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作家封城记实:不枪毙害人精难平民愤(图)

2020-02-17 21:36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武汉作家 方方
武汉作家方方在1月下旬武汉封城后,发布日记纪录当地人民在疫情下的生活。(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20年2月17日讯】因“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武汉封城半个多月,当地作家方方撰写封城日记成为许多网友窥视武汉现况的窗口。尽管方方的文字平和,但她仍在社群平台微博被禁言,这些日记则被许多网友在不同平台转贴。

中央社報導,武汉封城近一个月,当地作家方方撰写封城日记成为许多网友一窥武汉现况的窗口。她16日的日记写到什么是武汉的灾难,“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社区必须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

方方说,“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亲属的胆肝寸断,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在13日的日记里,她说,在武汉,几乎人人心理上都有创伤。“无论是关在家里20多天尚且健康的人群(包括孩子),或是曾经顶着冷雨满街奔波过的病人,更或目送亲人装入运尸袋被车拖走的家属,以及看着一个一个病人死去而无力拯救的医护人员,等等等等。这种创伤,可能会在相当长时间里,形成困扰。疫情之后,我想,恐怕需要大批心理咨询师前来武汉。”

方方表示,“人们需要发泄,需要大哭,需要痛诉,需要安抚。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

她還透露自己的中学同班同学近日去世,“今天的中学同学群,都在为她哭泣。一向为盛世而高歌的同学们,这次却说,‘不枪毙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愤!’”

方方的封城日记,写下对许多当前救援行动的观察,发人深省。她指出,一些公务员被派到武汉基层,他们高举红旗拍合照,拍完照便把身上穿的防护服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朋友说,他们要干什么?我哪里知道?我想这是他们的习惯。他们早就习惯做任何事都先把形式做足,都先自吹自夸。”

还有方舱医院里,包含官员和医护人员或病人在内的一群人戴着口罩,对着一个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们放声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視頻在网上流传。

方方说,“什么时候公务员们前去工作不举旗帜不再合影留念,什么时候领导视察没人唱歌感恩,也没人做戏表演,人们,你们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识,才算知道了什么叫作务实。不然,百姓的苦难还有个完吗?”

目前,方方的封城日记在海內外流傳,導致前两天還引发一场“造假”争议。

14日,有微信公号节选方方日记中的部分文字,配上一张堆满手机的图片,指殡仪馆这些手机的主人都因中共肺炎过世并火化,遗物只能堆一旁。

有109万粉丝的微博自媒体“飞象网项立刚”转发并批评方方,指这是旧手机处理场的图片,而作家却配合传播谣言。方方随后声明,自己只写文字纪录,从不搭配照片。

还有网友质疑方方的文章说自己“同学死了”、“邻居如何”,都没有写出真实名字,写出来只是增加恐慌。方方则回应,自己在武汉读书生活,若有编造周遭的人就会知道,她所写的只是官方公布死者数量的零头都不到,“凡是官方媒体没有公开的死者名字,我现在一个都不会公开”。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