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川普与约翰逊联手抗左的天意(图)

2019-09-12 08:37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约翰逊与川普
约翰逊与川普(图片来源:合成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9月12日讯】【摘要:当年撒切尔与里根联手,对外打赢冷战,对内击败左疯,促使英美两大国繁荣。杰出保守派领袖同时在英美崛起与合作,是造福人类的奇迹。今天川普(特朗普)约翰逊又同时崛起并联手抗左,是上帝的拣选?】

川普总统上台前,且不提全球左派,即使在美国保守派内部都引起前所未有的巨大争议,相当一批强势、老牌传统共和党人不支持川普。但令无数人目瞪口呆的是,川普上任不到三年,大刀阔斧改革,不仅在国内政策上一一兑现几乎所有选举诺言,甚至做的比说的更多,成为美国历史上罕见的现象;而且在国际事务、对外关系上展示了美国政坛前所未有的强势态度,在消灭伊斯兰国(已基本被铲除)、制约北韩核武、遏阻中共一带一路全球扩张、跟中国打贸易战等等方面,都清晰明确地展示了美国维护世界秩序、公平商业竞争的决心。

有了川普这样强势的美国总统,已是自由世界的幸运,现又可谓双喜临门,英国产生了强势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他被誉为“英国的川普”,可想而知,他与川普的理念、政策等之接近。

英美有特殊的盟友传统,美国的独立革命虽是脱离英国而建国,但在基本理念上,美国是站在英国思想的肩膀上。从英国的大宪章(君主立宪,强调宪法政治)到洛克的人之三大权利(生命,自由,私有财产权),都是美国独立宣言和宪法的价值根基。美国立国之本的原则,基本是从英国搬过来的;美国的建国先贤,全都熟读、领会了英国主要思想家的巨著。所以可以说,没有英国的思想根基,就没有今天的美国。

里根与撒切尔联手的伟大贡献

而且从二战以来,英美一直是紧密联盟(并肩打赢了二战)。尤其在对抗共产苏联的时代,无论是天意,还是上帝的拣选,英国出现了保守党首相撒切尔夫人,同时期美国出现了强调道德信仰、力推资本主义的保守派总统里根。他们两位联手,对外抗衡红色苏联,最后促使苏联解体,打赢了冷战;对内双双打败左派政党,推动经济革命,走向减税、市场经济、民营化的推崇个体主义价值的方向。

如果不信上帝之手,那么撒切尔、里根的联手,就是一次精彩的巧合、偶然——因英美两国元首同时赶上保守派就不容易,而两位又都是各自政党内罕见的杰出领袖:理念真正清晰、坚持原则、敢于行动。在自由经济的立场上,撒切尔比里根更坚定。当时英国的左派势力远大于美国的;撒切尔首相用了更大的勇气和努力才击败了左派工会势力和工党,为市场经济和保守主义阵营做出了没有其他政治领袖可匹比的贡献。撒切尔夫人还领导英国打赢了福克兰群岛(马岛)之战,保卫了英国主权,并促使了阿根廷强人政权垮台,阿国走向民主。在这一点上她的勇敢和政治判断力也都超过了里根(战前里根对马岛之战不赞成,担心打不赢)。

撒切尔夫人与里根总统联手打赢冷战,促使苏联解体,东欧共产国家纷纷垮台,极大改变了世界的地缘政治,推动了全球民主!对内两人都打败了左派势力,促使了英美两大国的繁荣,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所以说,八十年代撒切尔和里根的同时崛起与合作,是一个造福人类的奇迹。

当代政治的第二个奇迹

今天,当代政治的第二个奇迹正在我们眼前发生,这就是美国出现了“第二个里根”川普,英国出现了“第二个撒切尔”(虽然不是夫人)约翰逊。

执政不到三年,川普的改革幅度和决心(更有成就)甚至被认为已经超过里根。而在此刻登上英国首相位置的约翰逊,其多年的理念和决心,无法不令人想到撒切尔夫人,和八十年代那场奇迹般的英美联手。

在当代政治领袖中,最能写作、作品最多的是英国首相丘吉尔,他甚至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没再给他一个诺贝尔和平奖简直是超级荒谬)。丘吉尔从政之前是战地记者,涉猎广泛,勤于笔耕。而今天的英国新首相可谓丘吉尔的传人。约翰逊也是记者出身,后担任英国大报的专栏作家,从八十年代末开始,写到今年7月他当选保守党领袖,直到出任首相。

当今世界任何其它国家领袖,都没有像约翰逊这样大量撰写关于世界各种事件的评论,对所有的政治、经济、文化议题都非常清晰。我大致浏览了约翰逊在英国《每日电讯报》从2004年至2019年7月的专栏目录和主要文章,发现他像大多数大报的专栏作家一样,什么都写,什么都评,从欧盟到美国,从中国到日本,从伊斯兰头罩到犹太人小帽,从奥巴马到希拉里,等等等等。文字之多,不仅在英国,可能在全球范围的政治领袖圈,也仅排在丘吉尔之后。

从约翰逊的文字可看出,他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强调减税、小政府、民营化等,厌恶左派。希拉里选总统时,他在专栏中批评她是“精神病院虐待人的护士”,还称奥巴马为“半个肯尼亚人”、对英国有“源自祖先的厌恶感”。现在约翰逊上台立刻就强烈推动英国脱离欧盟,也绝不是空穴来风或顺应保守派势头,而是早有思想脉络可寻;他不仅在撒切尔夫人时代就厌恶欧盟,而且在去年的专栏中疾呼:是站起来反抗欧盟恶霸的时候了!

崇拜丘吉尔,为他写传记

约翰逊不仅是从记者开始然后从政,在勤于笔耕等方面与丘吉尔相似,更重要的是,他把丘吉尔视为人生导师和楷模。在全世界人物传记中,除了耶稣传,最多的是拿破仑传,然后就是丘吉尔,截至2015年(他去世50周年)就有1663本(详见我2010年的书评《擦去丘吉尔头上的鸟屎》)。即使已经有了那么多的丘吉尔传记,约翰逊又写了一本丘吉尔传,可见他对这位英国前首相的推崇和钟爱。

在川普总统重建伟大美国、领导自由世界对抗伊斯兰主义和共产中国之际,英国有了同样保守派阵营的约翰逊首相,这很像当年美国里根与英国撒切尔联手,英美又一代保守派领袖如转世般“生而逢时”。这不仅带有传奇和属灵意味,更是现实层面的自由世界的幸运!

八十年代里根与撒切尔联手,打赢了冷战,重创西方左派,重振保守主义,恢复世界秩序。今天川普与约翰逊联手,对抗极端伊斯兰主义和共产中国、制约北韩、力挫西方来势汹汹的左派势力,真可谓历史重现。这是天意,还是人为?或许真如信仰者所说,这是“上帝的拣选!”无论你是否相信,这是一个带着天意的政治新景观,它会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令人充满期待。

 

——原载台湾《看》杂志2019年9月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