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樵夫误入仙洞 人间已过百年(组图)

2020-07-22 06:0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数百年前,有一个叫刘喆的樵夫便住在千灵山的山脚村庄。
数百年前,有一个叫刘喆的樵夫住在千灵山的山脚村庄。(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马鞍山南侧有一山峰叫做千灵山。数百年前,有一个叫刘喆的樵夫便住在千灵山的山脚村庄。

一日,刘喆上山砍柴,干到傍晚准备担柴下山时突然胃病发作,于是就在山坡上找了个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放下担子。此处有一块垂直的山岩,坐在地上正好能够靠在岩上休息。刘喆本以为歇一会病痛就会缓解,没想到这一歇疼得更加厉害了。疼得实在难受时,为缓解痛苦,便一手按着胃部,另一只手拍打岩壁。

突然,这石岩中发出嘎嘎的响声,随之可见那岩面竟缓缓移动,最后完全洞开。随着洞内射出灿灿金光,一股香气喷涌而出。

被惊呆了的刘喆刚要挣扎着起身,就见洞内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向他走来。老者问:“你是何人?”刘喆答道:“我是砍柴的,叫刘喆。”

老者说:“哦,原来是位樵夫,你是怎知如此叩动山门的?”刘喆说:“我哪知这里有山门,只是胸口疼得厉害,胡乱拍了一阵。”老者微微一笑说道:“虽是胡乱拍,可拍的间隔、点数、轻重都非常吻合。这是缘分啊!”

于是,老者叫童子把刘喆扶入洞中。刘喆见这洞里虽没有灯火,却满洞都有柔和的光亮,巨大的洞内有亭台楼阁、雕花拦杆、玉石铺路,四处高处挂满了金银珠宝,下面种植着不知名称却十分美丽的各种奇花异草。

刘喆被童子搀扶着坐下,发现那桌椅虽看着是石头的,坐上去却没有那种冰凉的感觉。服下老者递过的仙丹后,刘喆的疼痛顿时全消,且精神百倍。

老者见刘喆身体已经痊愈,又命童子烧水沏茶。童子用洞中的山泉水把瓦壶灌满后放在炉上,用蒲扇搧动几下水便开了。随着滚开的山泉水沏入茶杯,一阵清淡飘逸的清香扑面而来,喝一口便觉神清气爽大有飘飘欲仙之感。老者与刘喆边喝边谈。

闲谈中,刘喆朝洞的深处望去,只见那里有一堵长满了草的土墙,一只灰兔从墙里越过墙头跳到墙外。墙头上的绿草随着灰兔的掠过唰的一下变黄。紧接着,灰兔又从墙外跳回墙里,黄草又唰的一下变绿。灰兔墙里墙外往返跳跃不停,墙头上的草由绿变黄,由黄变绿,变化不断。


洞中草木颜色的变化,也是洞外春夏秋冬的交替变幻所致,人世间的草木稼禾也随之由黄变绿,由绿变黄。(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刘喆看得出神,问老者是何原因。老者说:“你在人世间可曾听说过,洞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的话?这灰兔在土墙内外往返跳跃一次,人世间就过了一年。洞中墙草颜色的变化也是洞外春夏秋冬的交替变幻所致,人世间的草木稼禾也随之由黄变绿,由绿变黄。”

刘喆简直难以相信,便疑惑的问:“那咱们喝茶这会儿,灰免已跳跃不下百十次,人世间难道就已过了百十年吗?”老者说:“那是当然。”

二人在喝茶谈话间,见那灰兔又不知跳跃了多少次。突然刘喆想起洞外那担柴,得赶紧担回家去要赶明早的大集去卖,于是起身告辞。

老汉再三挽留不住,只好把他送出洞外。临出洞时,老者随便从洞里拣些金银珠宝相赠,但刘喆执意拒绝。

刘喆出洞后回头一看,大吃一惊,眼前哪有什么洞门?仍是先前所见的那块岩壁,转头再看自己砍下的那担柴,早已变成被风雨侵蚀后的朽枝烂木了。这时刘喆才确信洞中老者所言不虚。

待刘喆沿路回到自己的村庄时,自己的家舍也早已无从寻觅。他向村里人说,自己叫刘喆,与兄长刘昕和嫂娘王氏在村东居住。一次离家上山砍柴前误入仙洞,现在回来后已找不到自己从前的房屋。想来时间太长,不知有无兄嫂及其亲人的消息。

村里人听完刘喆所述,就帮忙查找,结果查到一位刘氏后人正是刘昕的第十一代孙,且家谱上确有刘昕、刘喆其人。这些刘氏后人听说来了先祖刘昕的胞弟,都来问个究竟,但没人肯信。

刘喆无奈,只好回到山上去寻找仙洞,想让洞中老者来证实此事,可是一连去了几回根本找不到那朽烂的柴担和仙洞的山门。这使他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但他仍不愿离开这祖居之地,于是在村边盖了两间土房、开垦了几亩荒地,继续务农。好在这里民风纯朴,村里人见他老实勤恳,也就旧事不提,都与他和睦相处了。

責任编辑: 文星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