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國人民不可能為敵(圖)

2019-06-09 12:12 作者:沈喬生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1943年4月12日,一群美國空軍的士兵在和一群中國孤兒玩騎大馬的遊戲。從左起分別是斯美特中尉,懷特軍士,布蘭寧軍士,威廉・德軍士和包爾頓中士。(網絡圖片)

A

這些日子,關注中美貿易戰的人很焦慮,事態的發展令他們憂心忡忡。我也很受影響。美國政府把眾多中國企業都放入制裁名單,而中共國也接連播放「抗美援朝」的電影,兩國關係已經烏雲密佈。是不是還要風雨如磐?

有關兩國貿易戰的文章已經汗牛充棟;假的真的,各種消息滿天飛;五花八門的各種評判、預測,如犁地一般早就把土壤深翻多遍。所以,無須我再置喙,這篇短文想談另外一些事情。

先假設一下,如果第十輪談判之後的分裂沒有發生,協議順順當當簽下來了,那會是一種什麼情景?可以想像,神州大地陽光絢爛,各等媒體一齊發聲,高調宣傳我們國家取得了決定的勝利。於是,美國農民生產的大豆、牛肉豬肉、高科技產品開始源源不斷地運往中國。而中國的服裝、鞋襪、輕工業品也重新大批大批地進入美國市場。其他小國家也會加額慶幸,似乎世界柳暗花明。所有的一切和現在大相逕庭。

這不就等於說,是少數人在一剎那間決定了,兩國之間是陰霾層層,還是陽光絢爛。由不得要問,歷史的進程是誰決定的,是人民群眾?還是個別人在一瞬間決定的?

這是一個高深問題,暫且擱起。

B

目前的情況是,兩國政府談判已經瀕臨破裂。那麼人民呢,兩國人民之間的關係如何?他們之間的景況怎樣呢?

一個朋友告訴我一件事,這是他幾年前在機場親眼目睹的。在飛機上,這個朋友旁邊坐著一對美國夫婦,帶著一個男孩一個女孩。飛行途中,一家四口都在談論一個女孩子。朋友聽明白了,這對夫婦到中國來,是為領養一個中國女孩,她將成為兩個孩子的妹妹。他們談得十分熱烈,這對夫婦已經做好了各種準備,在美國家中,為她佈置了房間,聯繫了學校。兩個孩子也為未見面的妹妹準備了禮物。

下飛機了,通過海關後,有關機構把女孩送到機場來了。那個朋友剛好看見,一剎那,他震驚了,中國女孩瘦瘦的,鼻子旁長著一個大瘤子,瘤子上密佈著鮮紅的血管。兩個美國孩子驚呆了,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妹妹是這麼副模樣,遲疑著不敢上前。美國婦女上前摟住了中國女孩,喊道:「快來看看你們的妹妹啊!」他們還是不上前,婦女又說:「妹妹多麼美麗可愛啊!快把你們帶來的禮物給她!」

男孩和女孩這才期期艾艾上前,把精心挑選的狗熊和唐老鴨送給了他們的中國妹妹,他們擁抱了她。

這樣的故事不是個例,不少美國人到中國來領養,都選擇了有病的孩子,他們不是不喜歡健康的孩子,而是想把他們帶回家去治病,給孤兒一個健康、明亮的未來。不久前,我們還聽說一對美國夫婦,領養了一個廣西的孤兒,把她培養成國際女子體操比賽的亞軍。

這樣心懷慈悲和善良的人民,可能與中國人民為敵嗎?

我有時要到美國去。有個朋友對我說,如果中國不強大,你們在國外就是一個劣等民族,就要遭人欺侮。

我感謝他的關心。美國是個移民國家,美國人來源於世界各國。誠然,這個移民的原籍國家是否強大,是否自由民主,確實很重要。但是,相比之下,他們更看重的是這「這一個人」,他是不是誠實,是不是勤勉工作,是不是對周圍鄰居友善?我們在小區裡散步,不時會遇上一個印度人,或是英國人、日本人、越南人、瑞士人,甚至伊朗人,如果你樂意,都可以熱情地打招呼、進行交流。大部分美國人不會把一個人和他的出生國強行聯繫起來。他們不想那麼多。

即使發生了貿易戰,直到現在,還沒有遇到一個美國人對我們歧視,抱有敵意。我們可以直截了當地說,WE COME FROM CHINA(我們來自中國)。他們依然友善、熱情。因為他們明白面對的是一個具體的人,和貿易戰沒有關係。在這片土地上,只要誠實、守信,都能贏得尊重。

當然也許有例外,我沒有碰到。個案始終會有。

美國的奧斯卡、好萊塢電影、NBA籃球等等,在世界範圍內有巨大的影響。在中國,我經常能遇上科迷,詹迷,被他們的痴迷舉動所感動,其實他們愛的是人類的極限能力和體育精神。

自豪,帶點瘋狂;熱情,帶著剽悍;坦率,帶點自大。這是我對美國人的粗淺看法。

C

那麼中國老百姓怎麼看美國人呢?

以前有一個電影,是說抗日戰爭時期,美國飛虎隊的一架飛機被日軍擊落,飛行員成功跳傘,被中國老百姓救起。他們精心為他治療傷勢。日本兵來搜索飛行員了,他們與之周旋,作出了巨大的犧牲,終於讓飛行員勝利返回。電影在嚴峻中飽含深情,十分感人。

電影故事是根據真實素材創作的。這不正說明,中美兩人民之間有著用鮮血和生命凝結的友情嗎?

歷史在某一個時刻可能會遺忘,但是,歷史和人民不可能永遠忘記。

中國許多老一輩的科學家和學科帶頭人,有幾個不是美國大學培養、熏陶出來的?如果要寫下他們的名字,足足可以寫幾大篇。在這些名校中,在導師的循循善誘下,他們樹立了自由、民主的意識,養成了嚴謹的為科學獻身的精神。這一代人對中國的進步、發展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由此可見,許多中國人,尤其是文化層次較高的中國知識份子,對美國和美國人民的好感有著深厚的基礎。

而歷史上造成兩國巨大隔閡的朝鮮戰爭,完全是金家和斯大林所拜賜。

有人說,在西方列強中,真正幫了中國的,也就是美國。

大部分善良、理性的中國人是恩怨分明的,除非那些對真相置若罔聞的人。

當然,中國人對美國的文明建設也起了重要的作用。中國對美國也有「恩」。十九世紀中葉,在美國建築「太平洋鐵路」時,有1.2萬華人勞工加入其中,他們承擔了最艱苦的築路工作,付出了鮮血和生命的代價,他們的幽靈至今在枕木下飄蕩。

時至今日,已有幾百萬華人在美利堅的土地上生活,和美國人和睦相處。不少華人都在高科技領域工作,做著尖端研究,他們為美國和世界科技發展作出了卓越的貢獻。現在中國每年都有數萬青年學子赴美留學,他們年輕好學、富有生命活力,積極充當了兩國科學、教育交流的民間使者。

在全美各地,中餐館星羅棋布。餐館裡總是熙熙攘攘,來用餐的不僅有華人,還有來自世界各國的美國籍人。他們在這裡盡情地享用東方美食,真可以說是舌尖上的中國。

在橫跨大洋的飛機上,我多次看見中美合璧的小家庭。有的男的是中國人,女的是美國人;或者女的是中國人,男的是美國人。他們說話親熱,甚至還接吻,一點不避人。入夜了,女的抱著嬰兒,枕在男的大腿上,男的隨手用毯子把她們母子蓋上。

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就是這般水乳交融。

D

很多歷史事件,從短期看是政治家起決定作用。但是從長遠看,就不盡如此。人民的力量和影響力是長遠的。因為人民是浩瀚的海洋,是廣袤的土地,是人類綿延、歷史進展的最大主體,他們最終要制約政治家。再偉大的政治家,就是升到天上去,最終都要落到土地上。

政治是利益的紛爭,從來都是朝三暮四,翻手作雲,覆手作雨。相比之下,人民的感情相對要久遠得多,深長得多。只要中美兩國人民互不為敵,事情都可以逆轉,衝突也不會長久。如果兩國人民之間懷著深刻的仇恨,那就有大麻煩了。

現在的中國人,很多人都醒了,醒了的人要他再昏睡過去是很難的,要他們重新做回井底淺蛙,也是很難。

那些鼓吹戰爭,動不動就把別人說成漢奸的,從骨子裡講不是大多數。

我們以前說,戰爭的偉力存在於人民之中。現在我們同樣說,和平的偉力也存在於人民之中。

我們不是說,中美兩國有一千條理由成為和平相處的大國嗎?我們不是說,要創建人類命運的共同體嗎?一紙協議簽不下來,就全拋腦後了?就全不作數了?美國的政治家可以蠻橫。我們中有的人也可以滿口開炮,西安以東都可以毀於核戰。誰給了這個權力?人民會答應嗎?

貿易談判必須以兩國人民的最大利益為出發點,沒有其他的出發點。

現在信息發達,貿易戰的起因、過程,分歧在何處,到處都能看見,只要不是信息閉塞的人,不是屁股決定腦袋的人,都有基本認知。

中美兩國人民不能為敵,不僅是願望,而且是信念!不是個別人的想法,而是億萬人的信念!

(原文有刪節)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