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6世纪欧洲大瘟疫 在英国小镇戛然而止(图)

2021-02-14 05:30 作者:任凤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英国小镇 Eyam parish church。
英国小镇 Eyam parish church。(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欧洲历史上经历了2次大瘟疫的袭击,第一次黑死病(Black Death)约在14世纪40年代肆虐了整个欧洲,造成了大约7500万-2亿人死亡,根据估计,这次瘟疫爆发期间的欧洲、约有占人口总数30%-60%的人死于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致死人数最多的流行病之一。

第二次,同样的瘟疫又多次侵袭了欧洲多地,如:意大利鼠疫(1629-1631年)、塞维亚大鼠疫(1647-1652年)、那不勒斯鼠疫(1656-1658年)、伦敦大瘟疫(1665-1666年)、马赛大瘟疫(1720-1722年)、波斯鼠疫(1772-1773年)等等。

伦敦瘟疫大流行

伦敦大瘟疫是英国本土最后一次大型的鼠疫传播,发生在1665年至1666年期间,当时仅伦敦一地就有约10万人丧命,相当于当时伦敦市总人口的四分之一。随着死亡的增加,恐慌情绪在整座城市的民间挥之不去,由于市民害怕直接接触而受感染,遗体被草率地丢弃,马路旁边是挤满死尸的大坑。

政府下令扑杀所有猫、狗,造成老鼠数量攀升。当局发出指示要日以继夜地在城区内燃烧大火,用焚烧辣椒、啤酒花和乳香等各种具有强烈气味的物质,抵御细菌在市内散播,同时也强烈敦促市民吸食烟草以吐出烟雾,保全自己。

人们开始自制香囊、香盒,里面放有龙涎香、麝香等,带在颈上、挂着腰间、拿在手上来抵御感染瘟疫。

肆虐的疫情在伊姆小镇戛然而止

但是这些政策收效并不明显,根据记录伦敦的死亡人数仍旧在不断攀升,到了1665年9月以后,每周更有7,000人死于疫病之中。并且疫情扩散、渐渐影响到英国的其他区域。

在一片满目疮痍之中,位于曼彻斯特东南侧35英里的小村庄伊姆,发生了英国历史上一件最英勇的壮举,而这也是疫情止步的主要原因之一。

1665年的夏天,黑死病波及伊姆。一个伦敦商人把裹有跳蚤的布料样品寄给了当地的裁缝亚历山大.哈德菲尔德(Alexander Hadfield),瘟疫就此传播开来。不出一周的时间,哈德菲尔德的助手乔治.维克斯(George Vickers)便在黑死病的持久煎熬和极度痛苦中离世。很快,他家里的其他人也相继染病身亡。

为阻止黑死病蔓延到北部,继而摧毁其他城镇和社区,伊姆村的村民们意识到,他们只有一个选择:实行隔离。

村民们用石头在村庄外垒起一圈围墙,并发誓绝不会越过围墙。它不仅要确保村民们被关在隔离墙内,还要确保将其他人拒之墙外。尽管有些村民试图离开,但伊姆村的大多数乡亲们依然坚忍地接受了眼前的困境,并对上帝起誓要留下来。

他们在围墙的岩石孔,把用醋泡过的硬币放在孔里。他们认为,醋可以给硬币消毒。周围村庄的商人会把钱取走,然后留下一捆捆肉、粮食和小饰物等日用品。

随着死者越来越多,伊姆村也渐渐开始瓦解。道路毁坏破败;庄稼落在地里,无人收割,花园无人照管,杂草丛生。空荡荡的街道和涂抹着白色十字架的大门。你还会听见在那紧闭的房门之后有奄奄一息的人在哀泣。村民们真的是跟死神住在一起,不知道谁将会成为下一个被瘟疫吞噬的对象。当村里石匠去世后,村民们只好自己刻墓碑。村民埋葬死去的亲属,他们把绳子绑在死者的脚上拖着走,以避免与他们接触。

虔诚祈祷和信仰将病毒压到

截止到1666年8月,黑死病疫情已给伊姆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344个村民中已经死亡267个。死亡约75%。当时人们认为,那些没有染上黑死病的的人身怀特异功能,因而不会得病,另一些人则认为是某些信仰仪式和虔诚的祈祷将病毒压倒了。

14个月后,鼠疫的传播迹象在伊姆的周边地区开始减缓,没有再进一步向北侵袭。黑死病自发消失了,正如它降临的时候一样令人猝不及防。生活重返正常轨道,商贸也开始复苏。

现今的伊姆村已成为附近重镇的交通要道,一切都看似美好静谧,而那一块块在黑死病中丧生的牌匾,还在不断提醒人们450年前的那段悲惨的经历。

責任编辑: 任凤鸣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