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侵华 惨绝人寰的张家口崇礼大屠杀(图)

2020-08-31 12:05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被共匪焚毁的崇礼西湾子主教座堂旧照。
被共匪焚毁的崇礼西湾子主教座堂旧照。(网络图片)

(一)中共又一次大屠杀

今天我们完全知道了一件惨绝人寰中共屠杀崇礼县人民的事实。

事实是这样:本月九日,察北共军陈宗昆约三旅之众,乘国军恪遵停战令不采任何行动的当儿,突然攻占距张家口九十华里的崇礼县城,盘据三日,到十二日方由国军予以收复。在共军攻入县城的三日间屠杀焚烧无辜的男女老幼千余人,男的多遭剖腹剜心,粹脑裂尸,女的多遭割乳劓鼻,刺刀乱刺。血手所及,连七八十岁的白发老人和幼稚的儿童,都不免一死,崇礼养老院被放火焚烧,院中老人逃出者仅一人,其余全部变成了焦炭。不满十岁的儿童,被共军挽到街上当皮球来踢,踢来踢去,以被踢儿童的哀号惨叫为乐事,等踢得将死,才用一条麻绳勒死那儿童,儿童死于这踢皮球的魔鬼手里者,数达二十余人。崇礼天主教堂的一位外国老神父,告诉参观劫余崇礼城的人们:“我今年六十多岁,传教已四十年,到的地方很多,两次世界大战我都经过,从没有见过这样惨这样可怕的现象。不但杀了神父(徐神父),而且烧了教堂。更惨的是把二百多个教民,烧死在教堂里,一个十余岁的小孩,曾逃了出来又被投进了火坑,你看多么惨!”共军又不仅杀人放火而已,并且是一面杀人放火,一面抢劫居民所有的物资,连孤儿院二百多个孤儿的衣着也被剥得精光。劫后的崇礼城,到处都是惨死者的尸体,到处都是劫余的灰烬,并且到处都是父母哭子,孀妇哭夫的声音,身历其境的人们,莫不怀疑自身是在做一场恶梦,几乎不相信世间有这种惨无人道比神怪小说里的魔鬼更凶残的吃人活魔。

中共本是靠杀人的血手来夺取政权,其到处伸出屠杀的血手,本不足怪,但过去的屠杀还多少留着自己辩护的口实。说某也国特、某也土豪劣绅、某也顽固分子,所以要杀。现在则不然。现在屠杀到了养老院中的苦老人和黄口的孺子,连任何借口都不要了。过去读史者,都为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而惨怛坠泪,后之读史者,倘读此次共军在崇礼的屠杀暴行,则将无泪可挥。

中共或者还以为这种屠杀手段,足以夺取政权,亦未可知。但事实上,中共越是伸长杀人的血手,就越发加速其自身的崩溃。最近中共到处进攻都终于失败,就是中共残忍成性,人民愤恨达于极点的结果。人民的向心力,决非屠杀所可招致,屠杀不能引起人民的归心,只能造成人民“与汝偕亡”的心理。中共如果要在政治舞台上活跃,那就必须放下血淋淋的杀人屠刀。而今中共一只手想抓政权,另一只手却握着血淋淋的杀人屠刀,以“顺我者生,逆我者死”恫吓人民,人民那有不倔起自救的道理?孟子说“以若所为,求若所欲,后必有灾!”我们以此警告中共。中共倘仍执迷不悟,则必有自食其果的一日。

我们过去还以为中共终有自动放下屠刀,为人民留一条生路,为国家留一线生机的一日。今观于中共在崇礼县的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不能再存中共能自动放下屠刀的希望了。但我们虽已绝望于中共的自动放下屠刀,而在人民已不甘坐待中共屠杀的今天,我们深信中共手里的屠刀,纵不被夺,也将铸成自杀的大错。

(京中央日报)(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

(二)察省民众代表飞京报告崇礼血案

察哈尔省民众代表李竭忠,自察飞抵首都,以共军屠杀崇礼之惨况向全世界人士公布,并呼吁予此绝灭人性之刽子手以有效之制裁,为崇礼千余被残害之无辜民众雪仇。李氏称:政府颁布停战令后,察省前线国军遵令停止行动,共军见有机可乘,竟于十二月九日夜发动三个旅的兵力,向崇礼县城偷袭。驻城国军一方面因恪遵停止冲突令,一方面寡众悬殊,不得已忍痛退出。共军进入后,即大肆屠杀,参加保障城垣之七百余农民首被俘虏,以绳索串缚,驱之游街,随走随杀,街头巷尾,遍处均遗有死尸,最后剩余三百余人,被驱至东南城角,以机枪射死,集体大屠杀。零星之残杀随处发生,无论老弱,无论妇女,均为共军刀锋之对象。而妇女复多遭奸淫,并有被割去阴户、乳头而惨死者。天主教堂内积尸达三百余具,堂中修士贞女均被害,徐神父亦同时惨死。教堂内复有被火烧焦之尸体十余具。据目击者谈:此等被难者均赤身不挂,以草绳缚为为一束,置于浇有火油之柴堆上,引火烧燃,草绳烧断后,挣扎欲逃。共军围于四周以刺刀劈刺,最后终于在刀剑与火灼中惨毙。共军盘据崇礼三日,国军收复后,检获被害人民尸体千余具,共军退出时,复四处纵火,并将人民所有财产搜括捆载而去,甚至未完工之布鞋底亦成为共军之赃物。死难最惨者,有一家十二口尽被杀害。李君谓:劫后崇礼伤心惨目之情景,非目睹者殆难想像,而言语笔墨亦难传述此魔鬼的恐怖巨制于万一。李君携来照片多帧,令人惨不忍睹。察省旅京人士会同李君在国大会堂休息室招待中外记者报告崇礼血案情形。(京中央日报)(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

(录自共军屠杀崇礼纪实,国防部新闻局印行)

◎不亚于南京大屠杀的长春大屠杀◎(网络文摘)

1948年5月至10月,中共进攻长春,采取的是“围城困死”战术,其指挥人员强调,要封锁一切可供守城国民党军使用的生活资料,断绝城内外人员往来和商业关系。

为此,中共军队除在长春城外拉起几道封锁线,严查过往行人、车辆,封堵粮食进城外,同时还严禁城内百姓外出,以制造大量饥民,去争夺国民党守军的粮食。

很清楚,如此围城,必将造成大量无辜百姓死亡。然而,中共为达目的,又何惜“误杀”千万条生命!下面两段文字,是从当时林彪等人给毛泽东的报告中摘去的,从中可见其状况的惨烈:

(一)我之对策主要(是)禁止通行……不让难民出来,出来者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后来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便乘夜或于白昼大批蜂拥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仅城东八里堡一带,死亡即约两千……

(二)不让饥民出城,已经出来者要堵回去,这对饥民对部队战士,都是很费解释的。饥民们会对我表示不满,怨言特多说:“八路见死不救”。他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有的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战士见此惨状心肠顿软,有陪同饥民跪下一道哭的,说是“上级命令我也无法”。更有将难民偷放过去的。经纠正后,又发现了另一偏向,即打骂捆绑以致开枪射击难民,致引起死亡(打死打伤者尚无统计)。

长春围困前有居民约五十万,经过五个月的无情围困,至中共“解放”该城时,城中只剩下了十七万人,实堪和“南京大屠杀”媲美了!对这样惨绝人寰的“误杀”,就连当时一些被迫执行围城命令的中共士兵都看不下去,很多人问:咱们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饿死这么多人有几个富人?有国民党吗?不都是穷人吗?

亡灵已远去,而对此等“误杀”,从那时至今,却未曾见一个中共喉舌去追问究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