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事件未了 北京再出招“社会信用评分系统”(组图)

2019-07-09 13:53 桌面版 正體 19
    小字

近日,北京官方发布“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计划和发展纲要。外界发现,该计划欲完成“社会信用评分系统”的建立,但实质上这系统已沦为北京维稳的政治工具。
近日,北京官方发布“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计划和发展纲要。外界发现,该计划欲完成“社会信用评分系统”的建立,但实质上这系统已沦为北京维稳的政治工具。(图片来源:Pixabay/公有领域CC0)

【看中国2019年7月9日讯】近日,北京官方发布了有关“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计划和发展纲要。外界意外发现,该计划欲在2020年前完成包括香港、澳门在内的“社会信用评分系统”的建立。众所周知,尽管北京官方声称构建这个体系是为了经济发展与社会安定,但实质上这个系统已沦为其维稳的政治工具,其目的是全面监控公民的一举一动,乃至控制国民的言论与思想。

粤港澳大湾区将构建“社会信用评分系统

据海外中文媒体报导,广东省政府7月5日对外颁布《粤港澳大湾区建设3年行动计划》与《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

此两个文件公布的内容显示,在2018年至2020年这3年中,在包括港、澳在内的粤港澳大湾区全面性建构起所谓的“社会信用评分”制度与体系,并把这项规划定性为“重大国家战略”,称其为“推动一国两制事业发展的新实践”。

该文件的第42项载明,除了将研究制定该省的社会信用条例,以建立包括信用资讯的搜集跟共享机制、“红黑名单”和信用联合奖惩制度以外,也将推动跟港澳之间的信用资讯共享、信用评价标准之接轨、信用服务机构资质互认、信用产品互认等合作,并探索对区域内企业联动实施失信惩戒和信用奖励等措施。

学者:港人恐更不信任北京

中研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林宗弘今日表示,如果传闻真的有这样的计划,将进一步限缩香港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和自由,使得香港的治理越来越来向中国一般城市靠拢,就是被整合到“一国一制”当中。如果反送中运动没能有效阻挡《逃犯条例》,恐怕会使香港人面对更严重后果。

林宗弘还说,大陆其它城市没有香港的特殊性,香港还有司法独立,而且它的金融市场跟房地产市场的法治都很公开,所有房地产交易、金融交易透明度非常高,针对上市公司的资讯也都有充分揭露。“你(中国)自己的金融市场,外界是缺乏信心的。”

“任何来自外界包括美国的压力,都会是对香港目前抗争群众的一个帮助。”林宗弘说,200万人上街了,港人的态度也很明显,希望这些国际压力,能协助港人确保人权与权益不会被北京政府所侵蚀。

林宗弘亦提及,目前香港的行动是居于防卫性,比较不是扩散的,如今的诉求也没打算扩散到更大范围。若北京当局没有看清楚这态势,不做任何退让,使抗议继续延烧,可能会有更多大陆民众接受到相关讯息,反而会对北京当局造成不利影响,所以北京当局应慎重考虑。

林郑月娥在大湾区宣讲会上发言
林郑月娥在大湾区宣讲会上发言。(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大陆“社会信用评分系统”已沦政治监控工具

近年来,北京当局大力推行“社会信用评分系统”,24小时监控14亿中国人。在这套系统中被打低分的民众,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和限制。

根据《新纪元》2018年12月5日所出版的第611期中的相关报导,北京的强制性社会信用系统2014年首次宣布之后,计划在2020年推出完整的“系统”,政府可以透过这套系统来监控中国民众的网络言论和一举一动并给予评分,借此强化对民众的监控力度。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在2018年9月18日的一篇报导披露,北京当局已对几百万人进行了试点。每个人都被分配一个分数,满分800分;依据分数,每个人将获得奖励或者惩罚。当局计划在2020年让该体系完全运转,到时中国14亿公民都将被强迫带入这种有控制意味的社会信用体系里面。

在社会信用制度下,公民的评分依据之一是来自数量多达2亿的监控摄像头,而且数量还将持续增加。另一项依据是个人的政府纪录(包括医疗与教育记录),及财务和网络浏览历史,甚至包含跟谁打交道,整体分数可根据个人的行为实时变化。

除了个人行为被评分,该系统更采取连坐罚的方式。澳洲广播公司报导称,“如果你最好的朋友或父亲说了一些关于政府的负面言论,你也会丢分的。”“你和谁约会并最终成为伴侣也会影响社会信用。”

NSBO的分析师吉列姆‧科林斯沃思‧汉密尔顿于《金融时报》上撰文说,这套社会信用体系可以通过重新调校,产生出“爱国”分数,也就是评价一个人的观点在多大的程度上与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保持一致。

汉密尔顿还说:这就是北京政府推行这项社会信用体系的核心——“不仅仅是使用大数据来衡量信用得分,还要量化全体中国公民的政治倾向。”

目前,有些中国城市已启动试点计划以及制作黑名单,而且这些城市通过面部识别软件或鼓励民众举报等方式,收集违规者的资讯。

“个人信用”评分等级过低的下场

该报导表示,中国民众一旦因“个人信用”评分等级过低被政府有关机构列入“信用黑名单”,其个人的各种生活权益就面临了随时被剥夺的危险,如:无法买机票、不能搭火车(或者高铁);上网速度被限制、被限制购买房产、保险及禁止投资其他金融商品;禁止当事人或者其孩子就读最好的学校;甚至包含被限制出境。

据英国《独立报》报导,至2018年5月,北京政府已禁止1114万中国人乘坐飞机,和425万人乘坐高速列车,因为这些人已被当局列入信用黑名单。

据《亚洲新闻台》报导,北京政府开始限制“没有信用者”享受高档交通工具,已经有300万人被禁止购买商务舱火车票。

还有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中国“格斗狂人”徐晓冬,今年5月传出被评为“D级”,他除了被限制不得购买大众运输工具票券之外,也不能进入酒店和高尔夫球场,还不准新建、装修、扩建房屋,甚至连旅游渡假也被禁止。

另一典型的例子是中国记者刘虎,他因为曝光官员的腐败而被逮捕、监禁、罚款,也因此被这套社会信用评分系统打了低分。他曾告诉澳洲广播公司,他现在被禁止坐飞机与高铁,他的社交媒体帐号被吊销,也难以找到工作,因为“政府认为我是一个敌人”。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