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开会谈2020年经济 能否“保四争五”?(图)

2019-12-07 08:52 作者:文龙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习近平 政治局 经济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是否能“稳住”经济受关注。(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12月7日讯】(看中国记者文龙综合报导)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开会议研究2020年经济工作,习近平再次提及“六稳”。2020年是中国企业还债高峰年,或出现大批债券违约,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是否能“稳住”经济受关注。

中国官媒《新华网》12月6日晚间报道称,“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0年经济工作。会议认为,今年以来,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高质量发展,做好‘六稳’工作。”

会议还强调,要“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六稳”指的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这是2018年7月中共政治局会议提出应对经济下行的对策。从本次政治局会议的内容来看,也是给不久将召开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

回顾2018年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从措辞可以看出北京当局对中国经济的忧虑有增无减,该次会议中首次承认经济形势“变中有忧”,这是继2018年年中的中共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及“稳中有变”后,措辞更向负面变化。会议还提出,“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同时回顾2019年中国央行的动作,货币政策全面转向宽松,“大水漫灌”是2019年货币政策的主要特点。

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伴随着2020年持续而来的还债高峰期,中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是否能“稳住”经济受关注,这显然是摆在习近平面前的一道难题。

中国经济学家魏杰在“对明年的经济判断有四个方面”的演讲中提到,明年仍然是还债的高峰期,2014-2016年的放水导致中国负债太高,所以2018-2020年是还债高峰期。

魏杰的这一判断也得到前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的认同。

在还债高峰期,应该怎么做呢?魏杰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保障资金供给的正常。如果资金供给不正常,就会发生大量的债务危机,债务危机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导致所谓的金融危机。所以在明年,针对还债高峰期,要做的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保证资金供给的正常。

而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的一篇文章引发学界讨论,其呼吁需要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辅之以宽松的货币政策以遏制经济下滑。“我认为中国退出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退得太早、太快。经济增长的内在动力还没有形成,我们就撤了。病人进了ICU待着呢,你觉得他行了,早早把他推出来了,其实他还没好,不妨让他多待两天,然后再撤。”

中国2019年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为6-6.5%,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速超预期降至6%,创下27年来新低。财政预算赤字率为2.8%,较上年的预算赤字率2.6%略有提高;CPI目标为3%。

随着中美贸易战前景愈发扑朔迷离,中国GDP增速“破6”只是时间问题,这已是大多数学者的共识。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预测,中国明年GDP增长幅度会进入“保四争五”阶段。有关分析一度在网上疯传,但迅速在网上绝迹。

11月27日,高善文在年度策略会上发表了题为《知止不殆》的演讲,表示未来数年,中国的经济将维持减速,他以“保四争五”形容对未来10年的展望,主要受美中贸易战冲击加上中国以“国进民退”为代表的改革停滞影响,估计2020至2030年平均经济增速不会超过5%,甚至担心GDP能否保持在4%以上。

据《自由亚洲电台》12月4日报道,中国独立经济学者巩胜利对高善文的分析表示认同,认为美中贸易战对中国的经济有很大影响,今年的GDP增速也因而下调。假如危机未能化解,中国未来经济增长幅度有可能低于5%。而国家庞大的开支是另一隐忧。

巩胜利说:“说明年经济是”保四争五“也不夸张,2019年一季度(GDP增长)是6.4%、二季度是6.2%、三季度是6.0%,那四季度就已经进入5的时代了,美中贸易战是其中一个因素。美国对中国的出口现在是负数了,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比起上年也压缩了,那麽中国对美贸易也是在大幅压缩。中国的财政除了要养政府以外,中国还有个就是党的成本,就是党组织也要花钱来养,这个成本是很大很大的,不能降低成本,那么GDP往上走是非常非常难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