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正气 您称得上是真状元 (数文)

2019-10-21 10:36 作者:陆真整理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一、“您称得上是真状元!”

北宋时期,青州人王沂公,中了状元,将荣归故里。太守听说后,即命当地父老和鼓乐队,去近郊迎候。

而王沂公却改换了服装,骑着一头小毛驴,从别的路回到了家。突然去谒见太守,太守大吃一惊,说:“听说您回来,我已派人去迎接。门卫还未通报消息,您怎么就屈驾到了呢?”

王沂公笑道:“我侥幸中第,怎敢烦劳郡守、父老相迎,这是加重我的过错了。所以,我改变姓名,欺骗了欢迎的人和门卫,悄悄来谒见您。”

太守感叹地说:“您才称得上是真状元啊!”

《能改斋漫录》

二、查道督税

查道是江宁人,小时家贫,宋太宗时,中进士,在河北任县主簿。他为人清廉耿介,饥荒时与妻子一起挖野菜,和米夹杂一起,煮成薄粥。有一次,因税收超期未办,州里将各县官吏,全都召来,戴上木枷,以示惩罚。出门之后,别的县吏都自己脱去木枷,只有查道,仍然戴着木枷,亲自下乡督收赋税。乡里有一家富户,摆下酒宴来款待他,他却拒不赴宴,反而因富户逃税,而用棍棒打了他一顿。其他人听说了,大吃一惊,急忙交了赋税。

查道家十分贫困,他曾经与妻子商议,想辞官后回家卖药。后来,几经转迁,才做了虢州知州。

《能改斋漫录》

三、司理执法,拒绝滥杀无辜

侍御史王平,字保衡,侯官(地名)人,真宗时期,任许州司理参军。一个乡村女子,骑着驴单身赶路,被盗贼杀害于田间,身上的衣裳也被剥去了。她骑的那头驴跑了,被田旁的一户人家,捉住收养。事发之后,捕吏在这家找到了驴,便指控户主,是杀害女子的凶手。但审讯了四十天,他只承认了收养驴这一事实,拒不承认杀害女子。

王平心中起疑,觉得那位农家,不像凶手,便将具体情况和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报告给府里。知州是位老吏,平素十分固执,根本不听王平的陈述,断定农家是凶手,命令赶快结案。王平知道后,据理力争,态度更为坚决,知州生气地说:“你也太胆小了!”

王平说:“我今天冒犯了您,被指责为怯懦,不过被免职罢了。这与迎合您的错误意见,滥杀无辜,从而又使您陷入不义。相比一下,哪个重、哪个轻呢?”知州始终不能改变王平的态度。

过了几天,河南转押来一名逃兵,详加勘问,才知道他是杀害女子的真正凶手。那位农家,被无罪释放。

知州见到王平后,向他道歉说:“如果不是您,以前几乎误杀人命。”

《能改斋漫录》

四、鲁公刚直,绝不放过坏人

鲁宗道在宋仁宗时,担任参知政事。京城有一富豪陈子城,打死了一个磨工,然后逃跑了。事情发生后,朝廷下诏悬赏缉拿陈子城。

过了几天,忽然宫中下旨,停止追捕。鲁宗道在刘太后帘前,争辩道:“尽管陈某家豪富,也不应如此包庇。”刘太后大怒,说:“你怎么知道他家豪富?”鲁宗道说:“如果他家不豪富,怎么能把宫中的关节打通?”刘太后听了,只得默然不语。

宋真宗平素赏识鲁宗道的刚直,曾将他的名字写在宫殿柱子上,所以刘太后选拔、任用了他。

鲁公刚直,绝不放过坏人。在鲁宗道的坚持下,陈子城终于被缉拿、治罪。

《能改斋漫录》

五、仗义赎女

北宋元佑年间,曾鲁公到京城游历,住在市场旁边。晚上,听到旁边的房舍里,传出哭泣的声音,十分悲伤。第二天一早,曾鲁公就过去询问根由。旁边房舍里的一位书生模样的人,表情非常悲恸,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而且面有愧色。曾鲁公说:“你只管说,或许碰到仁人君子,动了恻隐之心,为你排忧解难,也未可知。否则,你就是眼睛哭出了血,也没有用。”

这位书生环顾了一下左右,又抽噎了半天,才说:“我前些时候,在某处做官,因为一件事,而借用了一些官钱,上司催款甚急,我实在无力偿还,只好与妻子商量,将女儿卖给一位商人,得钱四十万,现在就要与女儿诀别,所以悲从中来。”

曾鲁公说:“商人到处奔走,而且没有情义。你的女儿一旦人老色衰,就可能被商人抛弃。我是士人,不如把你女儿给我。”

书生直身跪着说:“没想到您如此体恤小人。我把女儿给您,就是一文钱不给,也比卖给商人强几倍。只是我已写了文书,受了他的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曾鲁公说:“你只管把钱还给他,索回卖女的文书。他如果不同意,就去告官。”

那位书生点头称是。曾鲁公于是拿出四十万钱,送给他,并约定:“三天以后你带着女儿来,那时我将登上船,在水门之外等候你。书生按照曾鲁公的话去还钱,退文书,商人果然不敢不从。

到了约定的日子,书生带着女儿,如约来到水门之外,可是根本就没有曾鲁公的小船。向其他船上的船夫打听,才知道曾鲁公的船,已经离去三天了。

《能改斋漫录》

六、离乱之后,姚将军守信嫁女

北宋时期,姚雄是将军,他把女儿许配给边寨一位寨主的儿子。尚未成婚,这位寨主突然去世,他的妻子和儿子,也都沦落他方,不知下落。

后来,姚雄以边帅的身份,赴朝廷奏事,雇请来一位老妇,给他洗衣服。姚雄见她虽为干粗活的人,却有士人家风,气度不凡,便问她从何而来?这位老妇说:“过去,我丈夫在边寨为官,曾有位姓姚的将军,将女儿许配给我的儿子。后来丈夫去世,不能自养,如今只能靠儿子卖饼度日。”

姚雄问:“你还记得姚将军的面容吗?”老妇说:“长期流落困苦,记不得了。”

姚雄说:“我就是姚将军呀!自从我将女儿许配给你儿子之后,再不曾给他人提亲,日夜盼望女婿来到身边,从来不顾虑他父亲在、还是不在。”

老妇听了,潸然泪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姚雄留下老妇,并让人将她儿子叫来,给他们换上新衣服,一起乘车回去,并为女儿和女婿,举行了婚礼。

(均据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