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查清病毒的来源及传播是北京必负的责任(图)

- 对引发武汉肺炎大流行的病毒不了解将会灭杀人类

2020-05-12 10:39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川普(特朗普) 病毒 生命 北京 武汉肺炎
查清引发武汉肺炎大流行的病原体的来源及传播是北京当局必须要负的关乎人类生命的责任。(图片来源:Adobe stock/CC0)

【看中国2020年5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理翺编译)病毒学界最聪明的人正在试图揭开一个谜:引发武汉肺炎大流行的致命病毒是如何从中国主要的人口中心冒出来的?哪些遗传突变链产生了这种非常适合隐身和大量传播的病原体?厘清病原体的来源及传播是北京当局必须要负的关乎人类生命的责任。

据彭博社周日(5月10日)报导,对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肆虐的病毒(SARS-CoV-2)的起源与传播进行清查、研究及追踪,是迈向遏制大流行的关键一步。到目前为止,这一大流行灾难已经杀死了270,000多人,并引发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崩溃。

追查病毒大爆发必须回到中国

虽然美国,欧洲和中国正在实施速成疫苗计划,但为抵御这种病毒的接种可能要几个月后才能准备就绪。学界正在寻找可能的治疗方法。同时,为了减少致命的二次爆发或出现新毒株的风险,研究大传染病的人们需要追踪病原体在全球的旅程。这意味着人们必须要回到中国,因为一切事情都是在中国大陆、2019年的某个时候开始的。

上周,世界卫生组织(WHO)向北京寻求许可,以向中国派出新的科学任务、开展更多的流行病学侦查工作,但北京方面尚未答复。

据两位知情人士说,亲自监督中国对病毒的反应并调查疫情如何爆发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严格控制中国的科学研究,有关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在发表之前必须获得当局批准。

但是,随着全球死亡人数和失业人数的上升,北京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国际社会强烈要求北京允许国际研究人员返回中国采访幸存者、进行野外工作、并检查该国一直不愿分享的病毒样本。

华盛顿、北京之间的激烈交锋

进行一项新的为更多地了解在中国的病毒起源的科学任务所遇到的重重阻碍是在专制政治体系中进行公正调查的实际问题。这也使得美中地缘政治交锋最近变得尤为激烈。

川普(特朗普)政府指控北京对大流行病的严重性进行了大规模掩盖。并表示,该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的一个生物研究实验室偶然泄漏的。武汉是中国中部的城市,是首次发现疫情的地方。

病毒的起源

进入历史性的全球健康危机将近半年时间了,但人们对大流行的知识仍然存在巨大空白。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阻碍了人类遏制疫情爆发和预防未来大流行的能力。其中一个问题就是病毒的起源。

人类中大约70%的新兴传染病是人畜共患病或从动物传播给人的。SARS-CoV-2的基因组测序表明,它与另外两种源自蝙蝠的致命冠状病毒有关。

严重的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萨斯)始于2002年、中国。十年后的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么斯)通过次生动物传播给人类。对于萨斯,专家指出,狸猫(可能是在中国野生动植物菜肴中使用的小型、光滑的夜间哺乳动物)是可能的管道。对于么斯,人们相信骆驼是其载体。

世界卫生组织食品安全和动物病毒、疾病专家彼得.本.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认为,SARS-CoV-2的旅程与此类似,但调查人员尚未找到中间动物宿主。他说:“在这个大流行中,我们缺少在病毒的起源与其开始在人类中传播之间的某种联系。”

这增加了令人不安的可能性,即未知的动物来源仍在传播这种被称为武汉肺炎(Covid-19)的疾病。世卫组织研究人员周五(5月8日)报导说,家猫可以将该病毒传播给其他猫科动物,但尚无证据表明宠物可以将该病毒传播给人类。

研究这种病毒遗传学的科学家坚信,这种病毒是来源自然,而不是在实验室中设计的。但爱荷华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斯坦利.伯尔曼(Stanley Perlman)说,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从理论上讲,武汉研究中心的意外泄露是可能的。他曾经参观过该设施并对其进行了高度评价。

坚持病毒不是实验室创造的,其原因之一是考虑现年56岁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的学术声誉。2004年,石在中国南部云南省昆明市附近的蝙蝠洞中发现了一个天然的冠状病毒库。今年2月,她在顶级学术期刊《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称引发武汉肺炎的新病原体的基因组序列与当初在云南发现的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具有96%的同一性。

然而,这位病毒学家在病毒大流行爆发后,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造成破坏的病原体与她的实验室无关。

并且,石在论文发表后告诉《科学美国人》,她在实验室中处理过的病毒的遗传特征与在人类中传播的冠状病毒的特征不符。这与她在论文中所论述的自相矛盾。

病毒的传播

石正丽的声明让科学家们质疑随之产生的问题:该病毒在何处以及如何在人体内传播的?病毒如何从中国农村的荒野跳到主要的人口中心的?

所谓的贩卖活的动物的野味市场,就像武汉的一个,许多该大流行病的第一批病例都源于此,先前被认为与该疾病的传播有关。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专家不能确定病毒大爆发是在市场上真正开始的还是在市场上被发现的。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该病毒是直接从蝙蝠还是通过第二种来源传播给人类的?

如果是后者,则农场或野生动物可能仍在传播感染。如果Covid-19直接来自蝙蝠,那么确定病毒产生的地点则至关重要,这方便当局可以采取预防措施,例如预警人们远离会飞的哺乳动物所居住的洞穴。

北京必须配合调查

弄清所有这些将需要大量的科学侦探工作。病毒不断在其遗传物质中引起小的突变。通过追踪一系列遗传上相似的版本,疾病追踪器可以确定大流行随着时间的进展轨迹。

世卫组织动物病毒专家恩巴雷克(Embarek)说:“计算突变,你可以追溯到病毒的一切起源。”

追溯病毒的最终起源,研究人员将需要不受限制地进入武汉市场,接触其野生动物供应商、患者数据和动物种群。这将需要北京当局的合作,这也是北京必须要负的责任。

如果北京方面诚如其所宣扬的是无辜的,那为什么不开放必须的、合理的科学考查呢?究竟其在试图隐藏什么呢?

将SARS-CoV-2的起源秘密掩盖的代价将是巨大的。

如果当前的危机对人类有所启发,那就是: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对野生动植物栖息地的侵犯,来自危险的动物病毒的风险将持续增加。在相互联系的世界中,以前本地化的流行病可以以惊人的速度在全球范围内传播。

如果没有更好的新兴动物病毒的研究和监控系统、以及对全球传统市场和野生动植物贸易的监管,那么未来大流行的风险就会很高。

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的疾病生态学家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说:“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如果我们继续过去50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将会再有一个(病毒大流行)。”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