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梦溪笔谈》记载的神秘现象(下)(组图)

2020-07-02 06:0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梦溪笔谈》记载的关于神秘现象的一些故事。
《梦溪笔谈》记载了关于神秘现象的一些故事。(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前文:《梦溪笔谈》记载的神秘现象(上)

炼金术

宋真宗祥符年间,有一位异人叫王捷,曾经被发配到沙门岛,他能够炼金。有一位老铁匠叫毕升,曾经给王捷帮过忙。毕升说,王捷是用炉灶炼的,让别人隔着墙鼓风,大概是不想让人知道其中的机关。那些金子其实是用铁链的。刚出炉的时候还是黑的,攒到一百多两就成了一个金饼。每个饼分成八块,人们说的“鸦觜金”就是指这个。现在还有人家收藏着。

皇上下令用这些金子做成了一些金龟和金牌。金龟赏给了一些大臣,当时受赏的共有十七个人,其余埋在了宫殿的下面;金牌赏给了各地的官员,就是今天说的“金宝牌”。洪州李简夫家有一个金龟,是叔公传下来的,想来是那十七人中的一个。金龟晚上常常会四处走,闪闪发光。

湖上明珠

北宋嘉佑年间(公元1056至1063年),在扬州出现了一颗巨“珠”,常常在夜晚时可见。开始时它出入于天长县陂泽中,后来转入甓社湖,随后又在新开湖中现身,当地居民和南来北往的行人常常能见到它。

沈括的一位友人的书斋正建在湖上,一天夜里,忽然看见这颗巨“珠”,离他还非常近。

开始时,“珠”房微微的打开,有光自吻沿处透出,像横着的一条金线。突然,“珠”房大开,有半席那么大,里面白光如银,中有一颗如拳大的宝珠,耀眼夺目,不可正视。它放出来的光芒像初升的太阳,方圆十几里地的树木都能看见影子。只见天空火红一片,犹如燃烧的野火。倏然之际,“珠”飞一样地远去,像耀眼的太阳,浮于湖面上。这颗珠放出的光不像古时的明月之珠,似月光,而是光芒万丈,如同日光一般。

高邮人崔伯易经常见到此珠,为此写过《明珠赋》。近年来已不再见到它,不知去向何方。樊良镇正处于“珠”往来的地方,过往的行人到此,往往会将船泊上几夜,等待“珠”的出现。用于观“珠”的亭子有一雅号——“玩珠”。

用于观“珠”的亭子有一雅号——“玩珠”。
用于观“珠”的亭子有一雅号——“玩珠”。(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虞美人草

一个叫桑景舒的高邮人(今扬州附近),天生就能识别各种各样的声音,尤其精通乐律。他能从百物所发出的声响中推断出祸福。

他听说有一种虞美人草,一旦听到有人弹奏《虞美人曲》时,它的枝叶会随着乐曲舞动,而当它听到其他曲子时,则毫无反应。

桑景舒决定一试。他找到这种草,为它演奏了一曲《虞美人曲》,草果然能随着音乐跳动,与传说的一样。经过一番钻研,他发现《虞美人曲》的音律是吴音。于是,他就用吴地的音律作了另外一首曲子。当他为虞美人草弹奏这支曲子时,虞美人草居然照样翩翩起舞,于是他为此曲取名《虞美人操》。

《虞美人操》与《虞美人曲》的声调完全不一样,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乐句相似,可虞美人草依然能随着乐曲舞动。桑景舒由此断定,这是由于它们的音律相同的缘故。沈括称赞他“其知者臻妙如此”。

郑夷甫

江浙一带有一个人叫郑夷甫。他少年有为,令人羡慕,嘉佑年间,在高邮做官。

后来,他遇到了一个有功能的人,可以推算人死的时间,没有不准的。郑夷甫叫他一算,原来自己只能活三十五岁。他一下子就感伤起来。有人劝他学一学《老子》或是《庄子》来给自己宽宽心。

后来,他听说有一个和尚,坐在那里和别人谈笑中而圆寂。他听了感叹说:“我不能长命百岁,那也要像这个和尚一样,也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到了那个日子前十天,他四处走亲访友道别。到了那一天,他沐浴更衣,来到屋外的一个亭子里,亲自叫人打扫烧香。就在挥手指画之间,他突然就死了。周围的官民都跑来围观,这件事在当地非常出名。

梦溪笔谈》的作者沈括表示自己和郑夷甫是远亲,所以知道得很详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