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六四临近 北大学生集体抗议(图)

2022-05-17 10:29 桌面版 正體 71
    小字

北大学生深夜集体抗议并当众拆墙。左图为学生聚集场面截图,右图为部分被拆的金属板墙。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北大学生深夜集体抗议并当众拆墙。左图为学生聚集场面截图,右图为部分被拆的金属板墙。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2年5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报导)据网友推特上传视频,北京大学学生5月15日晚聚集,集体抗议学校建墙隔离。金属墙最后被推翻,学生担心事后被追究。法媒称,中共二十大之前,民众的不满开始传了出来。自六四“天安门事件”以来,中国正经历最动荡时期。

据法广报导,为实现社会面清零,北京管控措施越来越严厉,北京大学出现的学生抗议事件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发生的。事件的起因是,5月15日晚,学校在没有征求意见和发出公告的情况下,趁着天黑紧急施工,把北大几千名学生居住的万柳宿舍区与教职员工区“一隔为二”,围了起来,学生这边被封锁后,学生们不能从公寓进入“社会面”,不能点外卖,进校也受限制,而那边的教职员工可以自由进出,引发学生愤怒。

大约晚上22点30分左右,聚集的学生挤满了马路和二楼的露台。从视频上看,聚集起来的学生黑压压的一片,学校先后两位领导赶来平息事件,第二位是副校长陈宝剑,声明是来解决问题的,后来有学生动手拆隔板,同学们欢呼起来,副校长似乎为了与学生“保持一致”也加入了拆墙行动,陈宝剑要求学生散去回到宿舍,他用喇叭向学生高喊:“大家防疫为重,先不要聚集,有序回到宿舍。”

陈宝剑又说:“如果大家信任我,你们登好记,咱们一一谈话。”此话引来学生嘘声一片“不信任”!隔离墙被拆了,23点左右,同学们逐渐散去。

有截图说,学生代表请两位领导签不追究站出来的学生的承诺书,但到场的两位领导似乎对此的态度都不爽快,暂时未签。一些同学担心当局会“秋后算账”。事件发生不久,微博有关北大的话题和视频已被屏蔽。

参加当晚活动的学生匿名发出的帖子称,“今晚见证了死灰复燃的北大学生斗争传统,北大万柳住宿生因为不满学校差别化的封闭政策开展了大规模的聚众示威反抗。”

还有人写道,“幸运的是,过了一百年了,我们校园里的学生还是这么生猛、充满活力。看来所谓国民性绝非是与生俱来的,只是挨催眠挨久了,一点一点便愚钝 了。”

推特转发的一则评论说:“这起事件让我觉得北大的同学多少还是有点勇气的。我向来是有什么忍受着什么,说实话,在万柳的兄弟们面前有点惭愧。我一向悲观的是现在的北大跟五四精神没啥关系,现在看来还是有一些传承在里面的。”

 

 

法国《观点》日前发文说,中共二十大之前,阴云正在聚集,民众的不满开始传了出来。自“天安门事件”以来,中国正经历最动荡时期。

5月11日,一则上海年轻居民抗议当局将他送往“隔离营”的对话在中文互联网上热传。视频中的年轻男性居民援引法律称防疫人员无权强行拉核酸检测呈阴性的“密接”人员去方舱隔离,并拒绝被转运。一名身穿印有“警察”字样白色防护服的人员威胁称:“如果你拒绝被转运,将会受到治安处罚。处罚以后,要影响你的三代!”这位市民回答说:“这是我们的最后一代,谢谢!”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代,谢谢”从年轻人口中说出的这句悲怆且决绝的回应引起了大量网民的共鸣,有网友评价称“太震撼了,于无声处听惊雷”,传递出“最富悲剧最为深刻的绝望”,而“最后一代”很快就成为了社交平台上网民的热议话题。

时事评论员张杰表示,习近平要用“封城清零”打败病毒,保存他英明领导的面子,保住二十大的位置,保住中共红色江山。但这是一场无法取胜的战争,别说习近平就是人类也无能为力,只能与病毒共存。但习近平无路可走,正如美国政治理论家汉娜·阿伦特指出“极权主义根本特征在于它要持续不断地进行斗争,斗争,再斗争,永远没有休止。极权主义的统治之维系,离开这种无休止的运动,便将宣告破产,运动停止之日,也就是极权主义的毁灭之时。” 

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多年前就在文章中说出另一个“最后一代”,那就是中共政权将终结于中共红二代。

冯崇义写道:刚愎自用的习近平在集权之路上顺风顺水,通过中共十九大的认可而达到顶峰,一统江湖、一言九鼎。但是,物极必反、盛极而衰。习近平的铁杆拥趸是红二代顽固势力,他们的影响力正是在此时达到顶点而开始走下坡路。但是,中国党国没有形成能够接盘的红三代接班团队。“打江山”的红一代有足够的机会和能量,相当程度上让他们的后代集体接班。无功受禄而“坐江山”的红二代,则不再有这样的机会和能量。红二代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那个特定的封闭环境下接受红色教育,形成带有“红色基因”的思想文化传承和人脉关系。他们的后代则不再有那样的环境氛围,也不再稀罕那种“思想纯正”和太多规矩拘束的党国体制。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来自寒门的其他社会力量对世袭特权的憎恶日积月累,根本不能容忍国家政权以世袭的方式落入红三代手中。2015年有学者借助鲁迅的文学语言在网络上推出“赵家人”这一概念来讽刺红二代权贵家族,立即不胫而走,引起广泛共鸣,人心向背可见一斑。 这样一来,无论红二代们如何标榜他们的“红色基因”和“思想纯正”,无论他们如何折腾,他们的权力都不可能有红三代来接续传承,党国体制不是在红二代手中终结,就是与红二代一起终结。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