹子在清风吹袭下发出的声响及制笛的过程。到下一个段落描写长笛演奏的样貌,接着用古人的种种品格来形容笛声的特点,形容笛声的感化作用,可让人心乃至于万物得以转变。最后叙述笛演变的历史,文中赞扬它与其它乐器相比,可贵于制造时未多加工,合于简易。

此赋文字生动、秀丽,善用譬喻。以流水、飞鸿等辞句真实地反映长笛乐器的特点,将听觉之美转化为视觉,又将流放之臣、逐子、弃妻乃至于古代圣贤的人格都用来比喻笛子的高洁、美妙。

本赋篇幅极长,接近二千字,内容涵盖面甚广,分述如后:

文中首先讲述了创作动机:在机缘下于客栈中听到一位音乐家吹奏了上古雅曲:《气出》、《精列》、《相和》三首,甚为动容。

笛是最古老的吹奏乐器之一,它历史悠久,在黄帝时期的乐官伶伦曾以竹子作笛吹奏,笛通常为竹子制作,其表现力十分丰富,可演奏出连音、断音、颤音和滑音等色彩性音符,还可以表达不同的情绪;无论演奏舒缓、平和的旋律,还是演奏急促、跳跃的旋律,都给人愉悦超然的感觉。

此外,笛子还擅长模仿大自然中的各种声音,把听众带入鸟语花香或高山流水的意境之中。相较其它的乐器来说,笛子更具抽象、含蓄、朦胧的艺术特质,因此在中国历朝历代的文人雅士乃至于修炼人,都相当喜爱这乐器。而各种乐器都有文人为之作赋,唯独笛不曾有过,所以就做了《长笛赋》这首作品。

接着描述了竹子的生长环境:是在地势险峻,风景独特人难以到达的险境。风声、大水、乱石、猿猴、鼯鼠……等动物们悲鸣的叫声衬托了环境的险恶,此时大自然的各种声音与古时曾逢困境的人们:伍子胥、伯奇……们仿佛起了共鸣,所以派了名工匠鲁班与墨翟造云梯,克服种种困难取到竹子,再由上古乐师夔、师襄们依黄钟律定调才能制成笛,说明了笛的珍贵。

笛在完成后就在宫廷中,王者的宴席上演奏,完毕后乐师与贵族们开始谈音论乐,这个描述笛音的过程为本文的重点之一:

详观夫曲胤之繁会丛杂,何其富也。纷葩烂漫,诚可喜也……尔乃听声类形,状似流水,又象飞鸿。氾滥溥漠,浩浩洋洋……

乐声如羽毛交错,郁积奔放之状又如雷鸣,气音如波涛有高有低,如同天籁穿天入地,又飘散四方,若存若亡……作者以各种具体的事物高超地描绘笛声的画面,让人仿佛身临其境,变化万千的笛音隐于字里行间,接着笛声就入了另一段高潮:

繁手略发,密栉叠重。踾踧攒仄,……

文中“繁手”是指演奏乐器的一种高级的手法,在《春秋左传》、《后汉书》以及后世的许多文学作品中都可看到。演奏暂缓后奏弹之声仍交错杂落,变换曲调,而笛之声安闲悠缓,又给人失意伤感之情。短短几句就体现了吹笛者的情绪意境及高超技法。

聿皇求索,乍近乍远……

之后笛声迅速疾快,忽高忽低,忽近忽远,吹奏者手按着笛孔,声音低回隐隐现出了许多不同层次的声调变化,笛音浑然交错,如江水的流逝,乐器与五音作了完美的搭配,吹笛者将每个音都作了传神的吹奏。隐约通过乐音的描写与先王的礼乐之道与上一段贤士、王孙公子们的情绪彼此作了完美的呼应,接着再述说笛声的感化作用,也为全文思想的核心:

音乐足以人心转变,万物感动,通于神灵。

作者通过笛声的节奏与规律让读者体会到汉代儒生们的礼乐思想。

在下一段开始说理,善于聆听乐曲者可在音乐中观察音乐之法度规律,从中领悟先王的礼乐之道,之后连续使用八个排比句,以音乐述说着上古贤人的德行才智:

徬徨纵肆,旷瀁敞罔,老庄之概也。温直扰毅,孔孟之方也……

笛声可反映道家之道、贤士的节操、刺客的勇气、法家的决断力、纵横家的口才、名家的能辨。

为何能如此呢?只因笛音曲在雅乐部分取法于《韶箾》、《南籥》,中曲则有《白雪》、《渌水》,下曲则采制于《延露》、《巴人》……

笛对于各种乐曲都可兼容并包,不只于宫廷中演奏,在民间乡里间也广为流传,所以笛音让人人能各得其所,力量大到改变人的思维,改变各阶层的人们甚至鸟兽万物的举动,只因音乐可与神灵沟通,感动万物,表达个人的诚心并洗去污秽之念,净化灵魂。

最后一段则简述伏羲氏造琴,神农氏作瑟的历史,说明绝大部分乐器做工复杂需长时间才能精致能用,然而笛却是依照天然资质,无须多加修饰即适合演奏,正符合《周易》中所说的简易之道。最后再述说笛子生成于大汉,然而后世学者却不能善用,而不免喟叹,则是耐人寻味。

《周易・系辞》: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则易知,简则易从。

马融所在的东汉时期,朝政由外戚、宦官所把持着,贤臣良将逐渐遭排斥,政局朝纲日趋败坏,然而贤人治国却是崇尚简易,修身济民。

在这篇赋中可看出作者将儒、道二家的礼乐思维由浅入深的描绘,尤其文中关于音乐及人物品行的联想与描绘,更是启人深思,令人回味无穷。

有庶士丘仲言其所由出,而不知其弘妙。其辞曰:

近世双笛从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龙鸣水中不见己,截竹吹之声相似。剡其上孔通洞之,裁以当簻便易持。易京君明识音律,故本四孔加以一。君明所加孔后出,是谓商声五音毕。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