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见久远 司马貌地府见公道(图)(图)

2020-02-21 09:30 作者:晓净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因果不虚,只是来早与来迟。
因果不虚,只是来早与来迟。(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传统的中国人都笃信天地神明,相信因果轮回的道理。特别是中国古人,他们能够看谈眼前得失,比现代人活得更洒脱,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相信因果不虚,只是来早与来迟,所以不必过于执着。有句话叫“人见目前,天见久远”,这是一种大智慧。明代冯梦龙着《喻世明言》,第三十一卷“闹阴司司马貌断狱”中,就有这么一则有趣的故事。

话说东汉灵帝时,蜀郡益州,有一秀才司马貌,自幼聪颖一目十行,八岁纵笔成文,地方推举他赴京封为神童,却因骄横对试官出言不逊而打落;司马貌年长后痛悔年少轻狂,端正品行,闭户读书,不问俗事;父母亡后,在双亲坟旁结庐守丧六年,人人都说他是孝子,乡里又举荐他为孝廉、有道及博学宏词,未尽人意,推举的功名也都被强势者夺去,自此不得志而郁郁寡欢。

司马貌所处朝代正当是昏庸的灵帝(156年—189年5月13日)掌权,灵帝沉湎酒色、宠信宦官,卖官鬻爵,视官职尊卑,各有定价。司马貌家贫,无人提携,年过五十也无功名,空腹一腔才学因而忿忿不平。

某日酒醉,一边唱一边写下《怨词》宣泄满腹委屈,余情未尽的他最后又补上“得失与穷通,前生都注定。问彼注定时,何不判忠佞?善士叹沉埋,凶人得暴横。我若作阎罗,世事皆更正。”

《怨词》大意是天无道,贤愚是非颠倒,好人没好报,反倒是恶人享福享富,要我当上阎罗王立马就要反转颠倒的是非不公;落笔不觉天晚,司马貌点燃灯烛,吟唱数遍后,一怒之下却把诗稿烧了,怒道:““老天,老天!你若还有知,将何言抵对?我司马貌一生鲠直,并无奸佞,便提我到阎罗殿前,我也理直气壮,不怕甚的!”语毕倚桌就睡了;忽见七八个鬼卒,青面獠牙,一般的三尺多长,从桌下钻出,说道:“你这秀才,有何才学?辄敢怨天尤地,毁谤阴司!如今我们来拿你去见阎罗王,只教你有口难开。”

原来司马貌焚诗文于灯下,被夜游神体察,奏报玉帝,玉帝大怒,命阎罗王使差无常小鬼勾司马貌到地府,限期当晚六小时内头戴平天冠,穿蟒衣,束玉带换作阎罗王评判事理公明,要是无才判问,就打入酆都地狱,永不得转人身。

司马貌到地府后,见到阎罗王果然是理直气壮,忿忿不平,阎罗王笑曰:“天道报应,或迟或早,若明若暗;或食报于前生,或留报于后代。假如富人悭吝,其富乃前生行苦所致;今生悭吝,不种福田,来生必受饿鬼之报矣。贫人亦由前生作业,或横用非财,受享太过,以致今生穷苦;若随缘作善,来生依然丰衣足食。由此而推,刻薄者虽今生富贵,难免堕落;忠厚者虽暂时亏辱,定注显达。此乃一定之理,又何疑焉?人见目前,天见久远。人每不能测天,致汝纷纭议论,皆由浅见薄识之故也。”

六小时过后,果然司马貌不是空有才学,判案分明,玉帝赐其下一世王侯之位,不离不弃的妻子汪氏下一世也同享荣华;司马貌的故事印验了阎罗王说的忠厚者虽一时不得志却注定显达的定理;神看人不世一生一世,人也不该汲汲营营贪求富贵荣华而违背良知天理啊!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