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图)

2020-02-19 06:41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贺卫方
贺卫方(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看中国2020年2月19日讯】2月18日,中国北大自由派教授贺卫方的一篇关于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文章在网络热传。

公开资料显示,贺卫方是《中外法学》前主编、北京大学法学教授,但因为他的大胆言论,屡遭中共当局打压。

早于2015年10月1日,他曾针对“十一”发表看法:“我的祖国可能是齐国,也许祖上本身就是外来人。无论如何,既然说祖国历史悠久,文明灿烂,那就绝对不是这个刚刚六十多年的国。事实不符,逻辑难通。古人知道朝廷如流水,故国河长在,但若用‘本朝’的传统说法,又仿佛至今仍是个帝国。诚是大难!”相关言论遭到“五毛”猛烈攻击。

2017年“六四”前夕贺卫方亦遭到言论打压。他的2个博客网站相继关闭,微博也遭“封口”。至今他的微博网页仍停留在2017年。

2018年5月18日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一篇对他的专访,当时贺卫方坦承说,“现在我连在学术刊物发表论文都变的很困难。”

此下为他手写版文章:

 

贺卫方:惨重的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

庚子年,短短的一个中国新年假期,九省通衢的武汉市就由一个繁华大都市迅速变成一座人间地狱。一场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肺炎的袭击,转瞬间已导致大批武汉民众命丧黄泉,有些家庭甚至满门尽亡。官方宣布的死亡统计数字,可以肯定,尚有很多没赶上确诊就已经病逝者不在其中。此外,武汉率先封城,接着是温州、杭州,各大城市也紧急跟进,差不多全国范围都进入了封城状态。

与此同时,这恐怖的病毒又借着喷气式飞机以及豪华游轮传播到世界各个角落。举世惊慌之下,各国纷纷采取紧急措施,航空中止,入境禁止,一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闭关锁国的时代。

迄今为止,造成这惨状的原因尚有许多谜团。最重要的,病毒来自何处,是自然原因,还是某种事故,仍然是一头雾水,不得甚解。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从最早发现感染者的2019年12月初,一直到2020年1月20日疫情公开,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包括武汉市绝大多数市民在内,人民都在浑然不觉中,走亲访友,杯觥交错;外出旅行,呼朋引伴。官媒莺歌燕舞,两会劲歌颂德…… 一片升平之下,那致死的病毒悄然传入千家万户。

当然,一线的医生护士们感知得到。他们不断地将这危急信息向省市政府尤其是卫健委报告,甚至通过内参通道报告中央。
但是泣血陈情却无法唤醒沉睡的官僚体制,包括官僚化的专家们。他们信誓旦旦地告诉国民:疫情可防可控,未见人际传播。

面对公众的怒火和举世的焦虑,最高领导人想亲自出面澄清某些怀疑。2月15日,《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其中强调他如何不断地作出指示和批示,部署指挥动员抗击疫情。在时间节点上,他最早发出指示是在1月7日,1月20日作出批示,1月22日又发出“明确要求”。庚子年正月初一,即1月25日,再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对抗击疫情“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并决定成立中央应对疫情领导小组。

贺卫方贺卫方
贺卫方手写版文章(图片来源:推特)

我们姑且不说1月7日已经是疫情爆发一个月之后,也难以理解部署、动员的内容究竟如何,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是:1月7日讲话涉及武汉疫情的内容似乎被官媒作了“留中不发”的处理,外界根本无从知晓。讲话者是否知道他遭到了“屏蔽”,抑或讲的内容不适合让公众知道?说到底,根子在于无自由。

如果武汉、湖北的报纸、电视可以就疫情进行自由而负责的报导,何至于要依赖这相互诿责的官僚体系?何至于武汉以及全国要这么多的人受感染、遭厄运?!

唉,不多说了。但愿这惨痛的代价能够让手握权柄者醒悟:没有新闻自由,就不仅生民多难,而且政府亦无信,更谈不上现代化的治理能力与体系。

 

責任编辑: 天平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