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的生命线——“创世主赋予的自由”(组图)

2020-11-03 04:54 作者:夏闻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川普 看中国 荣誉会员 美国 独立宣言 自由
美国总统川普(左)和前副总统拜登(右)在最终回2020美国大选总统辩论中。(图片来源:BRENDAN SMIALOWSKI,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大选还有几天就要揭晓结果了,双方的支持者们都认为,这是近代美国最关键的一次选举。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共和党、民主党的对立,已经发展到了难以调和的程度,双方所想要的美国未来,是完全不兼容的。近年来民主党已经被极左意识形态绑架,左倾到要不惜打碎传统的“美利坚合众国”,再建一个变异的“社会主义专制美国”的地步了。

美国国父们在1776年创立了美利坚合众国,到了今天,虽然国父们所设立的总统、国会和最高法院等机构还在,但是在美国内部,早就有一种和美国价值相左的意识形态,在大约1个世纪前,就开始生长,在近50年来,更是快速蔓延,到了2020年,它已经企图要杀死美国了。

美国的本质是保护来自创世主的自由

《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是美国最核心的立国文件,《独立宣言》是美国的精神基石,而《美国宪法》是这种精神在国家架构上的具体化。

《独立宣言》中开篇就说:“所有的人是被平等创造的,他们的创世主(Creator)赋予了他们一些不可被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

这里的关键角色是创世主,民众之所以能有真正的自由和不可剥夺的权利,是因为在创世主之下,人们有本质上的平等。

1776年7月4日,美国独立宣言由第二次大陆会议于费城批准,此为会场旧址。
1776年7月4日,美国独立宣言由第二次大陆会议于费城批准,此为会场旧址。(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美国的本质是保护公民自由,而自由的来源则是因为创世主的赋予,并不是来自政府或者某党某人。

因此,《美国宪法》所设计的政府是一个权力被多重限制的小政府,政府应该尽量少的干预民众生活。19世纪的那些美国总统们,和20世纪的现代美国总统们对比鲜明。

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平均每年只发表3次公开演讲,第二任总统亚当斯只有1次,第三任总统杰斐逊是5次,而第四任总统麦迪逊这个数字甚至是0次。

现在美国总统每年一月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说(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是1913年从威尔逊总统才开始的,之前从1801年到1912年,美国总统们都是通过书面致函方式,由他人在国会代读。

用今天的标准看他们,早期的美国总统们多是无为而治、沉默履职,他们尽量少的使用权力,因为他们明白《美国宪法》对政府地位的设计。自由并不来自政府,政府只是按照宪法来保护自由。

传统美国的另一个高明之处是政教分离,尽管不同信仰对创世主有不同的解释,但他们做人的道德规范却是基本一致,民众可以自由选择,政府不会迫害某种信仰。

当一些人忘记了创世主 自由也随之变异

但是,随着近代各种唯物学说的影响,一些人开始忘记《独立宣言》的实质,只把《独立宣言》当作是一份言辞优美的历史文件。

当一部分美国人逐渐忘记《独立宣言》中所说的创世主才是自由的来源时,他们也就在一步步偏离了美国的本质。

正像后来担任美国第三任总统的杰斐逊在1785年所警告的:“如果我们拿掉了自由的坚定基础,那种在人们心中的——自由是上帝赋予的信念,那自由就不会长久。”

从上世纪初,一些美国的政治精英们开始把政府摆向了最高位置,开始扩大政府权力来改造社会,自由也随之发生变异。

1913年至1921年担任总统的威尔逊,他也是美国历史上唯一拥有博士学位的总统,他在1912年为竞选写了一本书,题目就叫《新的自由》(The New Freedom),他在书中提出了一种“成熟的自由(mature freedom)”的概念,认为“成熟的自由”包括“自我解放”、“从自身和外部自然界得到更多”等。

而要实现这种“新的自由”、“成熟的自由”,就意味着政府必须行使更大的权力,干预公民的生活,重新分配社会资源等,就必然会伤害到公民的那些在《独立宣言》中所讲的“不可被剥夺的权利”。对此威尔逊回应道:“这个国家的一些公民从来就没有走出《独立宣言》的框框。”

威尔逊说:“你知道杰斐逊说最好的政府是行使权力最少的政府……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美国现在和将来都不应该是对个人事物不加限制的地方。”威尔逊还说:“我想像不到权力会起负面作用而不是只起正面作用。”

如果说威尔逊已经开始迷惑美国公众对自由的理解,那1941年罗斯福总统提出的“四大自由”就是对自由最糟糕的扭曲。这“四大自由”是指人们应该享有四项基本自由:言论自由(Freedom of speech)、宗教自由(Freedom of worship)、免于匮乏的自由(Freedom from want)和免于恐惧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

前两项自由是《美国宪法》中规定保护的。但要实现第三项“自由”,政府就要使用权力,把财富从一部分公民手中拿走,转移到另一部分公民手中。而在美国国父们的设计中,政府是没有这种权力的。况且人心的需求无止境,匮乏永远没有一个客观的满足线,免于匮乏的自由意味着政府必须大规模重新分配财富,而且是以随意定义的标准。

罗斯福之前的20年,美国甚至都没有个人所得税。而罗斯福却开始征收最高税率高达75%的所得税,以用来进行财富再分配。从罗斯福开始,美国政府走上了高税收、大政府的道路。

从那时起,“创世主所赋予的自由”,已经开始被政治人物扭曲了,政党和政治人物设计的所谓“自由”开始掺杂其中,而这种“人为自由”将会一步步演变为对民众的绑绳。

取代创世主的企图

人心的欲望需求无止境,美国60年代在约翰逊总统时代进一步迈进大福利社会。约翰逊总统发起了“向贫困宣战”和“伟大社会”运动。在极短时间内,约翰逊就发布了一系列总统令,扩大福利计划,提高税收,进一步急剧扩大政府权力。

约翰逊总统的施政措施和1966年出版的《美国共产党新纲领》吻合度如此之高,以至于美共书记霍尔称:“我们共产党人支持‘伟大社会’的每一项举措,因为我们的梦想是社会主义。”

再发展到今天,美国左派们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是财富的再分配,他们要寻求改变社会的方方面面了。2008年在大选前夕,奥巴马宣称:“再有5天,我们就可以从根本上改变美利坚合众国了。”

在共产主义思想的深度渗透下,左派们大力煽动不同收入者之间的对立,不同性别人群之间的对立、不同肤色种族之间的对立。他们认为政府不仅应重新分配财富,还应重新定义人们的生活方式和道德体系。

近些年来,左派们开始改变传统家庭结构的定义,开始规定什么言论是所谓仇恨言论而不能被允许,开始加速改写和抹黑传统美国的历史,开始操纵媒体控制人们被允许得到何种信息……

2009年,《新闻周刊》杂志的记者Evan Thomas这样描写奥巴马:“从某种角度上,奥巴马站在国家之上,站在世界之上,他是某种上帝。”

左派们最终想要的政府,已经不满足站在公民之上了,它要开始取代创世主。它的最终目的是杀死在创世主之下的美利坚合众国,建立一个在它之下的“社会主义专制美国”。

2020年发生的种种,美国左派们已经把他们的意图清晰的表现给了大众,尤其在今年早些时候的大规模骚乱中,如果不是川普在总统位置上稳定大局,那时的美国可能就已经发生剧变了。

美国大众也看到这鲜明的对比,所以今年提前投票的人数远超上一次,创下纪录。

几天后的美国大选,如果川普落选,那传统的美国将难以继续,一个可怕的社会主义极权国家很可能会在北美大陆出现。

而如果在绝大部分媒体和科技公司都严重左倾的情况下,拜登还是失败了,那就意味着左派们还是低估了美国人的传统,低估了“创世主赋予的自由”在美国人心中的位置。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