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纽约华人呛声北京:要言论自由、要真相(图)

2020-02-11 09:23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死于新冠病毒的“吹哨人”——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追悼会。
死于新冠病毒的“吹哨人”——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追悼会。(图片来源: 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2月11日讯】在纽约的中国留学生和许多年轻华人,星期天于中央公园举行了海外首个悼念死于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的“吹哨人”——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追悼会。会中多人发表言论,有位与会发言者带领大家呼喊口号:“我要言论自由,我要真相!。”

据《VOA》报导,近300位身着黑色服装的年轻人,当地时间9日在纽约中央公园聚集,向临时挂起之李文亮医生遗像献花、默哀和献悼词。他生前在社交媒体大胆说出了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却被武汉警方以谣言传播人训诫。6日他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被人们誉为武汉疫情的“吹哨人”。

活动组织者哥伦比亚大学究生梅奇琦发言表示,“悼念本身就是一个行动、一种发声、一种凝聚。”

他让我敢于实名露脸

自发参加追悼会的年轻人都不是纽约常见到的勇敢的政治异议人士,且250只哨子被与会者一领而空,在追悼会上一同吹响哨子纪念他。

梅奇琦在接受采访时说:“训诫后,他(李文亮)实名接受媒体采访,并且说出了让我们每个人都很有感慨的话‘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我觉得这对于一个关注社会议题的人来说是个非常大的勇敢。所以我今天会实名做、会露脸做也是李医生给我的一个引导。”

不再欺骗时疫情才会消失

行为艺术家张海燕说:“我要讲一个关于我的一些恐惧的故事。”

来自内蒙、现为Gettysburg College的哲学与艺术双学位研究生的李健睿发言中也如是说:“我觉得挺害怕的,我们家里人在微信跟我说不要说这些话,会被抓起来的。”

花六小时从外州赶来与会的一位女生更激动地表示:“李先生的事情让我们看到一个人会因为分享了一些并不失实的消息而因言获罪。这让我们每一个人恐惧,也让我们每一个人对于真相感到忧虑重重。“

但他们都意识到了李文亮医生的死证明言论自由的至关重要。

从欧洲来纽约旅游的王小姐说:“我认为除掉疫情最好的方法就是每个人开始说真话。当我们不再欺骗的时候,疫情才会消失。”

李健睿表示:“如果你不说的话,大家永远等明天,等明天,明天不可能到来,我觉得。”。

没有言论自由害死了他

来自于深圳的纽约大学学生苏晓瑜认为,当局钳制了言论是杀死李文亮的凶手,“如果当时有言论自由,就是大家会提早知道疫情爆发的话,疫情就不会扩散的如此之严重,可能就会有几例,即使像李医生第一批染病了,他也可以得到足够充足的医疗资源,他就不会死,所以是没有言论自由害死了他。”

一位与会发言者带领大家呼喊口号:“我要言论自由,我要真相!。”

自从网络上爆发对李文亮医生之死的愤怒以后,北京当局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严厉措施钳制言论,激起了与会者极大愤慨。

纽约律师魏凡自问自答地表示:“现在全中国最有效率的是什么?最有效率的是新浪微博和朋友圈的删帖速度。”

魏凡还说:“今天上午我就转发了一个清华法学院教授劳东燕写的文章,里面没有任何烦反党反社会主义,只是对这个问题从法律角度的很客观地理性分析,但是30分钟之内就给我留言说看不到了。”

一位与会者呼应道:“我非常悲哀,……昨天晚上转发了几位北大、清华、人大还有很多教授联名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信,要求言论自由,我就是发了几张图片,然后就朋友圈被禁止,然后我现在再怎么样都没办法发朋友圈了。”

删帖,这非常丢脸

魏凡补充道:“我希望政府能把你手中的技术、把你手中的人力用到在这个国土上生活的人民对的地方去,而不要把这些都浪费在删帖上面。这已经是21世纪了,你还用一九三几年的方式来统治这个国家。这非常丢脸。”

魏凡说,他的要求只有四个字:“停止删帖!”与会者响亮地跟着他呼喊。

现居住纽约、已94岁高龄的高耀洁,请人代读了她为李文亮写的一首诗:“你的人生道路坎坷、短暂而又劳累,……你的义举向掩盖者示威,李文亮医生安息吧,历史永远记下你的行为。”

许多不能前来与会的人通过网络写下的悼词跟感言被贴在李文亮医生遗像的两旁。

该视频请点此观看。

責任编辑: 许天乐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