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手拿笔 一手执枪 中共利用纽国技术加速军事现代化(图)

2020-09-07 16:09 作者:乔夫 唐诚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新西兰 中共 军事 技术
中共要实现军事现代化就必须依靠外国技术。(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9月7日讯】(看中国记者乔夫、唐诚综合报导)近期新西兰中国问题专家、坎特伯雷大学教授Anne-Marie Brady发表研究报告《一手拿笔一手执枪》(Holding aPen in One Hand,Gripping aGun in the Other),深度剖析中共为谋求军事扩张所诉诸的种种手段,及其如何利用民间渠道从新西兰窃取技术,服务于中共军事现代化的野心。

中共窃取海外技术加快军事现代化

中共建政以来,除了通过政治运动和战争手段获得国民对其政权的认可,同时也在积极的向外扩张势力范围。达到这种目的的手段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利用间谍、统战和所谓的“大外宣”;而另一方面则是实现军事称霸,后者尤其为近年的中共统治者热捧。

根据Brady教授的分析,中共正将其军队从陆基军事力量转变为多面性的全球军事力量。然而掣肘的是其技术短板,尽管中共长期目标是自给自足,但在目前要实现军事现代化必须依靠外国技术。

文章指出,邓小平时期,中共开始密集接触西方,使中共开始获得西方包括美国的大量军事技术。在1989年镇压民主运动后,欧盟和美国实施了禁止向中国销售军事技术的禁令。但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等人的强烈游说下,美国放宽了制裁措施,允许向中国销售民用军事技术。

中共的军事野心到习近平上台后表现得愈发突出,其对周边地区也呈现更多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意图,包括在南中国海增建军事设施、武力施压台湾及中印边境军事摩擦等。有分析认为,在武汉肺炎全球流行后,中共对外展现的军事更加强硬,与中共一贯以武力消除异己的做法一致。

同时,由于习近平全面向毛泽东时代回归,中共也积极的开展全球间谍活动,窃取最新的技术为其军队升级服务。2017年,中共通过了新的《国家情报法》,可强令民众为其充当间谍,中共组织部也早于2008年启动了“千人计划”,以吸纳海外人士为其窃取高新技术,而中共军队则是这种技术窃取活动的直接受益者。

新西兰在中共扩张中的位置

Brady教授指出,对中共而言,新西兰是一个容易猎取的目标。除了新西兰本身拥有高科技公司和一流的科学人才,新西兰也是五眼联盟成员、北约合作伙伴。同时新西兰靠近南极洲,拥有先进的南极科研计划,这对于急于占领极地资源,同时扩展其北斗系统的中共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

由于新西兰与中共的贸易关系,之前的国家党政府对此疏于防范,因此被中共视为骇入欧美高端科技体系的一个后门。尽管新西兰政府在军事技术和信息转让方面立场明确,并且是《武器贸易条约》和《瓦森纳协定》的签约国(注:《关于常规武器与两用产品和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协定》,是一项由40个国家签署,管制传统武器及军商两用货品出口的条约。),但官方渠道的限制依然不能禁绝中共利用多种民间渠道的渗透。

Brady教授认为,与中国打交道不仅仅是获得经济利益那么简单;事实上,这种危险关系已给新西兰带来了严重的国家安全问题。

新西兰政府已公开承认,有外国已多次对新西兰发起恶意网络活动,而目标对象也涵盖广大的新西兰公民。另一方面,中共有针对性的对新西兰的政治体系予以干预,NZSIS安全总干事强调,中共“通过国家直接出面或及授意代理人,以结交和捐赠活动为媒介”进行干预。她说:“这种干预涵盖政治的方方面面,并且发生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层面。”

落入陷阱的民营企业

显然,在中共眼中,新西兰不只盛产牛奶和奇异果,中共也要利用新西兰的地位获取西方的科技,以实现其军事现代化。

Brady教授指出,新西兰的工业部门规模虽小,但技术先进且以出口为导向。而中国恰好是这些公司的重要市场,也是投资来源,高额的利润使新西兰对可能的安全风险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

中共通过民营企业合作方式获取新西兰技术已壮大其军事实力,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与位于汉密尔顿的太平洋航空(Pacific Aerospace)的合作。太平洋航空是一家生产轻型飞机的新西兰公司,太平洋航空的P-750-XSTOL飞机在非正规跑道上有出色表现。P-750的独特之处还在于能够承载超过其实际重量的货物。

2014年,北京汽车通过其子公司北汽国际(香港)购买了太平洋航空50%的股份。时任国家党贸易部长Tro Groser赞扬北汽-太平洋航空技术合作,称:“这种关系表明,我们不仅向中国出口乳制品和羔羊,我们而且还出口技术。”

2016年,太平洋航空公司被曝出违反联合国禁令非法出口飞机到朝鲜,后因此被罚款7万4千元纽币。

北汽和太平洋航空合资后,已采用太平洋航空的P-750-XSTOL作为中国首架无人机货运飞机的模型。2017年,中国媒体报导称,改装的无人机正在作为军用货运飞机,以在困难的山区上空运送物资。据称另一种版本的P-750可被改装为用于军事目的的轻型攻击机。

不过,据Stuff报导,太平洋航空集团首席执行官Mark Crouch表示,他的公司于2014年与北汽合资,旨在提供飞机以帮助打开中国的通用航空市场,并不知道其飞机会被改装为无人机。

另一个民营企业合作方式的例子是光启科学。这家大陆企业的历史并不光彩,据称其创始人刘若鹏利用从杜克大学偷来的技术,通过偷拍下来的资料,创立了该公司。

2014年,光启科学与基督城的Martin Aircraft签署了投资协议,而后者的主要产品是个人喷气飞行背包,而该产品具有潜在的军事及搜救用途。

同在2014年,光启科学与新西兰航空导航服务提供商新西兰航空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在新西兰开发近地发射业务。2016年,光启科学在阿什伯顿的一个农场发射了名为Traveler的近太空气球,由于其高精度监测能力,亦可用作亚轨道间谍卫星。

据Brady介绍,中共通过新西兰民营企业获取军事科技的例子还有很多,包括机器人智能语音交换平台、智能硬件等。

新西兰教育系统的后门

对中共而言,利用教育交流的名义窃取其他国家的尖端科技,可以说是一贯策略。多年来,中国向海外大学派出大批学生,表面进行民用研究,实则将技术用于军事用途。尤其那些来自中共军队或附属研究机构的人员,为了便于进入敏感研究领域,他们会修改及隐瞒真实身分,谎称自己是普通学者。

Brady教授在文中列数了新西兰各所大学与中共军方附属院校的合作细节。

首先是梅西大学,该校与中共军方附属院校有着广泛联系且开展业务多年。2005年,梅西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属的石河子大学建立伙伴关系。梅西大学更是通过授予彭丽媛荣誉博士学位的方式,拉近了与中共高层的关系。

2017年10月,梅西大学和合肥的Iflytek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Iflytek以语音识别技术人工智能而闻名,其技术正在由公安部领导的国内监视项目中使用。梅西大学的一名王姓教授成为Iflytek资助的教授,并从Iflytek获得研究基金。王教授是一位人工智能专家,其研究包括自动驾驶汽车和语音处理等。

据悉,这名王教授在梅西大学工作的同时,还是浙江工商大学的杰出教授,浙江省千人计划成员。他还是至少七名国防科学技术大学的国际博士生导师,这些学生都从事与军事相关的研究,其中五名学生已经毕业,现在在解放军下属大学工作。

王教授的学生之一是中国国防科大高级无人系统专家。无人作战系统是解放军军事现代化项目的重中之重。2016年,时任国防科大校长的杨学军中将称“无人作战平台”将成为“武器装备的核心”,并敦促教职员工“对无人作战、包括无人地面车辆关注。”

国防科技大学和梅西大学合作的无人系统研究所在院系,同时设有无人军事系统实验室。根据中国国家985计划,该学院拥有一个“无人战斗系统”平台。在梅西大学接受培训的中共军人,现在从事无人化作战的研究。

与梅西类似,奥克兰大学也与中国的西北工业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有合作项目,而这两所大学都是典型的军事院校。而其他诸如奥克兰理工大学、奥塔哥大学、坎特伯雷大学都与中共军方院校保有合作项目,不断为中共提高军事能力提供催化剂。

文中提到,早在2018年,奥克兰理工大学工程研究学院一名中国留学生被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和新西兰移民局联合调查,因为他的工作有军事目的。

对于这些大学而言,与中共合作显然是经济快车道,只要配合中方,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留学生或研究资助。从短期收益来看,这种选择似乎很精明,但也许这些学校并未意识到这种科技输出的长远危害,如果这些新西兰大学因此而失去了美、欧同仁的信任,其失去的就将不仅仅是短期的经济利益。

Brady教授相关研究发表后也引起本地大学的反弹。梅西大学表示:“一旦学生离开梅西,我们对他们的去向或未来工作的公司没有任何控制权。”奥克兰大学表示:“我们与我们在中国的研究合作伙伴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并一直在合作伙伴之间转让技术。我们不知道有任何直接的军事用途。”维多利亚大学副校长说,该大学采取了严格的措施,“以确保该大学的教职员工和研究人员进行的工作符合新西兰的法律和法规框架。”

用立法制止中共渗透

在研究报告中Brady教授呼吁:新西兰必须采取行动,包括采取立法手段,以保护战略技术的知识产权,维护自身经济利益。

她认为,中共利用民间渠道服务于军事目的的做法,不仅威胁新西兰国家安全,而且还有损经济、国家声誉、道德准则和知识产权。实际上,很多国家都在截断中共暗渡陈仓式的军事技术攫取。新西兰如果不能积极应对,势必会被盟友排斥。Brady教授举例说,2020年英国建议组建“D10”联盟,新西兰就未被纳入。

Brady教授认为,新西兰签署了一系列国际公约和协议,同时还有国家法律的支持,可以处理部分中共盗取军事技术的问题。但是这些法律也存在缺陷,无法完全管控以学术交流形式实现的军事技术转让。要完全解决问题,新西兰除了实施立法外,还要提高广大公众,包括企业和学术机构对相关法律的认识。

Brady教授在文中列举了一系列可以利用的法律措施。例如根据《战略物资条例》,新西兰的任何实体,都应禁止开发、生产或部署任何最终与军事用途相关的产品或技术,除非获得外交和贸易部长的许可。同时,新西兰海关总署有权力在战略物品出入境时进行搜查和扣押。Brady教授认为,新西兰现行法律存在一个不足,即某种商品或技术是否具有军事用途的评估完全由有关实体自己进行,这无异于让偷猎者自己维持治安。

另一个例子是新西兰2017年通过的《外层空间和高空活动法》,该法明确禁止在太空中部署任何武器或军事基地。任何实体要发射高空飞行器,必须获得部长发布的许可证。据悉,该法实施后,前文提到的光启科学或任何其他中国公司未再进行近太空发射。

根据《情报和安全法》,新西兰的两大情报机构GCSB和SIS被责成搜集新西兰境内的军事活动情报。但和世界其他国家的情报机构一样,这两个部门中精通中文且通晓中共情况的情报人员少之又少,阻碍了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

2020年5月,新西兰国会紧急通过《海外投资法》修正案,要求凡是涉及军事和军民双重用途技术、安全防卫技术的关键直接供应商、敏感数据以及媒体公司的任何销售业务,都要经海外投资办公室审查。

Brady教授认为,中共在新西兰的隐秘活动早已超出军事范围,中共利用新西兰洗钱、明目张胆的渗透和干预新西兰政治,都严重损害了新西兰声誉。目前新西兰政府已举行两次针对外国干涉的调查,以审查中共在新西兰的政治干涉活动,并提出解决措施,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Brady教授认为,新西兰没有类似于美国政府的《马格尼茨基法案》(2012)或《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2016)的立法,可以惩侵犯人权者,同时新西兰也没有设立外国代理人法。

文章最后,Brady教授提出了一系列政策建议,她认为新西兰应该重新评估与中国的关系,并给双边关系中存在问题的领域设定更好的界限。政府应审查整体中国战略,包括科学外交。政府还应确定哪些经济部门最有可能成为中共军事技术转让战略的一部分。同时她也敦促新西兰的学术机构和民营公司,不应协助中共实现军事现代化。新西兰的大学和企业界应与政府合作,在维护安全和道德问题的同时,还要维护学术自由和知识产权。

西方对中共利用民间窃取军事技术产生警惕

不仅仅在新西兰,中共利用海外高校合作为其发展军事技术的做法也引起了许多西方国家的关注。

7月底,美国斯坦福大学智库胡佛研究所也发布了一份报告《全球参与:重新思考研究企业的风险》(Global Engagement:Rethinking Risk in the Research Enterprise),揭示多达115家美国大学和政府资助的研究实验室与中共军方有着密切联系。该报告发现了由美国研究者与中共军方下属的七家大学(又称“国防七子”)的研究人员联合撰写的254篇科研学术论文,而一些中方论文合着者实际上参与中共秘密武器研究计划。该报告指出,这种合作允许与中共军队有联系的机构“从源头上收获美国科研成果,并将其转移到中共的国防研究和武器计划开发中”。

胡佛研究所调查发现自2007年至今,中共已派出2,500多名军事科学家和工程师出国学习,但同时掩盖了其军方背景。胡佛分析师表示,学术界与中共军队之间建立如此紧密而广泛的合作关系,极大地威胁着国家安全。“如果(美中)发生军事冲突,这种学术转移可能会侵蚀或削弱我国的军事优势,从而带来致命的后果。因此,从国家安全上来看,这种威胁是十分严重的。”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乔夫 唐诚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