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面对焦虑 别逼自己“假装快乐”(图)

2020-05-23 19:15 作者:雪瑞儿・保罗(Sheryl Paul)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雪瑞儿・保罗 焦虑 心理 创伤
面对焦虑别逼自己“假装快乐”。(图片来源:Adobestock)

面对焦虑别逼自己“假装快乐”!你该拥抱真实的自己,活得更自在

曾多次出现在“欧普拉脱口秀”的雪瑞儿・保罗提到,焦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伤口。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全球有两亿六千万人被诊断出患有焦虑症,这还不包括几百万没有确诊的人;这些数字说明我们活在一个焦虑的年代里。这道深层的心理创伤,跨越人类用以将自己分门别类的所有典型界线,不管你几岁、住哪、外貌如何、赚多少钱、性取向或性别为何,焦虑就和失落感一样,在这些感觉之前,人人平等;到头来,每个人都会在暗夜中遇上焦虑。

虽然创伤的本质很清楚,但从主流观点来看,比较模糊的是处理的方式。西方观点寻求消除一切形式的痛苦,在其主导之下,无论是身体、情绪、精神及心灵上的痛苦,大多数人都将焦虑和其产生的症状视为需要隐藏、否认、逃避,或是根除的事物。但我们没搞懂的,是当我们只把焦虑当作问题,而去寻求消除焦虑的症状时,它只是被压抑在深处,被迫以更高的强度从深处反弹;此时,我们也将错失焦虑要求我们同时发展个人与文化意识的大好机会。

焦虑是伤痕,也是信使;讯息的核心是鼓励个人的觉醒。为了解读讯息的细节,我们必须调整自惭形秽的心态,使其转变为好奇心;不再将焦虑视为破碎的证据,反而承认它是我们细腻的心、富创造力的思考以及心灵,渴望朝圆满成长的迹象。倘若我们以学习的心态接近焦虑,它会指引你到内心深处需要被看见的那个点,它是来自心灵、要我们留意的召唤,也是存在之泉对我们的邀请,让我们在成长的下个阶段,转向内心并进行疗愈。

降低对焦虑心怀惭愧的其中一项要素,在于知道你并不孤独;常态化能够降低羞愧感。我从世界各地的读者听到的,是相同的症状和想法:“如果我跟错的人结婚怎么办?”“要是得了不治之症呢?”“如果一贫如洗了?”“如果我爱的人遭逢什么不幸了?”“要是我伤害了我的孩子又该怎么办?”这些都是线索,指出焦虑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伤痕,而我们都在集体潜意识(collective unconscious)的领域中。

荣格发明了“集体潜意识”这个词,来描述全人类的心灵共通的部分;而这些浮现自共同心灵的想法,直指焦虑汇集的典型主题与情节:感情、健康、金钱、养育子女,以及对受到保护的安全感需求。多年来,我的患者们都私底下分享这些想法;但因为我每周都会写在部落格上,他们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唯一这样的人。网络的好处之一,在于它让之前只能借由梦境与神话接触的集体潜意识内容,现在变得广为传布,更易理解。无论你的焦虑如何呈现,你都绝对不是孤立无援。

焦虑的使者可能有很多种形态:忧虑、侵入性思维(intrusive thoughts)、执念、强迫行为、失眠,或者是身体出状况。若我们心怀懊恼地面对它们,并试着将其隔离于内心深处的隐密角落,它们将会越积越多、越来越强大,直到我们不得不听取它们的声音。在它们呐喊着寻求注意时,主导的却是受我们的文化影响、语带羞愧的声音,告诉你:“你已经毁了,你错得离谱。这些想法和症状,就表示你内心有很严重的病态问题。别说出口,也不要承认。你得尽快想办法摆脱,越彻底越好。”

将焦虑及侵入性思维视为潜意识智慧的展现,是一种对焦虑很不同的看法;这和我们文化所坚信的南辕北辙,但却有帮助得多,更能让人生改观。我在过去二十年来,和心灵深处的紧密合作下所见证到的是,当我们转而面对自身的症状,而不是治疗或将它们当成疾病时,就会开始有所收获。焦虑是一条通往自己的道路,而那个自己所渴望的是圆满。如果我们看重这些征兆,它们将为我们引路。若你可以满怀好奇、抱持着悲的心,踏上你最黑暗、最不安的地方,你将会改变,而你的人生会以无法形容的方式拓展。
 

本文整理、节录自雪瑞儿・保罗(Sheryl Paul)《焦虑是礼物:24个练习,学习自我治愈技巧,拥抱真实的自己》一书,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由时报文化授权转载,欲阅读完整作品,欢迎参考原书。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