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品仙上将统率桂军 屡次打痛日军和新四军(组图)

2019-10-24 11:38 作者:甄华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左)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上将。(右)桂军敢死队向日军进攻
(左)第十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上将。(右)桂军向日军进攻。(网络图片)

提要: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上将率数十万国军,多次给予日军和共军以痛击。李品仙领导下的桂军第188、189两师更是被蒋介石钦点为国军模范。白崇禧、李品仙和桂军一贯坚决反共,毛泽东中共对他们恨之入骨,污蔑他们为“桂顽”和“反动派”,对他们长期进行各种污蔑诋毁。八年抗战期间,唯一被中国军队击毙的最高军衔的日军将领是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大将,这个辉煌战绩正是出自李品仙领导下的桂系第48军李本一138师。

李品仙(1890~1987),字鹤龄,广西苍梧县人,保定军校第一期毕业,参加过辛亥革命武昌起义和北伐战争,国军上将。抗战期间,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第十战区司令长官兼安徽省政府主席;1948年任华中剿匪副总司令(总司令白崇禧)。李品仙统率数十万国军,多次给予日军和共军以沉重打击,治军主政,勋绩崇隆。

胡适:李品仙主政安徽 颇受人民爱戴

1938年,(左起)白崇禧、蒋委员长、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品仙、司令长官李宗仁在徐州。
1938年,台儿庄决战前,(左起)白崇禧、蒋委员长、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品仙、司令长官李宗仁在徐州。

1937年淞沪会战后,军委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首倡国军开展抗日游击战,蒋委员长任命桂系第21集团军总司令廖磊为豫鄂皖边区游击总司令、安徽省政府主席,在以大别山为中心的豫鄂皖三省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卓有成效。

1939年,廖磊因积劳成疾而骤然病逝,李品仙接替廖磊,奉蒋介石和白崇禧之命,率领桂军浴血抗日,以“三民主义”教育动员民众,并屡次挫败叶挺、张云逸、陈毅、粟裕新四军假抗日真扩张的阴谋行动。

由于白崇禧、李品仙和桂军一贯坚决反共,多次给予共军沉重打击,毛泽东中共对他们恨之入骨,污蔑他们为“桂顽”和“反动派”,对他们长期进行各种污蔑、造谣、诋毁。

而在1961年,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安徽徽州人胡适对新闻记者谈话时,则给予李品仙上好评价:“李品仙在安徽,一手掌握党政军大权,还兼豫皖鄂三个省边区游击总司令,但作风还算开明,颇受安徽人民爱戴,听说诗也写得不错,算是军人中一位儒将。”

蒋介石亲题“军队要学188、189”

桂系第48军李本一师击毙日军冢田攻大将。图为第48军抗日阵亡将士墓。
1938年,武汉会战,桂军在广济和黄梅战役中英勇抗击日军王牌第六师团。

抗战期间,全中国除了抗战基地云贵川三省外,其他各省都惨遭日军蹂躏,而日军却唯独无法攻陷安徽省。李品仙统率数十万以桂军为主力的国军,参加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枣宜会战、随枣会战。

1938年,徐州会战后,武汉保卫战打响。日军攻陷九江后,江北战场总指挥白崇禧命廖磊兵团和李品仙兵团分别在大别山中段和南麓发起广济、黄梅战役。白崇禧将屏障武汉的广济划为死守区,命覃连芳第84军在广济之咽喉龙头寨、大小坡、丛山口一带,构筑工事,迎击来犯之敌。在日军飞机轮番轰炸和炮兵密集攻击下,李品仙指挥桂系第11集团军在广济阻敌整整34天。主要由广西新兵组建的第84军第188师、189师,在军长覃连芳率领下,殊死血战,让日军头号王牌第6师团(与第5师团并列第一)真正体验到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和顽强意志,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重大代价,整整10天日军无法攻克桂军主阵地,不得不休整等待援军。

战后,李品仙率领的桂系第84军第188、189两师被蒋介石钦点为国军模范,并亲自题词“军队要学一八八,一八九”。

击毙日军大将冢田攻

八年抗战期间,唯一被中国军队击毙的最高军衔的日军将领是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大将,冢田攻也是策划“南京大屠杀”的凶手之一。这个辉煌的战绩,正是出自李品仙统率的桂系第48军李本一138师412团3营9连。

抗日剿共名将李本一屡次打败陈毅、粟裕共军,令其闻风丧胆,在抗战胜利后,被晋升为钢七军第十任军长。1949年,李本一率钢军在青树坪大败林彪共军“虎贲师”,并在广西跟共军血战到最后。

桂系第48军李本一师击毙日军冢田攻大将。图为第48军抗日阵亡将士墓。
桂系第48军击毙日军冢田攻大将,图为第48军抗日阵亡将士墓。(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1945年9月23日,李品仙自安徽立煌抵达蚌埠,准备接受蚌埠地区日军投降。当地民众扶老携幼,欢迎队伍长达数里,万头钻动,齐呼“中华民国万岁”,口号响彻云霄。

党国元老吴忠信过访时传谕:“最高统帅(蒋中正)曾云:抗战八年,东南沦陷,江淮间仍有青天白日旗帜飘扬者,鹤龄(李品仙)之功也。”

将军诗人 决心抗战到底

1890年,李品仙出生于广西苍梧县一个望族家庭,自小熟读“四书”、“五经”,热爱中华传统文化,文武兼备。

1935年,桂系第四集团军总参谋长叶琪坠马身亡,李品仙被任命为继任总参谋长,从此排名在李宗仁、白崇禧、黄旭初(广西省政府主席)之后,成为新桂系的第四号人物。

1937年8月,淞沪会战爆发,蒋委员长任命李品仙为第11集团军总司令,率领桂系精锐第7、第31、第48军,从广西开赴淞沪和徐州战场。是年10月,李品仙赴南京向蒋介石汇报所部抗战情况。抵达南京的当晚,正是10月10日“双十国庆”节,李品仙思潮起伏,几彻夜难眠,复披衣写成五言排律一首,表示抗日到底和抗日必胜的决心:

海寇倾巢出,烽烟夜梦惊。 

平津既陷落,淞沪复侵争。 

国祚关隆替,黄魂决死生。 

哀军尝却敌,众志足成城。 

蕞尔二三岛,何如亿万兵。 

横戈挥日起,大纛顶天行。 

欲雪千秋恨,当怀七尺轻。 

时乎焉可待,奋臂事长征。

1939年,国民政府为表彰李品仙在随枣会战中的功绩,特颁授干城勋章一枚,以示奖励。李品仙作七律一首:

北斗横空夜未央,羽书无间马蹄忙。 

荆襄形胜开雄镇,随枣环回作战场。 

减灶计成擒竖子,沉舟志决击强梁。 

妖气扫净河山固,岘首楼头日月光。 

1948年7月,因剿共军事的需要,蒋中正总统决定调升李品仙为“华中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作为总司令白崇禧的副手。当李品仙辞去安徽省主席,离开合肥时,各界父老及机关团体夹道送行,不少人为之掩面落泪,使他也感动得欲语哽咽,不忍离去,因赋七律一首感怀: 

挥手临歧别皖疆,清风拂袖九秋凉; 

朔云幻变干戈后,国事蜩螗岁月长; 

八载同仇如手足,一朝远别感参商; 

离怀几许情难诉,霜冷方知晚菊香。

晚年回忆南讨北伐 怀念中原故国家园

1949年底,国军退守台湾后,李品仙解甲归田,任总统府国策顾问、总统府资政,被推选为“辛亥武昌首义同志会”名誉理事长、“世界李氏宗亲总会”名誉理事长、“台北市广西同乡会”理事长。

1971年,李品仙抚今感昔,将其“几十年来领军从政,南讨北伐,种种经历见闻撰为长文”,题名《戎马生涯》在台湾《中外杂志》上连载。可是,“刊出未及其半,要求辑印单行本的读者函电已纷至沓来”,于是由李品仙再次整理,易名为《李品仙回忆录》,一时洛阳纸贵。

在这本回忆录的最后,李品仙写道:“余生逢战乱,弃文习武,虽一生戎马无补时艰,然俯仰无愧,差可遗憾。所憾者,今年且80矣,知来日无多,犹栖迟海岛,西望故园,不禁兴陆游之悲耳。”

1987年,参加过辛亥革命、北伐、抗战、剿共战争的百战名将李品仙在台北去世,享年98岁,是桂系将领中最长寿者。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