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饿死叫营养性死亡 中共叫兽有多邪恶?(图)

2020-11-27 19:00 作者:江南游子 桌面版 正體 10
    小字

饿死叫营养性死亡,中共叫兽有多邪恶?
饿死叫营养性死亡,中共叫兽有多邪恶?(网络图片)

2013年,山东大学数学教授、徐州师大特聘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孙经先教授《关于我国“三年困难时期”人口变动问题的研究报告》一文,对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三千万”进行了驳斥,认为那是谣言。孙教授的研究成果得到了很多专家学者的支持与认同。报告很长,有30万字,内容很“专业”,引用了大量数据,没太看明白,很难作出自己的判断。但结果是明白的,就是:饿死3000万是谎言,实际只有不到250万。对错的评判,应该是专家学者们的事。但由此话题,却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因为这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我一直在犹豫是否写出来。

去年的年初二,我们一家陪着父母去了一趟马鞍山四伯伯家,这是自2009年新年去看了哈尔滨的三伯伯一家,8月又去贵阳看了二伯伯一家,2010年9月去了山东淄博看了大伯伯一家之后的又一次家庭聚会。在中午的饭桌上,聊到一个话题,比较沉重,也比较敏感。从一定意义上说,还是个禁忌。然而我相信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而历史的本来面目迟早是要还原的。其实这个话题对我而言不算陌生,很小的时候,就听父亲说过,但那个时候不懂生活的沉重,没太在意,这次重听,因为对那段历史多少有了一点新的认识,感觉便又大不一样,特别是有妻子和女儿在场,觉得对她们而言,也是个教育。

对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那场灾荒,父母称之为粮食艰钜,我们都是听说,或从书上隐约知道一点,都不详细,艰钜到什么程度,很难想像。有一点大家稍加注意,就可以发现,1960至1962这三年出生的人很少。记得母亲曾经对我们说过,那时父母刚结婚,父亲参加工作组去宣城农村搞社教,即“四清”运动(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说得具体一点,就是在政治上坚定走社会主义道路,在思想上与资本主义决裂,在经济上杜绝贪赃枉法,在组织上纯洁队伍。概括起来已经抓农村的阶级斗争,促进生产),母亲去宣城看父亲,下车后,买了一个饼一路走着,刚吃了一口,就被后面的一个人冲过来抢了走,母亲吓坏了。饼被抢本身没什么,因为母亲那时是第一次离家出远门,第一次遇到抢劫,自然是吓的不轻。其实那不是真的抢劫,人饿极了,是顾不上什么尊严与法律的。那时的抢劫,主要是抢吃的。

去农村搞社教的工作组去了三个月,人人都饿的瘦得变了形,虽然他们是城里去的,有粮票,可村里什么都没得卖,粮票也不管用。工作组每个月便以开会的名义,把大家召集到公社,然后做一点馒头什么的,卖给大家带回去,可以吃上几天,改善一下。这是工作组,有这个条件与便利,当地的村民就没那么好过了。都说旧社会是人吃人的社会,但这次饭桌上父亲所说的人吃人的真实的故事,却不是发生的旧这会,而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三年自然灾害刚过。事情的发生地,就是他蹲点的公社。一个死了丈夫的妇女独自带着三个小孩,但不久,小孩一个个地失踪。那个时候人吃不饱,也没有力气去找,直到两年后,饥饱问题解决后,再回来头来查,发现是一个邻居小青年吃的。从他家的灶台边放炉灰的坑里发现了三个孩子的骨头。这个小青年最后被执行了枪决,而失去三个孩子的妇女,在现场悲伤的把坚硬的地下抓出一道道的深沟。

据说当时的情况是,这个小青年实在饿的受不了,就把邻居家的孩子骗到家里,杀了吃。其间,一个朋友经过他家门前,闻到里面有香味飘出,便进去,见他在吃说骨头汤,问他在吃什么。他告诉朋友说偶尔抓了个免子,炖了点汤吃。便讨了一碗吃了。吃完后又说其父在家饿的起不了床,想再要一碗还回去给父亲吃。因为是朋友,不好推辞,便给他盛了一碗拿回去。朋友的父亲吃了后,说还想再吃,朋友没法,只好再来讨要。便又盛一碗。结果,朋友的父亲因为年纪大了,有点经历,吃第一碗时,因为太饿的缘故,没能细嚼。吃第二碗时便觉得味道不对,产生疑惑,说这好像不是野味。当然也只是怀疑。直到自然灾害过去,工作组来了之后,这件事被查出来,这个朋友父子才知道自己吃的是人肉。

妻子出身于军人家庭,生活条件虽不算富裕,但也一直不差,没有受过苦,也没有看过别人受苦,有时和她谈起社会上还有很多食不裹腹、衣不蔽体的事,基本不信。对于这样的故事她更是闻所未闻,并且也绝对不会相信。但这次,父亲在饭桌上闲聊时,说出这样的事,并且是父亲的亲历亲闻,由不得她不相信,听后她很惊讶。其实这件事,父亲很多年以前就说过,妈妈也和我们说过她去宣城时被抢受惊吓的事,我是知道的,并且这几年,随着一些五六十年代的情况的逐步透露,我越来越觉得这样的历史是真实的,只是没有得到官方的正式承认而已。但不承认不代表不存在。

当然,这样的事情,也只是孤证,并不能证明真的就饿死了3000万。在我看来,孙教授的研究成果中,究竟死了多少人已经不重要了,不管饿死多少人,确实有饿死人的现象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250万,那也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让人诧异的是,孙教授研究成果中所谓“营养性死亡”提法,即有几百万人,不是死于饥饿,而是因为缺营养。不知是我愚钝,理解能力太差,还是孙教授的研究成果太高深,我想不明白营养性死亡与饿死有什么区别,我只知道,长期处于饥饿状态的人,是肯定缺营养的,碳水化合物也是营养。因为此,我便对这个研究成果产生怀疑。因为这就像近年来的所谓“保护性拆除”、“休假式疗养”、“自主性坠亡”、“临时性强奸”、“破坏式试验”一样,孙教授想通过偷梁换柱的方式,把直接饿死的数字降下来,这明显地有掩盖某种事实的嫌疑。仅此一例,孙教授研究成果里的其它内容、数据,就有理由怀疑。这就像法庭上,有过作伪证前科的人,其所作的证词不能采信一样,论文中只要有一处有作假的嫌疑,其它的论据,我都有权力怀疑它的真实性。欲盖弥彰,倘若没有此事,何故躲躲闪闪。

250万以下,我看这个结论就是个二百五的结论。

責任编辑: 玉亮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