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轻人到底要不要贷款买房?(图)

2019-09-13 08:1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年轻人 贷款 房子
买不起,甚至租不起都慢慢地成了常态。(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9月13日讯】一、年轻人的痛

房子,一直是年轻人的痛!现在,买不起,甚至租不起都慢慢地成了常态。北京市四环和五环间的望京合租房,简单装修,干净整洁的10-15平米的单间,报价都在3000元左右(只是网上报价,实际有很大差距)。

为此,刚进社会的年轻人都要哭了!

当然,大家也无需太过绝望。刚进社会,没经验工资低的状态不会持续太久,三四年后,多数年轻人都能承受当地的房租。

接下来,自己是贷款买房,还是继续租房就成了需要考虑的问题。

二、租房行不行

有人说,继续在大城市租房行不行,反正老家也有旧房。

早前,小林坐滴滴车,与司机老何闲聊,得知其在2006年,手头曾积攒了近40万元。当时,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在深圳掏钱给首付,贷款买房,二是回湖南老家农村盖三层小洋楼。

司机老何怕月供负担重,选择了后者,结果湖南老家的小洋楼盖起来了,钱也花光了,只能留下妻子在家带孩子,自己重回深圳租房子住,继续开车。

后面的事已为大家熟知,2006年深圳房屋均价是9055元/平方米,2019年9月均价是54097元/平方米。

在更早的年代,1995年,另一个来深圳打拼的司机老赵,他在深圳龙华买了一块120平米的土地,花了5万元。

如今,这位买地的司机老赵已经盖起了七层小楼成了包租公,他的儿子则成了小林的同事,儿子住自己家,而同事小林只能租房。同样的区位,单间房租从2006年的300元,涨到2019年的2000元。

三、四年过去了,来深圳的年轻人从拎着大包小包的农民工变成了身着正装的大学生。年轻人以为,自己与父辈有所不同,然而本质只是以体力劳动换成脑力劳动。

一座城市,它的发展能给予所有在此生活的人好处,但劳动获取的收益只占小头,资产的收益才是大头。

当然,不是所有城市的发展都像深圳那样快,资产增值的效应如此明显。

三、回农村盖房

为何像滴滴司机老何那样,我们回农村盖房不是一个好选择?

答案很简单,农房根植于农业,而农业相对其他行业而言,赚钱不多,赚钱很慢。

2008年-2018年,农业产值增加97.64%,制造业增加144.07%,服务员增加243.24%,农业增速最慢。

农业产值要平摊到18亿亩的耕地上,单位土地产值非常低,制造业和服务业多集中于城市,单位土地产值非常高。

举例一:

我们看看2018年不同土地,每一平方米的GDP平均产值就知道了(估算值):

1、全深圳市:1213.01元/平方米

2、全国耕地:5.39元/平方米

考虑到深圳市农业产值占全市GDP比例非常低,我们几乎可以认为深圳GDP基本由制造业和服务业创造。可见,同样的土地面积,农业较之制造业和服务业产值差距超100倍。

有人可能说了,我就愿意在农村老家待着,在家里种几亩地,自给自足,怡然自得。

实际上,农村生活并不轻松,因为一亩地的平均产值只有3595元/年,家种十亩地,劳作一年才3.59万元,按照现在的生活水准,其实刚刚够家里的开支,剩不了几个钱,遑论让孩子们接受好的教育。

当然,小林考虑的是总体情况,有部分农户种植稀缺作物,或者有独门技术,他们的产值高也不稀奇。

小林相信,农民们算得懂经济账,他们知道土地能带给他们多大的收益。权衡之后,大部分农民都往城市跑,现在农村几无青壮年劳动力。

滴滴司机老何在经济压力下,不得已回流城市,回流深圳。

四、房贷的作用

按理说,农业成长慢,制造业和服务业成长快,城里人财富积累速度比农村人快,城里的房价会慢慢上涨,然后地产公司慢慢盖楼。

产业发展规律如同自然规律,事物的发展总需要一定的时间。如同田地里的黄瓜,自然条件下的生长周期为90-120天。

然而,有人觉得瓜熟蒂落需要的时间太长了,于是发明催熟剂,让瓜果快速成熟。

与瓜果中的催熟剂类似,现在金融业提供了“信贷”这一“催熟剂”。城里的房子只需要首付三成,你就可以把房子买回家。在外来人口很多的城市,房贷能快速激发购房需求。

举例二:

2006年,手握40万的司机老何:

1、在湖南老家,他能盖40万的小洋楼

2、在深圳,只需要支付40万的首付,他就能买下133万的房子。

地产公司同样被贷款裹挟其中,他们同样要向银行大规模借钱。万科资产负债率高达84.59%,恒大是83.58%,碧桂园是89.36%......地产公司的杠杆率比起个人,更加惊人。

房贷的出现,让城里买房人的购买力猛增数倍,而在农村盖楼想获得银行贷款几无可能,原因很简单,城市资产的增速快于农村。银行喜欢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大城市土地稀缺,你若不及时买房,在信贷的推动下,房价的上涨速度远快于工资的上涨速度,要不要了多久,首付都无法支付了。

我们一般用GDP增速衡量财富的创造速度,货币M2增速衡量货币的膨胀速度。2009年-2018年,货币M2增速大于GDP增速,若把时间往前拨30年,情况也类似。

随后,大城市的工资上涨,房租上涨,一切都变贵。除了了金融业、高科技、高科技和高端服务业,其他一般的行业都待不下去,不得不向次一级城市搬迁。

五、新的轮回

当然,最纠结的是年轻人,特别是大学毕业生。上班族没法逃大城市,但企业的办法显然多点。

2018年7月2日,深圳华为将第一批2700名员工搬至位于东莞松山湖的新园区,随后又搬迁了2次,共将12600人搬至东莞。当然,我们不能就此认为,华为从此离开深圳了,其深圳坂田基地还继续使用。

不少企业采取华为的做法,将公司总部留在大城市,其他部门搬迁到其他城市以降低成本。

有意思的是,一开始不少在深圳上班的华为员工不喜欢去东莞,觉得配套没有深圳那么完善,要是离职了,在东莞工作不好找,工资还低,最后还得跑回深圳。

这没有错,劳动者永远关心自己工资的高低。

然而在投资买房人的眼中,大企业就是吸金石,它能带动整个产业链条,在确认华为到东莞松山湖后,周边地区的房价就蹭蹭得往上涨了,要知道,当时还没有华为的员工来此上班呢!

不过,东莞的房租没有因此过快的上涨,毕竟这还是一座打工者的城市,几百块租一个小单间很正常。

很多人可能没意识到,在货币的推动下,一个城市的红利期是非常短暂的。

新产业利润高,给予上班族高工资,吸引外来人口,房租不高,房地产有不错的发展,这些条件并存的时间不会太过长久。

哪一天,上班族觉得东莞像深圳的时候,他们可能又得准备新一轮迁徙了,再找一个适合打工的地方。

深圳和东莞之间的产业流动方式,在其他城市同样上演。

上班族追逐着“高工资”,同时被房租和生活成本驱逐,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如没有落脚地的飞鸟。

六、解决之道

人为何漂泊,问题出在哪里?

实际上,大部分人都是劳动者,习惯跟着工资走。

然而,城市发展规律却是:

1、产业发展

2、房地产紧随其后

3、工资上涨,房价上升

4、房租和生活成本慢慢高企

大部分上班族基本等到工资上涨,房价上升才会觉得那座城市有吸引力,我们已经慢了两个节拍。

为此,年轻人无需纠结于“到底是要贷款买房,还是租房生活”。无论在哪里工作,只要紧盯自己所在城市、或是周边,或是心仪地区的产业发展状况,在经济已经起步,房价还不高的情况,早早下手,自然能买下安居之所。

不过,年轻人切不要有买房暴富的心理,在当前政策环境,房子更多的是居住属性。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