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救人就是救己(图)

2021-07-18 16:05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一天,徽商因事坐船过长江,见到有数人落入江水中。
一天,徽商因事坐船过长江,见到有数人落入江水中。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天道昭昭,因果循环,善恶有报绝非虚言,很多时候,世人未必能看透,救别人其实也就是救自己。

以下两篇是从清《寄园寄所寄》之《座右编》与《续人镜阳秋》摘录的短文。

(一)佚名徽商救书生 被救者知恩图报

明朝万历年间,有位不知名姓的富有的徽商,在九江一带经商。一天,他因事坐船过长江,见到有数人落入江水中,原来这些人所乘的船只被强盗劫持,他们不仅财物被洗劫一空,而且还被推入江中。

富商看见江水中有人在呼救,马上让自己的船员将船靠拢过去,把落水者一一救出。被救的七人是举人,都是前去京城应试赶考的。善良的富商让他们换上干净的衣服、给他们食物,还在渡过长江后,赠予他们旅费。富商没有问他们的姓名和籍贯,也没将自己的姓名告诉他们。

第二年,七人中有六人中了进士,其中一人是福建莆田人方万策。八年后,方万策被朝廷任命为御史,到嘉兴和湖州一带巡视。

时任嘉兴知府的屠冲阳为表示欢迎,在府邸之中大摆宴席,款待方万策。当时富商因为做生意赔光了本钱,已卖身到屠知府家作仆人,正好也在酒席上伺候客人。

在酒席上,方万策看到他觉得十分眼熟,就招呼他上前,细细询问他的来历,并确认他正是当年救命的恩公。方万策遂离席长跪道:“恩兄在上,我就是被救的七人中的一个啊。”

说罢,方万策回首对屠知府说:“我想为我的恩公赎身,大人可否同意?”屠知府自然应允。

很快,方万策帮富商买回了卖身契,让他恢复了自由身,还请商人到衙署住了一个月,并赠予他上千两银子。他还将恩人找到的消息告诉了另外几个被救的人,那几个人此时也都做了官。他们听说后,也纷纷赠予商人钱财。商人以这些钱财为本钱,重新开始做生意,生意做得是顺风顺水,不久后又成为一名富商。

(二)汪应鸣两次脱险皆有因

清朝光绪年间,安徽休宁人汪应鸣在襄阳充团练守卫长江。团练,是当时民间自发组织起来的自卫团体。由于社会动荡、流寇增多,有些团练乡兵对于往来行人,但凡怀疑是贼人的,不由分说就拿下甚至杀掉。这样鲁莽行事,难免会伤及无辜。

一天,几个团练乡兵发现有来自四川的两个商人脚下沾满了泥土,似有远行之色,再观其言行,认为他们是贼人,就挥刀想将他们斩杀。汪应鸣上前阻止大家道:“焉有不问而枉杀之者?”于是将二人绑缚交到官府。

官员审问他们时,二人出具了往来进货买卖的凭据,果然是正当经商的商人,并非贼人。官府又找来与他们交易之人,也证明他们的身份不虚。两个商人得以免死。因为离去匆忙,他们没有来得及询问救命恩人汪应鸣的姓名。

过了没多久,一伙儿流寇突然跑到襄阳,烧杀抢掠。汪应鸣在混乱中逃到江边,想乘船离开。然而烟水茫茫,不见一艘摆渡船。他又呼喊藏在芦苇中的船家,希望可以搭救自己,但却没有人回应。正焦急间,忽见一艘船中有人探头出来,这人见是汪应鸣,马上将船驶到岸边,让其上船。原来船上之人正是之前被他搭救的两个商人。汪应鸣遂脱离险境。

后来,汪应鸣又因为替人打抱不平,被人告到官府,他只好离开安徽。在乘船过江的前一晚,他所住的旅店中有人大声哀哭,十分凄惨。汪应鸣询问店小二,才知是一名远来的客官患了重病,一直滞留在旅店,因为银钱花光,店主人要将其赶出去。汪应鸣心下恻然,便赠与那位生病的客官很多钱财。

因为耽误了时间,汪应鸣没有赶上当日的渡船,只得等第二天再走。第二天上船时,船家告诉大伙儿:“昨天此时狂风骤作,很多船只都翻了,死了很多人。如果你们昨天来,现在已在鱼腹中了。”

責任编辑: wendy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