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中共高官的大秘们最终都是什么结局?(图)

2021-12-30 12:1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原中共甘肃省委专职副书记孙伟升任湖北省政协党组书记
原中共甘肃省委专职副书记孙伟升任湖北省政协党组书记。(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1年12月30日讯】据陆媒报道,临近年底,原中共甘肃省委专职副书记孙伟(1961年12月出生)终于“卡点”过关,升任湖北省政协党组书记(接替黄楚平湖北政协主席一职),成为在大秘的行列之中跻身正部级的官员之一。

三大副部级秘书外放后晋升缓慢

孙伟与李炳军(原江西省委专职副书记的李炳军,已升任贵州省长)、李军(现任海南省委专职副书记)并称当年外放地方的“三大副部级秘书”。除孙伟外,李炳军为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秘书,李军为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的秘书。

孙伟早年与李炳军同在国办二局供职。从2000年6月份,孙伟开始担任时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的秘书,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吴邦国升任排名第二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时,孙伟被明确为正局级秘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吴邦国委员长办公室主任。2008年3月吴邦国连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时,孙伟得以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身份晋级副部。这比李炳军晚了一年,更比李军晚了至少4年。直到2011年吴邦国退休前两年,孙伟也得到机会“外放”山东。

而李炳军出生于1963年,早年在化工部工作,一直到出任部长办公室副主任。1991年6月李炳军调入国务院办公厅后一路拾级而上。中共官方资料并未公开过李炳军是从何时服务于朱镕基的,其公开简历显示直到2000年11月才任国务院办公厅正局级秘书(朱镕基办公室主任),不过其时朱镕基已在国务院任职将近10年。事实上,李炳军调入国办的时间几乎是与朱镕基1991年4月被增补为国务院副总理同时。

朱镕基卸任后,李炳军继续服务于朱镕基,直到2007年升任国务院办公厅副部级秘书,以朱镕基办公室主任的身份组织出版了多部朱镕基的著作。2013年李炳军结束国办22年的仕途生涯,得到一次“外放”江西出任副省长的机会,从此前途打开,2015年“入常”并兼任赣州市委书记,2018年则更进一步跻身江西省委专职副书记。

李炳军最先晋升正部级

多维新闻此前刊文称,3人仕途时序虽有参差,但是年龄相当、经历相似,其共性恰恰体现了一个中共前领导人秘书的正常轨迹。一般来说,他们靠近权力中枢,提拔晋级较早,李炳军、李军以及孙伟3人晋升副部级的时间分别为44岁、42岁和43岁——这相比大多数副部级官员来说动辄50岁以后晋升来说可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不过,也正是因此,他们缺乏到基层到地方积累政治资本的途径,因此晋升管道往往受限,非“外放”地方几乎别无他途。所以说,往往“少年得志”却总是起大早赶晚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其实,按中共官场潜规则,副部级官员如果有机会晋级,其晋升正部级大约需要10年左右时间,而这3人则在副部级职位上分别徘徊了13年、17年和17年了。

这3人,率先打破沉闷局面的是李炳军。2020年11月,贵州党政主官齐换帅,少数民族女官员谌贻琴升任贵州省委书记,而李炳军则跨省顺位接班,终于跻身一方一线诸侯。

相对来说,孙伟在3人中年龄最长,与李炳军相差两岁,而这两岁却可能造成仕途的云泥之别。2021年12月,孙伟在刚好满60周岁的时间节点再度跨省,终于在二线岗位解决了正部级待遇问题,算是“卡点”延续了5年的政治生命。

尽管省级政协主席仅是一个二线的闲差,但能够在最后的仕途周期里得以跨进正部级行列的毕竟凤毛麟角,“折”在这一门槛的人实在不胜枚举,而高层前秘书又能如何?推力往往只能帮助他们选择一个相对来说更好的起点,却很难决定他们能走多远。

比如,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两任大秘丘小雄、项兆伦,分别止步于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文化部副部长任上。

李军仍在海南省副省级位置上徘徊

目前,3名副部级秘书之中,仅李军一人有悬念。现任海南省委专职副书记李军(生于1962年),其仕途经历与李炳军颇多类似。早年,李军也先在国务院部委入仕,一直到出任文化部市场局副处长。与李炳军调入国办秘书局相对,1990年李军调入中办调研室。其时李瑞环刚刚在六四事件后调入北京不久,成为分管意识形态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其后,从1993年开始,李瑞环连任两届全国政协主席。据称,李军一直奉命负责保障李瑞环。

2003年年初李瑞环卸任,李军随即于当年夏天“外放”贵州担任省长助理。李军此后的仕途经历曾一度快于李炳军,他2004年底“入常”兼任贵州省委宣传部长,3年后主政省会贵阳,当2013年李炳军南下江西时,其已然晋级贵州省委专职副书记。不过,随即李军亦迎来仕途天花板。2016年他转战海南,但仍然属于原地踏步,至今可以已经当了7年的地方省委专职副书记。

按惯例,2022年上半年海南会召开地方党代会,届时年近六旬的李军必然要面临不再提名“入常”的形势,中共可能会给这样一个老资格副部级官员一个“安慰奖”。

責任编辑: 杨天龙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