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人上街 为抗争升级与国际介入带来合法性(图)

2019-06-13 09:56 作者:孔诰烽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6月12日,众多香港市民聚集参与罢市罢课罢工。
6月12日,众多香港市民聚集参与罢市罢课罢工。(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6月13日讯】69大游行当日,香港超过100万人上街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人数远超过当年有经济危机负资产与SARS瘟疫失控加倍动员的2003年反23条大游行,甚至超过了1989年的反北京戒严大游行。69大游行后还有为数不少的本土派年轻人在立法会一带尝试留守,在警方强力清场时发生冲突。

这次街头行动,只是新一波反中共强硬殖民的开始。雨伞后中共取消本土派年青人候选人参选资格、起诉运动领袖和其他活跃分子,以为这样便可以将香港人吓怕,将反对力量的组织破坏。但这次大规模群众怒吼,证明香港人是吓不倒的。原来的占领、本土运动领袖很多被关了被流亡了,新一代的领袖还会出来,群众在没有熟悉领袖带领时,也会自发行动。

或者有人会认为,只注重人数的和平示威,无论有多大规模,对现在越来越强硬的中共,已经无法构成任何压力。中共不会因为有很多人上街而妥协。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大规模和平示威本身不能有即时效果。但这不等如说大规模上街完全没有用。它最后能否起作用,还看上街后的后续发展,和香港人与反对运动领袖怎样应对这些后续发展。

大规模上街抗议,最低限度可以向全世界以清清楚楚的一个一个人头表明,香港人是强烈反对《逃犯条例》的修订。香港人大声说了不,政府如果还是硬闯,那便是毫不含糊的强暴了。若香港人没有大规模上街,保皇力量通过难以验证的伪签名与谎言,便可以制造香港人不是那么强烈反对甚至支持修例的假象,政府硬闯时,到底算不算强暴,便不是那么确定。作为毫不含糊和强烈的民意表达,上街还是重要的。

当然,现在中共已经是在习近平时代。中国曾有社会学家说,习近平和他同辈的一代领导人如薄熙来,年轻时做过红卫兵,红卫兵一代,特别是出身高干家庭的保皇派红卫兵的特色,便是不像他们前代的谨慎,不信“有理、有利、有节”的重要,觉得天下是老子的,老子有硬干的权利,要斗倒谁就斗倒谁,包围攻击外国大使馆也敢。

习近平下的中共在对美、南海、台湾问题上都是硬干,这次对香港是否也会硬来,无视上街民意强硬通过《逃犯条例》修订,甚至在修订后立刻抓反对派、外国人立威,还是很有可能的。

一个强暴受害人在受害时高声呼救,不一定能阻止暴徒,但清楚说不和拒绝之后,若暴徒还是硬来,受害者便有暴力自卫的权利。这样受害人在反抗过程把暴徒击伤甚至杀害,法庭也不会判受害人有罪。就算受害人没有暴力反抗,路过的路人听到呼救而介入,棒打暴徒,解救受害者,也是天公地道。

同理,在超过一百万人上街后,若政府仍视若无睹,强硬通过《逃犯条例》修订,到时有市民发动更激烈的抗争如罢工罢市罢课甚至占领或冲击,或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谴责制裁,便有了足够的合法性。当然,若果泛民一如以往,在和平游行之后,还只顾谴责之后可能出现的升级抗争或外国政府介入,那便等如让市民游行的努力,前功尽废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