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问天下苍生 谁没有一个被偷走的人生(图)

2020-06-29 01:50 作者:李承鹏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高考 顶替 大学
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苟晶(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6月29日讯】在伟大祖国走在世界GDP第二及城镇化的金光大道时,一些失地失孤失身农民也走在精光大道,如果不能像李子柒向世界传递中国岁月静好的田园正能量,不能像申大妈半个多世纪都迎风招展高举同意的假肢,也没能有幸在《新闻联播》里种地年收入过千万,高考,是改变底层命运最公平的上升通道。

这一点,过去我差点信了。就像我当初差点相信自己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直到十几年前看到一系列农家子弟被冒名顶替大学事件,湖南的罗彩霞,湖北的王俊亮安徽的石凤霞四川的雷梦莲河南的王娜娜和李帅……我看到过的最闪亮最富创意的新闻是,一个叫王宏伟的男生被一个叫许新霞的女生冒名顶替上了河北中医学院。瓦特?是的,你没看错,一个应届高三男生被一个初三女生顶替上大学,过去你只知道改户籍姓名年龄,这一拨神操作连性别都改,而且该名初三女生顺利地大学本科毕业了。想想这根能颠覆你性别观的链条,过去社会大哥总爱戴根大金链以显示自己在社会上也是有链条的,而今他们该羞愧地明白,那链条再粗再24K也不敌这根特殊材料做成保持着利益性的链条。

多年后,魔岩三杰的何勇在《钟鼓楼》里唱:“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到处都是正确答案”。

苟晶的事让人出离愤怒,她正是我们最熟悉的那种农家女,她走30里山路帮父亲推板车卖棉花卖了120元得到6元苹果奖励,和所有善良朴实的家庭一样,全家只是希望通过高考改变命运。她两次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脑癌的父亲听到消息浑身颤抖,手抬半空,眼神震惊,气死了。得知道,这不仅仅是邱老师人品败坏,老而不死是为贼,因为还有陈春秀,还有山东242个被顶替的孩子,在批评葱省风气之余,要不要了解一下河南、河北、安徽、湖南、湖北、四川……据中国新闻网报道:

有个叫朱吉吉的已溺死的男孩被人顶替了高考录取书,顶替者不仅读完湖南大学医学院,毕业后还成了广东监狱系统的狱医,属警官编制。

有没有果戈理《死魂灵》乞乞科夫向地主泼留希金收购死去但还未注销户口的农奴的味道?

没有什么比靠个人奋斗改变命运更高尚,也没有什么比靠个人奋斗改变命运更高风险。毕竟在链式社会里如果你胆敢拥有真正的个人梦想,就很容易破坏济宁的形象,山东的形象,甚至国家形象。毕竟戈培尔老师也说过:记住,你在伟大的事业前只是一粒尘埃。

我高考第一天,由于忘了夏令时差点迟到,骑着破自行车往九眼桥的成都12中考场狂奔,半道碰上修建成都东二环,满地壕沟,我扛着车满身大汗一路小跑活像穿越雷区,赶到考场时鼻血哗地流下来,只看到考场外一排整齐官车正送孩子体面地进入考场,他们甚至还有蛋卷冰激凌吃。我一边流着鼻血一边做着语文题,白衬衣前襟染得一片红。那时正流行《明天会更好》,我耳畔萦绕相信明天会更好,直到考试结束铃声响起我还修改了一个抢分答案,直到监考老师强行收走试卷。那一刻,我有种平民选秀球员终场哨前压哨三分的胜利感。

我拼命考上了大学中文系,却发现首任班长是县长的孩子。我分配到单位,却发现管我的小头目是单位领导的孩子。我玩起足球,却发现某足协主席也是领导的孩子。我回去搞写作,发现作协主席早是领导永久的孩子。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有志气的中国孩子,可是周云蓬那首《中国孩子》: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你以为你有梦想吗,你那只能叫在梦里想一想,真正的梦想,精子冲刺那一刻就决定了。

山东曝出的242个顶替者里,有135名是进入了山东广播电视大学这个三流大学,可见顶替者并不是什么显赫人物,他们只是比陈春秀苟晶王丽丽地位高一级的猎食者,可你永远不知道县城人情模式里二楼之于一楼的倨高临下……要不要了解一下山东步长药业的老板花650万美元把女儿送进斯坦佛的壮举,我算了很久才知道合计人民币4374万才数清后面跟了多少个零,所以贫穷首先是限制了你的数学能力。更高的高手,广州巡抚万庆良的儿子因科技发明奖保送中山大学,后来被指该发明由老师完成;大庆道台儿子五门挂科,仍保送北大读研;中国青年报透露,一厅官儿子落榜后竟拒绝二本学院的特招,对他爹说“我虽然成绩不行,但尊严还在”,然后很有尊严地接受一本院校的特招。所以网友们说,中底层在厮杀,高层在笑看……“事成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是格局;“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是手段。

问天下苍生,谁没有一个被偷走的人生,顶替大学顶替高中顶替小学顶替幼儿园,顶替升职顶替公派留学顶替获奖,至于屠呦呦落选中科院院士,相信你已不用了解内幕。所以说,不单单是最底层的农民被伤害,市民阶层,中产阶级,工人,小企业主,谁不是对酒当割的一窝韭菜。当然这很容易陷入庸俗的比烂比惨,大家在一声哀叹后就淡忘了,你看,大家已经忘了市民阶层的缪可馨妈妈了,也正在淡忘受害于王振华的九岁小女孩了。无论三天前我们多么义愤填膺,多么地想化学阉割。

抱歉,我这么操心读书人安身立命于天下已有丝维稳的味道了。顺手批一个人渣,一个叫“回车键”的指责苟晶:既然你现在的生活水平这么好了,干嘛还要去为难自己的老师,就为了弄清背后的利益链条,你已是公众人物了,为什么不以德报怨去原谅一个老人?没有顶替,你还没有现在的好生活呢。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还想怎么地,捞点实惠……

总有人把伤害了你之后的赔偿当作施恩,总有畜类在暴行之后动员你要宽容,得认命。

你看,那个一对眉头写满了正义和五千年沧桑的白主持说:漂亮的输何尝不是一种成功呢?

这才明白,原来他是一直含辛茹苦地用人生赢家方式顶替我们失败啊,真是红十字的好大使。

最后,用批判的眼光重温一下万恶的资本主义印度电影起跑线台词:政客偷窃穷人的粮食,建筑商偷窃穷人的土地,富人偷窃穷人孩子上学的权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